第二千七百二十六章 理智与情感(三十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七百二十六章 理智与情感(三十五)

    毋庸置疑一点,老徐这番话说的算是比较重的了。

    但是没办法,此刻老徐必须给唐倩来电猛药。

    整旁的都是虚的,未有摆出唐小权这个唐倩最为在意,也是最为关心亲人才能从内心深处给他触动。

    老徐现在旁的不怕,就怕唐倩失去生存活下去念想。

    如果唐倩自己不想活,那他们这边再怎么努力都是白搭。

    更不消说,前路漫漫,危险重重。

    能否活着出去都是未知数,若是唐倩再不配合,那想给女孩儿活着带出难于登天。

    话至此处,徐仁杰将目光重新投到唐倩身上。

    该说的东西他已经交待了。

    至于成效如何,完全得看唐倩自己。

    对于徐仁杰说的东西,唐倩自然也是听的清楚。

    透过徐仁杰解释他算是基本了解自己哥哥和这些人关系,以及现在情况。

    虽然还是不能百分百确认自己哥哥就在外面,毕竟,这一切来的太突然。

    对于一年都没有下落的哥哥慕的被人告知就在外面,这档子事儿过于虚幻。

    不过徐仁杰最后强调唐小权的找寻妹妹不得的失控状况还是深深触动了唐倩内心最为敏感地方。

    兄妹情深,诚如唐倩无时无刻不思念自己哥哥一样。

    如果说唐倩会去怀疑徐仁杰适才所讲任何一句话,但唯独老徐最后有意为之强调他不怀疑。

    唐倩确定自己哥哥一定也是和自己一样期盼着重逢,期盼着团聚。

    过去这茬事儿想都不敢想,只存在梦里。

    但现在……情况不同了,徐仁杰给出详细,叫唐倩有了将这只能存在于梦里幻想变成现实可能。

    你说唐倩不动心那绝对是扯谈。

    这个时候她心下若是没有一点活络,只能说她不是真的在乎唐小权。

    “你需要我怎么做?”唐倩冒出这么句。

    徐仁杰听后,心底欣慰,无疑,女孩儿会这么问就表明她想要活下去,既是如此,自个儿适才所费那些唇舌就没白费。

    只要唐倩愿意活,一切就好办。

    徐仁杰终于是挤出丝笑容:“你不要做什么,就是到时候按照我们说的做,随我们一起行动。有问题吗?”

    “他能接受我吗?”没有回答徐仁杰问题,唐倩反倒是提出个疑问。

    徐仁杰闻言,虽然女孩儿未有直接点名那个“他”指的是谁,但唐倩目前接触己方就这几个,毋庸置疑一点,在这几人中能够被唐倩特别点中,并将之与“接受”一词联系起来的存在……妥妥就是温天明了。

    唐倩会提到温天明,也是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她想要活下去想法。

    因为很简单,如果唐倩真的什么都不在意,那又为什么要去在乎温天明想法呢。

    适才对方种种激烈言语很清楚表明了他对唐倩的不得劲。

    这个时候唐倩能够直面提出……是好事儿,非是坏事儿。

    不过……非是坏事儿不假,但这件事儿本身还真是有点棘手。

    你说搁着温天明能够接受温天明吗?

    这事儿徐仁杰没法做出肯定决断。

    饶是适才透过己方一些有针对性言论,温天明那边看起来已经平和了不少。

    但保安的死摆在那儿,温天明对于这些事儿的反应一直很过激。

    他也非是在见了唐倩才有这样过激举动,他是保安死后始终叫嚣要给保安报仇。

    客观来说,这个念头,在遇见唐倩前,徐仁杰他们所有人都有。

    只是谁能想到老天会给开出这样一个不大不小玩笑。

    最后叫他们找到目标任务竟然是唐小权妹妹唐倩。

    换做任何一个场馆内人,老徐他们都不会有任何理由去敢于温天明复仇计划。

    偏偏这个唐倩……难办啊。

    这不单单是唐倩是唐小权妹妹,更关键,唐小权和温泉鑫是很好朋友关系。

    作为温泉鑫父亲的温天明如果这个节骨眼给唐倩杀了,那后续事情……不敢去想,徐仁杰真的不敢去想。

    再好的兄弟,亲人被杀之仇如何能视而不见?

    以唐小权目前情绪状态,妥妥不会善罢甘休。

    所以……如何处理温天明和唐倩之间关系还真是个叫人头疼事情。

    不过眼下还非是去琢磨考虑这些时候,时下对于徐仁杰来说,首要任何是安抚唐倩,先叫女孩稳定情绪,配合己方情绪,不要再有过激行动。

    至于说温天明和唐倩关系……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这个事儿你不要多想,老温对你……想要消除敌对意识肯定需要时间。这个我会抽时间去跟他说。他现在有那么强烈对峙情绪,主要还是体育馆遭遇。我知道这件事儿不能怪你,你其实……”

    想要说你其实是被人利用的。

    但紧要关头徐仁杰还是紧急踩了刹车。

    之所以这么做,那是老徐想起了唐倩对那些人的看法。

    在徐仁杰,他对那些人评判毫无疑问尸群骗子。

    他们对唐倩没有任何同情可言。

    他们所谓的同情不过是想利用唐倩达成他们不可告人目的罢了。

    怎奈唐倩深陷自己囚笼,竟然天真认为这帮人是在同情他。

    不得不说,这些家伙准确拿捏了唐倩心思。

    他们很清楚唐倩需要什么。

    所以单从这点也是不难看出,这些人应该是很清楚详细内幕人。

    如果在更往深了想,更加激进些……唐倩被关房内,一旁人接触不到他。

    想要准确掌握他的心思,与之沟通交流似乎也只有驻军方面。

    可偏偏,这场事儿是徐仁杰最不想遇见的。

    不过现在不是深究这些时候,徐仁杰“识趣”避开关键要点后,他紧接岔开道:“你其实也只能算是个受害者。”

    同样是一句话,徐仁杰这么说,显然比之前那样直白把心底关于唐倩被骗这个真实想法道出更能贴近唐倩,更难能叫女孩接受。

    不管怎样,现在徐仁杰目标很确定,就是要缓和平复唐倩情绪,叫她骨子里接受己方,完了配合己方后续行动。

    所以,眼下说任何话他都必须深思熟虑,确保不要出现任何国际性词汇会刺激到唐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