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二十九章 理智与情感(三十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七百二十九章 理智与情感(三十八)

    他是有意给唐倩说道这些。

    一来,告诉唐倩外面局势凶险,叫她心理对外面状况提前有个心理建设。

    虽说徐仁杰需要唐倩建立活下去信念,但有信念和盲目乐观是两回事儿。

    在末世,如果不能建立一种合理心理状态,那当危机到来时无疑是相当危险的。

    二来,徐仁杰也是借着给唐倩说道这些东西,叫他潜意识形成自己哥哥唐小权就在外面这个事实。

    毕竟,对一个人来说,想要打消对方疑虑本就是很困难事情。

    更不消说是对唐倩了。

    要知道唐倩那可是一直不清楚唐小权下落。

    目前单凭徐仁杰一两句话就叫对方信服,肯定不是易事。

    这个时候徐仁杰必须拿出一些靠谱证据。

    而困在这四层楼内徐仁杰能有啥可行方案?

    若是这个节骨眼能联系上唐小权,完了叫唐小权和唐倩直接联系那是再好不过事儿了。

    不过现实状况不允许,徐仁杰现在讲这现实情况道出,至于唐倩怎么想就看对方自己判断了。

    话罢,徐仁杰便是朝唐倩递过目光。

    适才话语结尾他是有意给唐倩抛出了个问题。

    对于此点,对于唐倩抛出问题,唐倩那是听的清清楚楚。

    当下女孩儿没有任何迟疑,她果决回道:“不要,不要和我哥联系。我不要他为了我陷入危险。还是暂时对他隐瞒我的事儿吧。”

    不出意外的回答。

    唐倩给出回复与徐仁杰所料想那是完全一致。

    徐仁杰就知道以唐倩与唐小权兄妹情义,后者一定会紧张唐小权安危。

    既是如此,那就不必担心唐倩继续纠结唐小权下落问题了。

    因为唐倩能说出上述话语,便是等同于说明她潜意识已经接受了唐小权在外这茬事儿。

    就算后面女孩儿再行就此事发问,徐仁杰也是可以以沟通不畅为由,抛出要叫唐小权过来和唐倩联系作为“威胁”。

    只要有了这点,徐仁杰相信不论何时总是可以妥善拿捏唐倩。

    “还有什么要问的吗?”不想与唐倩过多在此事上纠结,徐仁杰紧接是跟进问了句。

    唐倩明显一愣,女孩儿显然还沉浸在与徐仁杰沟通上面一个问题。

    毕竟,听徐仁杰描述情况,体育馆外状况不比馆内好到哪去,如此说来,哥哥在外,生命堪忧呐。

    时下好容易有机会和哥哥有重聚机会,若是唐小权在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对唐倩而言,打击无疑是巨大的。

    这还不算,最重要一点,搞出目前混乱局面始作俑者正是他唐倩自己啊。

    如果不是她弄出音源警报声,原本平静体育馆怎会被丧尸围堵,那些其它地界畜生又怎会朝体育馆这边感。

    一想到自己哥哥被自己害死,唐倩心理便是犹若针扎般难受。

    眼望唐倩,徐仁杰不由轻叹口气。

    他知道女孩儿心理再想什么。

    对于这茬事儿他轻摇摇脑袋:“小唐,不要多虑,你哥在外面非常安全。他不是一个人,我们这边还有其它兄弟跟他一起在外面。他跟兄弟们在一起,很安全。”

    现在能给唐倩说的也只有这些。

    尽管因为唐倩的事儿,唐小权情绪状态不佳,甚至于出现情绪失控状态。

    但徐仁杰相信有黄霜他们在车队那边看管着问题应该不会很大。

    听罢徐仁杰的安抚话后,唐倩木然点点头。

    落在唐倩自身他也明白,现在这个局面他也没啥好说的,只能选择相信徐仁杰。

    “还有问题吗?”徐仁杰再次发问。

    沉默了片刻,终于,唐倩扬起脸摇了摇,完了简单应道:“没了。”

    “好,既然没了,那你就好好休息吧。”徐仁杰不在废话,当下嘱咐算是收场。

    对于唐倩,徐仁杰这边也是觉着的确应该给对方足够休息时间。

    说再多,没有好的精力储备都是白搭。

    丢下这句话,徐仁杰便是道别离开。

    人女孩子家家一个人,他一老爷们守在屋内总是不好。

    尤其唐倩之前有那样痛苦遭遇,自己这边留在屋内怕是会给他不小压力,甚至叫唐倩回忆起那段痛苦。

    无疑,这绝对不是徐仁杰想要遇见状况。

    所以还是离开比较妥当。

    至于说安全问题……这不是他需要操心事情。

    既然女孩在屋里待了几天,说明这里是没啥太大问题的。

    只要唐倩不过激行事,保持现状,那就应该很安全。

    只是叫徐仁杰没有想到的是,在他将将走出房门,准备反手给房门带上之际,唐倩突然开口:“等一下。”

    闻言徐仁杰很自然停下手上动作,继而探头征询问道:“有什么事儿吗唐倩?”

    眼下徐仁杰不怕唐倩提要求,他就怕唐倩不说话,保持沉默。

    人沉默虽然是金,但那也得分场合,分情况。

    一个正常人你沉默,这说明他有城府。

    可若不正常,譬如唐倩这样情绪状态,他若是长久沉默不言,那绝对不是啥好兆头。

    遭遇过劫难人必须找人舒服,这有些东西压在心里和找人倾诉排解,最后人的心里状态改变是完全不同的。

    眼下唐倩能主动叫停自己,这是徐仁杰乐得见到事情。

    而就在老徐满怀期待等着唐倩给自己回答回复时,女孩儿竟是兀自转过身走进了屋内。

    这叫老徐凉在外面有点尴尬。

    他想要开口唤叫,可看女孩儿头也不回决绝态度,老徐还是识趣闭上了口。

    老徐是真猜不透唐倩这是演的哪出戏。

    这突然给自己叫停,完了啥话茬不给,就这么扭脸走了,你说这种事儿……如何能不叫老徐尴尬?

    落在老徐这边,右手扶着门把手,左手顶在门栏,脑袋则是探身进虚掩房门内,他这个造型说实话给人看来还真是有些滑稽和猥琐。

    唐倩这边走的决绝,而徐仁杰呢……他给留在此地,不禁是为是走是留苦恼。

    好在,唐倩去的快,回的也十分迅速,女孩儿并没有无理给徐仁杰晾在门口太久。

    而等唐倩回来时候,其双手则是拿着两袋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