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三十三章 理智与情感(四十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七百三十三章 理智与情感(四十二)

    胡晓东话音落下,场上再次是陷入沉寂。

    这有时候目标说话烦人,不说话同样是叫人恼火。

    温天明此刻突然间保持沉默还真令人头疼。

    他不开口,旁人就搞不清他俩脑子里在想什么。

    搞不清他脑子想什么自然也就没法对症下药。

    胡晓东,雷瞳双双话闭,这个时候也是不清楚再说什么。

    也难怪,能说的,该说的刚才都抛出去了。

    温天明此刻不开口,还真是叫人头疼。

    场上若是这么晾着自然是不好。

    所以,几乎是不约而同,胡晓东,雷瞳双双将目光落在了徐仁杰身上。

    话茬是徐仁杰引起的,大家很自然希望听听他说什么。

    老徐的确是有话要说,他回来本就是过来说教温天明的。

    只不过没想到的是,不等他这边开口说话,雷瞳,胡晓东先后抛了一通理论。

    面对这个情况,老徐干脆是不说话,把话茬交给雷瞳,胡晓东。

    他俩说事儿,老徐是放心的。

    他很清楚,自家兄弟不会胡乱扯犊子。

    事实也证明,不论是雷瞳还是胡晓东讲的东西都还算是靠谱。

    不过他两更多是针对温天明的顶撞事件发言的,这是老徐想要说的东西,但却不完全。

    搁着徐仁杰,既然胡晓东,雷瞳那边给顶撞事件说的完全,那这方面他便是可以略过,进入重点。

    重点是什么?

    毫无疑问,现在的重点只有一个,那就是缓和温天明和唐倩之间矛盾。

    不,准确来说是温天明个人对唐倩误解。

    这个事儿如果不能得到很好妥善解决,那……

    老徐可是不希望在后续突围行动时,温天明因为仇恨,趁着众人不配对唐倩做出什么过激事情。

    老徐不想用险恶角度去猜忌温天明。

    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温天明在屋内所表现出的失控状态很难叫老徐对他百分百放心。

    一个人,尤其是疯狂执着人,鬼都没法预料他会做出什么。

    试想,若是温天明真的在后期做出什么危害唐倩的事儿,那……事态可就真的滑向不可控边缘了。

    温天明一旦动手,老徐也好,温天明,温泉鑫,还有唐小权,己方关系势必处在一个非常尴尬局面。

    “老温,小唐的事儿……”

    心旋不由一紧,也是没想到老徐会在这个节骨眼提及唐倩。

    胡晓东望向老徐面色不由僵塑。

    按照胡晓东这边想法,他觉着现阶段最好还是不要和温天明提及此事为妙。

    毕竟,之前冲突那么激烈,眼下好容易缓和些许,现在提及恐怕……

    万一再起争执,今晚怕是就没休没止了。

    而反观温天明那边,对于老徐这个开头倒是没有太大反应。

    对方面色很自然,说是自然也不贴切,准确来说,就是死鱼脸,没啥特别表情,叫人没法从面色猜出他心理想法。

    而作为老徐他没去多在意这些,该说的东西必须说,温天明与唐倩直接矛盾必须尽快解决,这是他接下来要做的事儿。

    此事没法解决,后面一系列事儿都会变得麻烦。

    扬起脸,徐仁杰冲着温天明紧接继续道:“小温,小唐她是整个时间参与者,但是他经历过什么你有了解过吗?你有想过一个二十岁不到女孩儿为什么宁愿拼上这条性命也要做这件没有活路事儿吗?她自己有给过回答,她要报仇,之所以想报仇,是因为她在这地界经历过常人难想的事儿。是什么,我们不知道,我也没问。没问是因为小唐适才情绪状态不佳,我不能在那种时候去刺激她。”

    “和你说道这些我就是告诉你,她其实和你想法一样,都想报仇。想想你自己之前相要报仇强烈驱使下的疯狂态度,再换位思考考虑下女孩儿他那边举动与想法。你是否能够有那么一丝理解对方举动?正是因为强烈仇恨驱动唐倩走上这条不归路。也正是因为仇恨叫他抛弃了人性。而导致所有这一切则是她所遭遇的不公待遇。”

    徐仁杰的切入点相当独特,谁能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给温天明做这样类比?

    他没有明确说对错,他既没说唐倩对,也没讲温天明有错,他只是摆出类比让温天明自己去考虑。

    徐仁杰实际是希望透过调动温天明自身思考去深入剖析这茬事儿。

    因为徐仁杰明白,如果现阶段去单纯给温天明分析对错……首先,这件事儿本身就没有一个明确对错界定标准。

    其次,现在给温天明分析对错他也肯定听不进去。

    一个执拗认定自己观点人你想去改变他必须要叫他自己动脑子,自己去分析,从而在内里设下扭转渠道,令其自己发掘,而非你给点明。

    老徐直接确定点明的东西,毋庸置疑温天明都不会相信。

    听得老徐这番言论,胡晓东悬着的心不由是稍稍降下了些。

    本来以为老徐会就温天明和唐倩事儿直接重口训斥温天明。

    若是他采取与雷瞳一样态度去教育斥责温天明,那显然是非常糟糕事情。

    适才雷瞳去眼里斥责温天明,前者的切入点是温天明不负从老徐安排,跟老徐顶撞。

    这个事儿错在温天明,这是很明确没有毛病事情,雷瞳再怎么过激,温天明都没理由辩驳。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温天明那边始终是安静对待,没啥毛病。

    可眼下老徐这边就不同了,他针对的不单单是温天明个人,还扯上了唐倩,并且很明显是针对温天明报仇这茬事儿。

    这件事儿可没雷瞳说的那么观点明确。

    在唐倩事件上,坦白说,饶是胡晓东都没底气去点指温天明讲的就不对,理由很简单,这就涉及到一个屁股问题。

    徐仁杰那边胡晓东不好发表看法,但就他自己而言,他必须得说适才在屋内,在面对温天明和唐倩问题时,他毫无疑问是选择站位唐倩。

    尽管这种站位不是他本意为之,但很多事儿就是客观存在,由不得胡晓东反驳。

    不管当时出于何种目的,他确实是站位唐倩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