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三十八章 理智与情感(四十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七百三十八章 理智与情感(四十七)

    打开塑料袋,郭老四迫不及待想要看看老徐弄来了啥好东西。

    可等将袋子扯开,瞅见内里只有几块压缩饼干,郭老四眸中失望神情不言而喻。

    如果这是搁着过往,能吃上这样东西,他会非常高兴。

    毕竟,在体育馆内,郭老四他们更多是稀水果腹,能混个水饱就不错了,哪里有可能去想其它?

    但是现在……经过大半晚的拼杀,他的体能消耗巨大。

    这点压缩饼干先不管他能否顶饱,可就视觉感觉,点点大饼干显然很难满足郭老四口腹**。

    略显失望,但有种好过于无,不管三七二十一,郭老四从内拿了一个,丢给身边洪涛。

    完了,又是陆续给周围人分别分发。

    当然,自是不包括徐仁杰。

    毕竟,徐仁杰刚说的很清楚,每人一个。

    在郭老四理解,东西是徐仁杰给的,里面既然只有五块,想来徐仁杰自己应该已经有留下。

    分发接触,郭老四迫不及待扯开压缩饼干包装袋。

    说实话,这玩意,即便在末世前,他也没有吃过。

    咬了一口,抿在嘴里,不自禁是发出“嗯”的溢美。

    味道显然是比预想的要好。

    郭老四津津有味享受了一点后,他美滋滋开口:“嘿,徐队,这玩意你从哪儿弄来的?”

    完全没想过这是唐倩提供。

    在郭老四想来,这些物资多半是老徐在楼栋内搜寻所得。

    只是老徐紧接一句回复打了郭老四的脸:“唐倩给的。”

    半句废话没有,老徐简单明了给出四字答复。

    他这话音落下,众人皆是愕然。

    这不奇怪,毕竟,唐倩时下在众人心里十分敏感词汇。

    所以此刻听闻老徐说东西是唐倩给的,大家不出意外惊愕。

    而在所有人当中,反应最大莫过于就是温天明了。

    望着手里被郭老四分发丢过压缩饼干,温天明怔怔愣神。

    随即停下了拆解包装的手。

    而他这边动作,徐仁杰尽数落子眼里。

    温天明为什么停止动作,不用说,就是因为他知道东西是唐倩给的。

    在温天明看来,吃了唐倩东西就等于说接受了对方奢侈。

    这让温天明心理没法接受。

    尤其是想到保安惨死那幕,温天明便是没法下口。

    而对此,徐仁杰则是非常干脆介入:“老温,我给你的建议是,放弃你心理那些无关紧要念头,现在你不吃这些,后面从哪儿来力气和我们突围?如果你希望成为队伍绊脚石,拖累团队,你大可抱着你那狭隘想法拒绝进食。如果你还想有队员为了救你丢掉性命,你可以把手里东西丢掉。否则……吃了它!”

    最后三个字,徐仁杰特别着重了音调。

    他很清楚温天明心理想什么,顾虑什么。

    所以特别给出针对性言论。

    其目的就是为了迫使温天明进食。

    怎么说对方都是温泉鑫父亲,一路的拼杀,中年人消耗很大。

    加上本身温天明身体素质在团队就是最差的,并且年纪也不小,他的恢复了自是不可能和自己这些职业军人相提并论。

    所以,他若是不吃,体能很难坚持下去。

    听罢老徐的话,温天明明显一愣。

    从其愣神面色不难看出,他这边是没想到老徐会这么关注他。

    难道我这动作这么明显吗?

    暼了徐仁杰一眼,温天明有些自嘲。

    不过冷静下来想想,虽然徐仁杰将的话他温天明不怎么对付,但客观实际,人说的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自己身体自己清楚,一天的折腾,眼下确实是不太能够经得起折腾。

    饥饿是很现实问题,大家但凡是个人估计都体会过饿是啥滋味。

    旁的事情,你说你凭意志力挺挺也就过去了。

    但论道饿……这是身体生理机能反应,这不是你想抗就抗过去的。

    即便现在温天明还能抗住,那也只能说是还没有饿到份儿上,没饿到点。

    等到了那个点,你抵抗力再大也是白搭。

    到时候体内糖分缺失,你的血氧浓度会极具下降,完了落在身体实际,就是眩晕,颤抖,思维失控,最后失去行动能力。

    你说这种情况就是搁着安全环境都是非常糟糕事情,更不消说新军他们面临糟糕且危险境遇了。

    试想,在接下来行动,突围过程,温天明突然体力不支,那会有怎样后果?

    对此,徐仁杰适才话语已经说的非常清楚。

    温天明如若倒下,肯定得叫旁人救他,这势必连累他人,甚至叫整个团队陷入危机。

    这点,温天明可以说是深有体会。

    因为来时路上,一开始就因为他的无能不适应,被丧尸逼如绝境,而为了救他,保安不惜是被畜生咬了口。

    这个对温天明感触可以说是非常大,后期温天明性子转变也是受到此番时间冲击,叫他意识到自己不能当队里拖油**。

    他得为团队承担应有责任。

    当然,老徐所提要点仅是其一,更为重要一点,温天明现在不能倒下。

    他若是在这个地界倒下了,老婆怎么办?儿子怎么办?

    他可是答应过老婆要带着他去见儿子的。

    另外,死去的保安也曾是要求他好好活下去,带着他的那份活下去。

    想到这些,温天明在看看手里饼干,他的思绪立时发生了改变。

    或许自己是把有些东西想的复杂了。

    一块饼干而已,吃了并不会改变什么。

    相反,若是不吃,那才真的会叫很多事情变的糟糕。

    不管怎样,自己都不能死。

    想通了这点,温天明不再犹豫,停下的手再次动了起来。

    而他并未对徐仁杰说的话做出任何回复。

    温天明现在和老徐等人多少是报这些特别思绪。

    也难怪,相信任何人再经历了之前种种,怕是都很难保持相对冷静,克制想法。

    眼下他也就是为了自己儿子,否则定然不会继续跟老徐等人为伍。

    从某种程度讲,不管众人是否愿意承认或者接受,这新军队伍其实暗潮汹涌。

    尽管明面上看大家彼此似乎还保持着相对和谐,但个人脑子内部其实早已滋生出了别样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