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五十章 意外发现(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七百五十章 意外发现(八)

    那么问题来了,雷瞳在听完胡晓东新推断后,从一堆繁杂零件单独挑拿出物件是什么特别东西呢?

    胡晓东目光灼灼盯着雷瞳,他眸中闪烁着难以言表的探知欲。

    雷瞳没有卖关子习惯,当下直截了当给出接触:“这玩意是个无线信号发送器。”

    “无线信号发送器,你的意思是……这东西还能朝外发送信号!?”

    雷瞳这个回答可着实是叫胡晓东意外。

    能不意外嘛,这微型监控摄头内,有无线发送信号装置,和没无线发送信号装置可是两个概念啊。

    没无线发送信号装置,他就是单纯靠数据线传输。这东西范围有限,属于体育馆内部监控。

    但给加上了无线发送信号这情况可就大不同了。

    无线信号传输虽然也受距离限制,但很显然,他灵活性更大,范围也更广。

    只要在信号接收范围内,他可以在任何地方,不似数据线传输,只能跟着线性导向。

    雷瞳想也不想,点头肯定:“是!没错!他具备无线传输性能。可以透过无线信号传输数据。”

    “嘶~”虽然对此结果有所预料,但听罢雷瞳肯定回答,还是觉着不太舒服。

    “这东西可以无线传输,那你们觉着会有人接收吗?我们能进行定位吗?”这是胡晓东心理罪担心和在意事情。

    如果单纯是数据线传输,那接收范围就在体育馆内里。

    想要排查倒也不是难事,只要想法搞清此地线路埋设状况就可以。

    想来馆内应该可以找到相关图纸。

    可问题现在情况是,微信摄头内还加装有无线信号发送器。

    这就让一切变的不可控。

    无线信号发送器的存在令的对方可以在任何地点,不管馆内馆外都可以接收。

    指望确定可能存在接受监控信号目标位置变的几乎不可能。

    对于胡晓东提出问题,雷瞳无奈双手一摊,耸耸肩膀。

    他不是对方肚里蛔虫,他不可能知晓目前是否会有人在接受信号。

    对此,他给胡晓东回道:“只要信号接受范围内,任何人只要有对应软件和密码就可以在任何地方进行信号接收。”

    果不其然,雷瞳回答和胡晓东担心一样。

    “那雷子,以你判断,能推出这玩意数据接受范围吗?”胡晓东还是抱着最后奢望,他期盼这个数据接收范围近。

    最好局限在体育馆内,这样相对而言,至少对方没法离开丧尸包围圈。

    后续有机会,己方还是有可能找到他的。

    但如果信号接收在外围,那不用说,视频监视着多半在馆外。

    那样指望定位找到他们就是根本没可能完成任务。

    而且在胡晓东外行人眼里,他觉着雷瞳适才挑拿出的信号接收器很小,不怎么起眼,想来功率不会太大,发送范围不会太远。

    胡晓东这样判断倒也不能说有错,只是他忽略了一个很现实问题。

    那就是……雷瞳有给他说过,这个藏匿于烟雾报警器内的微型摄头相关物件,那都是军用级别的高端货。

    这军用级别用品与常规市面卖的自然不可相提并论。

    雷瞳随手抖了抖手里家伙,完罢回道:“这个东西啊,具体范围不好说,但是我可以给你肯定,覆盖面积绝对超过了体育馆区域。”

    尽管雷瞳没有给出相对详实答案。

    但与胡晓东来说,答案已经足够了。

    具体数据对胡晓东毫无意义。

    因为只要无线信号收发器覆盖面积超过体育馆区域,再具体数字都没意义。

    他们没可能去进行排查。

    该死的!

    一想到己方适才所有行动都有被对方窥探,一举一动都在对方掌控下,胡晓东便是心理感到不舒服。

    也难怪啊,纵观这几天发生事情。

    从体育馆外面来了一堆莫名集卡,到丧尸放出,警报噪响,种种祸端完全是背地人员一步接着一步发展进行。

    老徐他们这些馆内人压根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控制不了。

    眼下拼了命杀到音源目标地,没曾想,居然还有双眼睛监视着他们。

    虽然目前尚不清楚这双眼睛是否有人操控,但现在“眼睛”摆在你面前,搁着胡晓东他是没办法无视。

    郁闷吐了口气,胡晓东也是有点佩服这帮人做事风格。

    滴水不漏,尽管胡晓东不想用这个词去形容自个儿敌人。

    可现实情况摆在那儿,有些东西胡晓东不得不承认。

    不过随即胡晓东脑中又是想到了什么,脸色瞬间大变。

    他这个变脸自是没有逃过雷瞳注意。

    雷瞳探手拍在胡晓东肩上,完了关切道:“怎么小胡,想什么呢?这监控器是没办法的事儿,你也别多想了。”

    心道是胡晓东是在为监控事儿烦恼。

    雷瞳也知道这有点麻烦,可有啥办法呢,已经发生了,不管你怎么去想,也改变不了现实。

    他要是真的有人接受馆内楼栋监视状况,你也阻止不了。

    所以多想无意。

    只是……胡晓东这边蹙眉肃然模样可非是单纯为了被人监控恼火。

    尽管这茬事儿是挺叫他上火,但他还不至为这种已经发生,且没法确定事儿浪费太多感情。

    他现在之所以突然面色大变,主要是因为他又想到了另外一个较为严重问题。

    把手一抬,胡晓东随意摆了了两下,随即否定道:“监控什么状况我没多考虑。我在想的是……这个微型摄头是不是只有廊道里一个位置有!?”

    今天胡晓东提出的几个问题那是相当有建设性。

    不出意外,听了胡晓东这个新的问题,雷瞳,徐仁杰再次是互看一眼。

    是啊!诚如胡晓东问道那样,这个楼栋内里是不是只有雷瞳瞅见那个位置有微型**呢?

    对于这个问题,不管是雷瞳,还是徐仁杰根本都没有去多想便是给出否定。

    要知道,饶是楼栋里雷瞳发现那个监控摄头,都是他无意中不小心发现的。

    由此,可以说明,对方整的这个东西那是非常隐蔽,且不容易发现的。

    既是如此,谁能保证他只弄了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