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五十四章 意外发现(十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七百五十四章 意外发现(十二)

    不过老徐虽然和胡晓东,雷瞳一样第一反应都是想到给唐倩屋里安排监控探头。

    但老徐心理还有另外想法。

    这个想法就是给音源警报室也安排个。

    理由很简单,音源警报是是整个行动最关键地方。

    他能否成功运作直接关系丧尸会否被吸引。

    也只有丧尸被吸引了,他们才能给体育馆内幸存者封堵。

    为此,他们特意忽悠唐倩这枚棋子在楼栋内做人形启动开关作保,为了就是确保音源能够顺利启动。

    既是如此,既然他们都能去忽悠唐倩留下,那为什么不给音源警报室安装监控探头呢?

    有个探头,才能方便他们更为直观去了解相关情况。

    也只有了解了相关情况才能对唐倩做出联动,控制指挥她进行行动。

    所以,尽管雷瞳,胡晓东二人都没想到音源警报室安排探头,尽管他两人都已经觉着继续给屋内排查探头没有意义。

    但在老徐,还是想去看看音源警报室内情况。

    他要确认下这屋内究竟是否如他所料那般有探头。

    如果有,那就说明这探头妥妥是体育馆事件背后主事者做的。

    否则,单凭廊道内一个隐秘探头还不足以确定这就是对方所为。

    听罢徐仁杰吩咐后,胡晓东,雷瞳下意识互看一眼。

    时下他俩也是明白了老徐意思。

    的确,如果论说有哪个屋子最有可能安放监控探头,除了唐倩所在屋子外,就属音源警报屋子。

    甚至两相对比,音源警报屋子可能性更大。

    反正有徐仁杰去查探了,雷瞳,胡晓东也就没必要跟着去凑热。

    他俩依照原定计划,老徐吩咐开始从头尾分别对廊道进行排查。

    而徐仁杰呢,径自是行到音源警报屋前。

    推开破损房门,老徐提刀走进。

    饶是时下走进这间屋子,老徐依然心下感慨。

    现在馆内搞成这个样子,很大程度就是这些暗地音源造成的。

    它们的危害极大。

    即便现在己方拼了命给它破坏,但终究还是晚了,音源搞出的祸端已经形成,并且基本无法逆转。

    不过眼下踟蹰这些毫无意义,多愁善感改变不了任何,它只能叫你变的软弱。

    走进屋内,徐仁杰并没有着急探查。

    他站在门口位置,周目扫过全场,完了落定在破损音源位置。

    他这是在观察,在思考。

    之前去的各屋由于没有参照物,老徐只能是凭经验一点点进行排查。

    无疑,这种在不借助相应工具情况下排查,即便他有经验,即便他知道哪里最可能别安放探头,但屋子有大有小,内里各种插座,开关数量也是难以计数。

    没有明确目标参照情况下,这样时间消耗那是没法避免的。

    而音源警报室就不同了。

    这里是摆放音源地方,这里面那是有明确参照物。

    而这个参照物毋庸置疑就是音源警报。

    换位思考,如果自己是背地搞事儿人,他来安装监控探头会放在什么位置呢?

    这是老徐没有进屋就着急探查根本原因。

    老徐进屋后就是在换位思考,他要站在对方角度去考虑问题。

    这样才能最大限度避免将有限精力放在做无用功上。

    最关键最后还得不到想要结果。

    那么换位思考后,老徐想法很简单,如果是他选择安放音源警报地界,不消说,妥妥应该是在可以纵观全场地方。

    何为纵观全场地方?

    很简单,就是既要能看到音源运转,又得能看清整个屋内情况。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意义了解音源屋内状况。

    对于此点,徐仁杰在扫视整个屋内后,他将目光落在了进屋左手边墙边。

    那个位置,刚好满足上述条件。

    一来,音源能够清楚看到。

    二来,整个屋子内景尽收眼底,毫无遮挡。

    三来,也是最重要一点,两边窗户,入口,甚至开门后廊道位置情况都可以看见。

    一举三得,再没有比那边更好纵观全局位置了。

    反正如果是徐仁杰,换他来做这个监控摄头安装他会选择自己敲定位置。

    既然已经有了选择,那老徐也就没啥好说的,当下行到自己所选位置。

    站定,再行扫了眼屋内,老徐对自己选的地方非常满意。

    紧接他便是开始在墙头寻找可以安装探头位置。

    很快,老徐便是在墙头发现了个插座。

    他着目定睛看去,果不其然,那个不起眼插座中间有个小孔非常突兀。

    当然这里所谓的突兀也是相对而言。

    老徐之所以现在会觉着他突兀,那是因为有雷瞳之前在廊道外烟雾报警器里探头发现。

    真是因为有了这个前车之鉴,才会叫他对探头格外注意。

    反过来,若是没有雷瞳发现摆在那儿,老徐不可能也不会对一个墙头插座过多留意。

    况且插座上孔洞本身就不大,搁着正常人没有谁会在意那些。

    更不消说现在屋内漆黑一片,更加注意不到那边。

    不过也得亏是漆黑一片,才会叫插座中间圆孔那点点豪光变的清晰。

    不会错的,那玩意应该就是探头。

    徐仁杰对自个儿判断十分自信。

    只是,插座位置很高,近乎是在头顶。

    徐仁杰双手触碰不到。

    当下他落目身侧一张椅凳。

    撩过,给摆在了墙边位置。

    搞定后,站了上去。

    取过早早准备好的螺丝起,老徐开始重复之前雷瞳动作拆解插座。

    老徐动作非常麻溜,没多少功夫就给插座拆开了。

    岔开后,不出意外,板材后连接着电线。

    由于电力早已中断,老徐无需担心其他,直接是着刀将之割断。

    切割完毕,老徐给卸下插板反转拿在手里。

    果不其然,这插板本后还有玄机。

    针孔摄头,无线发送器,独立电源……老徐一件件将拆分下的物件搁在手里。

    就跟雷瞳之前对烟雾报警器拆解动作一样。

    搞定,老徐看了眼,与雷瞳适才递给他看的拆解下来物件那是一模一样。

    至此,老徐已经可以百分百判定,这茬事儿是幕后黑手做的了。

    这点他十分确定,不会有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