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六十三章 意外发现(二十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七百六十三章 意外发现(二十一)

    还是那句话,甭管他之前语气如何强硬,言辞多么激烈,落在实际,他还是很担心叶昊坚持自己想法。

    毕竟,叶昊坚持想法,他可以不给老徐提供合适突围地点。

    但在徐仁杰,他可没办法真的按自己说辞做。

    他适才话里虽然强硬,可真落在实际他却强硬不起来。

    强突的风险任何人都看得清,他老徐没可能不清楚。

    再一点,这茬事儿如果真的最后他老徐给队员们提出,想来余下队员也会提出反对意见。

    “好,我等你消息,你尽快给我找出路线!还有,过五分钟我在和你联系,你不要主动联系我,我来联系你!”

    老徐暂时中断了通话。

    之所以后面特意强调句主动联系叶昊,老徐主要还是担心队里其它队员。

    你说老徐这边一直小心与叶昊联系,为了联系,还给胡晓东从睡梦里拉起,给他放哨。

    若是,接下来因为叶昊主动联系暴露了相关,之前所做努力岂不是白费了。

    事情走到这步,徐仁杰必须小心应对所有事情。

    尽量避免不必要引起祸端细节问题。

    在应了声“明白”后,叶昊放下手台,完了重新抬起望远镜。

    话已经给老徐那边抛出,他叶昊没的选择,必须按照老徐要求给后者寻找个合适突围路线。

    拿起望远镜,叶昊仔细审视起对面老徐被困楼栋。

    由于位置问题,叶昊目前只能看到楼栋东南两面。

    西北的话则无能无力。

    你说时下若是调换地方,说实话,瞅瞅楼下散落丧尸,叶昊立马打消了换位念头。

    开玩笑,这之前警报铃音,那可是给整个城市丧尸都给吸引到了体育馆。

    连带着周边都散落大批游荡丧尸。

    这个节骨眼下去,岂不是羊如狼口!?

    到时候别说调换地点,能不能活着离开目标区域都是问题。

    所以……还是老老实实待在这边楼栋给老徐他们进行探查吧。

    叶昊可不希望还没解决徐仁杰那边问题,自己这边队员先陷落危险。

    镜头中,叶昊仅能观测两个位置说实话情况并不容乐观。

    尽管攀爬在墙壁丧尸不是很多,但你说想要从他们眼皮底下离开,几乎是不可能事情。

    望着楼栋那边情况,叶昊一个头两个大。

    他真的不知道这种情况该如何给老徐挑选突围路线。

    你要他说,不管从那个窗户走都是死局。

    因为这根本没法避开攀爬者视野。

    叶昊眉头紧锁,楼栋那边情况根本用不着太多探查。

    外面情况一目了然,而内里……他也没法窥知。

    下意识瞥了眼旁边德里克,王强。

    两人都各自朝体育馆那边观望。

    摇摇头,轻吐口气,叶昊不清楚二人是怎么想的,或者说二人对此是否有好的方案。

    反正他这边真的不知道待会该如何给老徐作答。

    罢了,这个问题现在怎么想也不会有好的解决办法,待会实事求是,该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只希望老徐能够相信他的话,不然……

    时间一分一秒过,情况已经非常清楚,叶昊继续探查已无意义。

    本来想问问德里克,王强那边观察意见,看看二人是否有啥想法。

    但以想到德里克适才说话口气,叶昊便是放弃了询问念头。

    没办法,俗话说得好,事不过三。

    这叶昊被队员误会这几天已经不是一次了。

    他是掏心窝为团队着想,可时下他越是去冷静理智思考问题,最后结果越是被误解,甚至认为怕死不作为。

    你说这叫叶昊哪里还有那么多力气去争辩?

    况且目前情况摆在那儿,眼下就算多嘴去问王强,德里克情况,想来也不会得到啥靠谱结论。

    等吧,一切都得真正有意义人来电再说吧。

    坦白讲,现在饶是对徐仁杰,叶昊也不抱啥太大想法。

    理由很简单,不清楚徐仁杰直接想法叶昊,在听了老徐适才手台内容,现在那是很单纯认为老徐脑袋出了问题。

    否则但凡脑袋正常他都不应该做出那种荒谬决断。

    甚至采用儿戏般威胁口吻来逼迫他叶昊做本就错误事情。

    叶昊这边因为没啥可看的发呆等待老徐主动呼叫。

    老徐呢,则为了给叶昊足够时间探查没有去电。

    说话的几分钟等待,怎么着都得给足。

    况且,老徐现在倒也不着急行动。

    给队员多休息补充体力,对后面垂降都是有好处的。

    打开门,胡晓东正在廊道外无聊踱步。

    见徐仁杰开门,胡晓东立马凑上:“怎么样老徐,和叶昊那边联系上了吗?”

    点点头,徐仁杰肯定:“联系上了。”

    “那怎么样?咱现在外面……情况如何!?”这是胡晓东最关心,最想知道,也是最怕知道事情。

    没办法,此事关乎整个团队今天能否突围大计,胡晓东心情复杂可以理解。

    摇摇头,如果是面对温天明等人提出这个问题,老徐恐怕还得多考虑下措词,毕竟,说的太严重,可能给新兵带去很大心理负担。

    这对他们接下来垂降可能会造成不好影响。

    但对胡晓东,徐仁杰没啥好隐瞒的。

    相反,他需要老伙计知道事态严重。

    一个队伍,对新兵说相对缓和话,那对老兵就必须实话实说。

    理由很简单,复杂局面总是得有人承担的。

    新兵没那个心理素质,老兵很自然得顶上。

    “情况不是很好,外面畜生还在,不过数量上跟昨晚比少了不少。”

    “这样啊……”面色不出意外凝重,但转瞬胡晓东便是浮起抹笑容:“数量少了也是极好的嘛。”

    事态已经这样了,再苦逼也改变不了什么。

    与其这样,还不如乐观点。

    况且,胡晓东说的也非是一点道理没有。

    这攀爬者数量减少了,终归对突围有好处。

    这事儿你得这么想,昨晚来时,视野不行,畜生众多,队员第一次面对畜生准备不充分,但饶是在这样恶劣条件下,他们尚且克服困难,顺利抵达楼栋,成功破坏了音源警报。

    现在,外面攀爬者数量较之昨晚少了,应该突围更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