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七十一章 意外发现(二十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七百七十一章 意外发现(二十九)

    “老徐,你没必要这么专门给我道歉。我只是做了我份内的事儿。我现在想的很开,你要我做什么,我一定按照要求做。至于说你信不信我……这点我控制不了。大家愿意相信就信,不愿意相信,我叶昊能耐就这点,我是没本事说服。我能做的就是做好该做的,对得起自己良心就好。其它的,随便吧。你还有别的事儿吗?没有的话,我就撂下了!完毕!”

    说完,叶昊再次是不管老徐那边有何回复,径自给手台丢到了一边。

    而在徐仁杰,在听了叶昊这番掏心窝“肺腑之言”后,不出意外再次感到意外。

    能不意外吗,叶昊的反应那是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期。

    在老徐看来很简单摆平的事儿,现在居然……搞的这么严重。

    徐仁杰到目前仍然想不通自己那席话究竟那里叫叶昊触动那么大。

    以至于他这边放下身段,亲自给他道歉还没用。

    不客气讲,叶昊刚才话听着好像没什么,但实际,他已经很明确表明了他的态度以及他的不满抵触情绪。

    一时之间老徐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叶昊的突然变化完全出乎徐仁杰意料。

    坦白讲,这还是他第一次遇见这样刺头儿叶昊。

    饶是最早和叶昊团伙对峙时候,叶昊都没有这般和他说过话。

    看来对方是真的受了很大刺激。

    无奈之下,徐仁杰只能是长吐口气。

    也罢,对方不愿接受道歉那就算了。

    不然还能怎样?老徐目前手头还一堆麻烦事儿要处理。

    队伍突围线路;唐倩,温天明共处;以及后面突围过程可能遇到种种危机,这些都是老徐需要伤神考虑的,也是他时下应该把注意力搁在上面主要亟待解决问题。

    相较之下,叶昊的小脾气,老徐只能暂时无视。

    尽管叶昊那边情绪不佳对楼栋小队安全可能存在某些不确定威胁,但这不是徐仁杰可以控制的。

    即便眼下他有心解决这个危机,身处尸围的他也是鞭长莫及,无可奈何。

    简单调整了下思路,徐仁杰果决按下通话按钮,回复道:“我这边没什么事儿了,就先这样吧。后边有需要咱在联系。完毕!”

    老徐最后通话传出,叶昊瞥了眼手台没去搭理。

    所有这些王强全部看在眼里,他眼神稍显复杂,但最终啥也没说,提步回到原来位置。

    德里克呢,见着叶昊反常情绪心理有些起伏。

    他觉着叶昊突然这样情绪转变,应该不单单是老徐适才说话口气态度引起。

    估计和他早前一些冲动不当言论有关。

    毕竟,叶昊最后话里不断提及“信任”。

    他会有现在这样奇怪爆发,无疑是感受到旁人对他的无视以及质疑。

    而这点,在老徐等人遇难被困后,他德里克就不止一次对叶昊发难。

    所以,叶昊的变化他德里克肯定逃不开干系。

    此刻冷静下来,尤其是看着叶昊目前清晰状态,德里克意识到了自己错误。

    他本能就想开口给叶昊道个歉。

    但是德里克刚刚要起身动作,不曾想一只手从旁给他拦了下来。

    诧异扭转过脸,德里克望向身边王强。

    时下探手拦阻他的不是旁人正是王强。

    面对德里克递过质询眼神,王强并未给出什么实质回复。

    他仅是轻摇了摇脑袋,当间意思非常明显,就是告诉王德里克,不要过去接触叶昊。

    这么做,王强也是有自己道理。

    就目前叶昊情绪状态,谁过去都不好使。

    况且,在王强,他也不清楚德里克此刻动作是想干嘛。

    如果综合实际,按照德里克之前做法,那他现在起身,至少在王强眼里,他不认为年轻人是想冲对方道歉。

    相反,可能是觉着叶昊行事乖张,想要过去说道那句。

    若是这样,无疑德里克举动对眼下本就不好局势恐会更添波澜。

    王强不清楚德里克心理在想什么。

    德里克同样不明白王强为啥要阻止自个儿道歉。

    他不认为自己这样做法有啥丢人。

    毕竟,是自个儿之前言语过激,伤害了叶昊。

    但瞅着王强面色肃然,德里克只能是作罢心下想法。

    另一边,刚刚与叶昊结束通话徐仁杰眉头紧锁。

    一来,跟叶昊的不欢通话叫他很是头疼。

    二来,叶昊那边并没能给他提供安全靠谱突围路线。

    这点是叫老徐原定计划全部打乱。

    目前可以肯定,东南方向妥妥是不具备突围可能的。

    老徐呢,自然也不会真的按照适才通话强势言辞去强行进行突围。

    那些话仅是他胁迫威胁叶昊给他说实话的不得已举动。

    老徐情绪状态并没叶昊他们所料想那样有啥问题。

    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相反倒是叶昊因为这通电话弄的情绪失控,态度一百八十度反转。

    自个儿需要的东西没有得到回复,叶昊那边却又整出个叫他头疼事情。

    这个事态发展无疑是大大出乎徐仁杰意料。

    伤神!

    低垂着脑袋,老徐在黑沉屋内手捏晴朗穴。

    窗外,街道上群尸还在闹腾。

    眼下横在老徐面前抉择是,他是否要冒险去查探下西北两个方向窗外状况。

    毕竟,叶昊那边已经是指望不上了。

    他们所在位置视野范围仅是能瞅见东南两边,而不幸的是,这两个方向并不具备突围环境。

    如此,老徐剩下唯一可以尝试路径就只剩西北两面。

    但问题是……西北两面真的有可以安全突围路径吗?

    这显然是个未知数。

    如果说能够确定西北两边存在突围可能,徐仁杰冒险开窗探查倒也不是可以。

    可这个答案没人能给老徐,若是有,老徐也没必要在这儿苦闷。

    在没办法确定西北方向有突围路线情况下冒然去窗户探查,最后结果极大可能结局是……突围路径没找着,反倒是引来攀爬者“关照”。

    一旦那样可真就是得不偿失了。

    另外,从目前叶昊那边给的口风看,徐仁杰觉着西北方向楼外状况怕是和东南方面一样,都有攀爬者在墙壁游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