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七十二章 意外发现(三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七百七十二章 意外发现(三十)

    该怎么办呢?

    事关整个团队安危,老徐这次有点拿不定主意了。

    之前的话因为不确定楼栋外状况,老徐还能坚持窗外突围这个想法。

    但现在……看来是有必要给队员召集起来商讨下相关计划了。

    没办法,本来老徐是打算从叶昊那里获得靠谱情报,同时规划出相对安全线路再与队员说道这茬事儿。

    现在看来,是没这个可能了。

    还是那句话,事关整个团队所有人性命,老徐不能擅自做主。

    这另外两个方向究竟是否冒险探查,老徐也是决定交给大家做决定。

    老徐这边想着,慕的听见外面有动静传过。

    “你在这儿,什么时候起来的!?”熟悉的声音,老徐只听了一句便是立刻确定说话之人是雷瞳。

    “刚起没多久。没啥事儿,你再睡会儿吧。”胡晓东紧接接茬。

    雷瞳摆摆手,开杀玩笑,这胡晓东都起了,他也没道理继续休息。

    况且像他这样侦察兵,早就习惯这种睡眠方式。

    作为侦察兵,你永远不可能有安稳睡眠环境。

    所以平日训练,部队就非常注重这方面训练。

    而在雷瞳,别看他昨夜睡的没胡晓东等人时间久,但论质量还有精神恢复度,旁人还真未必如他。

    毕竟,训练摆在那儿,雷瞳已经习惯这种迷瞪一会儿补觉方式,他的身体也比常人更坚韧。

    四下扫过,雷瞳这才注意到不见徐仁杰。

    当下他很自然发问:“老徐呢?那儿去了!?”

    胡晓东这边刚准备回答,不曾想屋门打开,老徐从内踱步走出:“我在这儿,找我什么事!”

    雷瞳自然是没啥事情,他瞅了眼老徐,再看看其手上拿着的手台,雷瞳登时明了。

    撤步后仰瞅了眼队员休息房间,在确定没有队员出来后,雷瞳凑到徐仁杰身前,压低声音问道:“连长,跟叶昊那边联系了!?”

    无疑,雷瞳这般小声谨慎也是说明他知晓此事不方便暴露。

    徐仁杰径自点点头:“嗯,联系过了。”

    “怎么说!咱外面畜生情况……”不出意外抛出与胡晓东相同想法。

    老徐听后,面无表情开口道:“不是很好,丧尸目前都围在在楼栋周围。”

    “不过数量方面比咱昨天少了不少。”胡晓东紧接徐仁杰话茬补充,似乎生怕老徐给这个细节性东西遗漏。

    而胡晓东这个举动是本能意识驱使。

    从心理学角度,人在极度担心一件事儿时,就会特别在意一件事儿。

    胡晓东会这么执着给雷瞳强调这个说辞,恰是说明他心理最忧虑的正是楼栋外情况。

    听罢胡晓东补充,老徐点点头,算作附和。

    “嘶情况看来还是很糟啊!咱这想要突围恐怕不易!”雷瞳不想扫兴,可现实如此,叫他没得办法。

    况且目前情况,也非是逃避可以解决问题时候,麻烦不会因为你回避就会解除。

    雷瞳这厢话闭,胡晓东那边也是无奈叹了口气。

    不管胡晓东如何豁达想要给众人营造好的心里环境,但雷瞳一句话还是将所有一切回归理性。

    “老徐,接下来行动,你有啥思路没!?”胡晓东直接是抛出正题。

    此问题一经抛出,胡晓东,雷瞳双双是将目光落在了徐仁杰身上。

    望着两个老伙计期待和信赖眼神,说实在的,老徐现在也是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此般问题。

    老徐也想给队员提出合理靠谱解决方案,但很显然眼下他没那个能力。

    不仅没有,老徐还得依靠旁人替他做最终决定。

    沉吟整理了下思路,徐仁杰随即开口道:“你们也清楚,这楼栋入口被堵了,想要正面突围,凭咱目前人手不够看的。所以我本来打算曲线突围,想走窗户高点垂降。”

    听到这儿,雷瞳,胡晓东不禁互看眼,眼神里皆是透着股惊诧。

    由此也是不难看出,在雷瞳和胡晓东看来,时下老徐的方案多少是有点冒险。

    “我呢,想着等天亮叫叶昊那边给咱挑一挑丧尸相对较少路线进行垂降。毕竟,他们在咱对面,方面给意见,视野也比咱开阔。”

    “结果呢!?老徐,结果怎样!?”迫不及待想要知道答案,以至于胡晓东不等老徐话闭便是径直追问。

    无奈叹了口气。

    老徐这个叹气举动已经充分说明事态怕是并不能似老徐想的那样顺利。

    “结果……叶昊他们给我的答复是,楼栋外东南两面丧尸聚集情况不乐观,他强烈建议我放弃从这两个方向突围计划!!”

    老徐这里明显说辞是经过了处理。

    落在实际,叶昊思路并非是叫老徐放弃从东南方向突围计划。

    依照叶昊本意他是从来没有支持徐仁杰窗口突围计划。

    在叶昊分析,老徐他们眼下团队组成根本就不具备从窗户突围可能,更没可能接触绳索垂降完成突围行动。

    这压根就是找死行动。

    尽管后期叶昊是有提出东西两方面不能突围说辞,但这是叶昊情绪失控后无赖说法,并不能作为他主观判断。

    可老徐为了后续讨论开展,他自然是不能按照叶昊原始说辞进行下去。

    而说着无意,听者有心,雷瞳在听到徐仁杰强调“东南两方面”这个关键词后,立马是接茬问道:“连长,你说叶昊那边讲的是东南两方面。那……那,剩下两面呢!?西北方面情况如何!?那两边有突围可能吗?”

    雷瞳未有就窗户垂降可行性与老徐多做讨论。

    因为雷瞳也清楚,目前他们可走的路也就是正面突围和窗口垂降。

    尽管说好的今早要对楼层再做一次系统排查,看看能否找到其他出路。

    毕竟,昨夜黑漆马务,在那样黑暗环境形势你很难说不会遗漏些什么。

    但在雷瞳看来,找到其他通路可能性极小。

    旁人怎么想他不清楚,作为他雷瞳,昨夜唯一值守了2个小时存在,利用这两个小时时间,雷瞳那是给楼层已经进行了一次独自排查。

    结果显而易见,他并未发现啥靠谱可以突围新的路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