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七十三章 意外发现(三十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七百七十三章 意外发现(三十一)

    鉴于此点,雷瞳这边特别在意另外两边线路状况也就不奇怪了。

    “这就是我要跟你们说的事儿。”徐仁杰顺着话茬来了这么句。

    雷瞳,胡晓东不出意外感到莫名。

    雷瞳很自然征询:“连长,你要跟我们说什么啊!?”

    “我想听听你俩意见。”

    “什么……意见!?”

    “你们觉着咱们现在是否有必要冒险去探查西北两边窗外情况。”

    “啊!?”这回莫说是雷瞳,饶是胡晓东也一头雾水,丈二摸不着头脑:“老徐,这种事儿……你难道没问老叶吗?”

    是啊,探查楼栋外情况,怎么看都是叶昊那边更具优势。

    他们做的话风险太大。

    经胡晓东这么一提,老徐这才想起,他自个儿这边似乎是忘了给胡晓东,雷瞳说道这茬事儿。

    当下他赶紧补充:“叶昊那边有联系过,不过呢,由于视野问题,他们只能看到东南楼栋情况,至于西北……我现想问问你俩意见,是冒险探查,还是说咱就此放弃窗户突围线路。”

    这次老徐没再演示,他终于是给“放弃”思路抛了出来。

    时下,事关众人生死安危,老徐这边不能继续强硬坚持自个儿想法。

    之前,他坚持,是在有合适突围路线前提支撑下。

    可眼下叶昊那边没能按预想给出突围线路,那老徐可就没办法再坚持了。

    他现在把权限交给队员,当然在和其它新兵商量前,老徐还是想听听自己两老伙计是个什么意见。

    对于此点,胡晓东,雷瞳不出意外沉默。

    这不奇怪,只能说,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本以为老徐那边先抛出东南方向不能突围说辞红藕,在西北方向会有好消息。

    可结果……

    该怎么办!?

    胡晓东看着雷瞳,雷瞳望着胡晓东,二人谁都没开口。

    徐仁杰呢,也不着急,他背手而立,站在二人跟前。

    他清楚,这茬事儿本就不是容易做决断事情。

    他得给队员足够时间思考。

    就这么尴尬等待了差不多2分钟样子,胡晓东先行打破僵局,他为有回答问题,倒是朝徐仁杰抛出了个问题:“老徐,我先问一点!”

    “说,你要问什么!?”

    “很简单,除了窗口突围这一条路外,你还有方案b吗?”

    这点很关键,如果说老徐那边没有其它突围方案,那他胡晓东还有啥好说的,没有方案b,你就只能从窗口突围,你说这种情况下不冒险探查,那还能咋办?

    难不成待在楼内等死吗?

    这不是胡晓东性格。

    所以在给出自己意见前,胡晓东必须先行给自个儿心理疑问解答清楚了。

    也只有解答清楚了,胡晓东才能依此定论。

    看了眼胡晓东,徐仁杰深提口气,随即吐出,摇摇头:“没有,我没有什么方案b。你们如果有的话可以提出来。”

    这绝对是徐仁杰掏心窝的话。

    眼下若是有人能给他在这楼栋在找出条新的突围路径,那他可真就太感激了。

    但是很遗憾,胡晓东怎么可能有另外突围路径呢?

    根本是想都没想,胡晓东直接连连摇头:“没有,老徐,我没有思路。不过待会咱可以试试给楼层再排查遍,或许会有啥新的发现也说不定。”

    理想总是美好的,但现实却是残酷的。

    胡晓东话音落下,雷瞳那边紧接跟进句:“小胡,不是我扫你兴,你要是指着从楼层找新出口我建议你最好还是趁早大笑念头。昨晚闲着没事儿我给楼层排查过,没啥特别发现。”

    道理胡晓东能不清楚。

    他这么说仅是出于一种美好期许罢了。

    胡晓东怎会不清楚现在想靠探查找出新路不现实!?

    昨天他也排查过楼层,楼内啥个清楚他心理有数。

    怎奈老徐一大早接连给出的打击……他想靠这种说辞给大家振作下精神。

    不过既然雷瞳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胡晓东也没啥好继续遮掩的了。

    况且面对眼前这帮兄弟,他也没啥好遮掩的。

    兄弟们都非是傻子,胡晓东相信,先关情况大家心里都有数。

    “老徐啊,没有新路,那咱似乎也没啥其它选择了吧?正门突围你刚说了,凭咱目前人手难以维系。东南窗户畜生活动频繁不能作为垂降选择,我们恐怕必须要在西北方向寻求突破了!”

    不管胡晓东有多么不愿意冒这个险,但眼下情势,除了西北窗口,他们真的没有其它更好选择。

    胡晓东的意见老徐这边算是接收了。

    他没有过多点评,毕竟雷瞳那边还没给意见。

    老徐当即目光移转,望向雷瞳:“雷子,你怎么说!?”

    “我!?嘿,连长,这个节骨眼我还能说啥啊!反正我是不会窝在这楼栋里等死的。就算真的这回注定要死,那老子也得好好干他丫一场。狗日的畜生,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了。连长,你不要多有顾虑,这该冒的险还是得冒,我跟小胡无条件支持你的决定!”

    雷瞳这番话说的相当好奇。

    徐仁杰也绝对相信自己老战友讲的是发自肺腑的。

    他说会无添加支持自己,就肯定会落实在实际。

    徐仁杰清楚,雷瞳适才那番话是基于兄弟情义说的,并非军衔等级。

    “没错老徐!你不要多想,走到这步,咱能活着给音源设备破坏已经是老天护佑。所以啊,接下来的路,咱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反正我胡晓东没啥好怕的。横竖不就是个死子嘛。早死玩死都得死,但咱爷们死得死的其所。我跟雷子想法一致。我也不接受窝在这楼层里等死。怎么着我都要出去搏一把。不管输赢,再说了,咱的命也未必就那么差。这个局未必就一定是死局!之前咱出来,有谁能想到咱真的能走到这儿!?结果呢?最后还不是活着完成了任务!?你们咋想我不清楚,但是我……对咱队伍有信心。我觉着今个儿绝对不是咱死期!”

    胡晓东一口气扯了一达通,其目的无非就是想透过这种方式叫老徐宽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