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七十八章 意外发现(三十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七百七十八章 意外发现(三十六)

    雷瞳犯的错,理应有雷瞳去解决。

    可事出突然,雷瞳压根没想到温天明会提出这样一个问题。

    一时间他也是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的确,这个问题确实是比较难回答。

    事情摆在那儿呀,你老徐几人既然是给东南方向确定了状况,没法突围。

    为啥西北要单独拿出来讲?

    这种事儿如果换做其它人,比如郭老四,洪涛提,温天明都未必会有这种疑问。

    但眼下落在徐仁杰身上,温天明和徐仁杰接触时间不算长,所以他不敢妄称了解男人。

    不过有一点是温天明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徐仁杰行事素来周全。

    似这样事关队伍突围大计大事儿,他不可能虎头蛇尾。

    时下只探查东南,却忽视西北,以徐仁杰个性,说不过去。

    雷瞳着急想要回答,因为他很清楚这个事儿的严重性。

    这事儿如果不解释清楚,很容易叫队员产生质疑。

    要知道,再此之前,因为唐倩问题,他们彼此本身就多少存在隔阂。

    眼下若是再生波澜,那对整个团队凝聚力无疑是很糟糕的。

    可这种事儿不是说你着急就能解决的。

    相反,雷瞳现在越是着急,反而越想不出合理靠谱托辞。

    然,就在这千军一发尴尬僵局,徐仁杰开口了。

    “坦白和大家讲,东南方向我和雷子其实也没有具体探查。我之说以说这边不能突围,是因为早上窗外有动静。我们据此作出的判断。至于西北,目前为止倒是没有太过明显动静,但能不能突围,只有开窗确认。这么做……风险很难避免。这就是为什么我要把你们叫起来讨论此事原因。毕竟,事关大家伙各自性命,我不好善做主张,我需要你们给我意见。”

    不得不说徐仁杰反应极快,他这番话很好解决了温天明提出疑惑。

    诚如老徐回答那样,东南方向,他是听到外面动静做出判断。

    这样便是很好解释了他为什么可以安然排查没有出事儿。

    只不过老徐这茬话虽然解释了温天明回答,却也在一定程度叫屋内气氛变得凝重了几分。

    这不奇怪,要知道,原本,按照老徐说的,给人感觉,东南方向老徐他们是透过正常途径进行的排查。

    甭管最后结果如何,最关键,他们这么做没有问题,并未因此招惹攀爬者。

    这好处是给队员一种心理暗示。

    大家会觉着,哦,东南方向这样冒险都没事儿,那西北或许也能走运。

    可现实情况……并非如此。

    老徐他并没有开窗探查,他的判断仅是听到了外面有畜生活动。

    这个结果……无疑与众人想象不一致。

    这叫本身就对窗口突围抱有恐惧队员更添忐忑。

    不过雷瞳呢,在听了徐仁杰解释后,心下不由轻吐口气。

    不管怎样,因为老徐适时介入总算是挨过了这次危机。

    但危机是挨过了,温天明此刻面色却显古怪。

    这倒非是他对徐仁杰说的东西有啥质疑,主要是他无论如何没有想到,行事谨慎徐仁杰会这般托大去判断一件事儿。

    别人如何去想温天明没法知晓,但在他温天明,单凭外面畜生动静就断定东南方向不能突围实在有点他不“讲究”。

    毕竟,时下队伍能够突围途径,只有窗户。

    既是如此,理所应当认真探查。

    虽然单靠声音动静判断也是可以作为评断依据,但若是因此定论,还是说不过去。

    要知道,这东南两侧窗口众多,就算老徐那边真有听到动静那也只能代表个别窗口存在危险。

    再者说,畜生是活的,他会运动,会移转,你十分钟前听动静判定位置,十分钟畜生是否还在原来位置,这就不得不打个大大问号了。

    对此,你不能说温天明质疑没有道理。

    不过呢,很是难得,也不知道是不是考虑自己和老徐等人存在隔阂,为了避免加剧冲突,温天明并未将自己心底质疑提出。

    另外,温天明也想了下,这茬事儿提与不提并不会对实际造成影响。

    因为不管是东南,还是西北,都逃脱不了一个问题,就是开窗探查。

    这才是他们真正需要在意要点。

    “明白了!”温天明点点头,未有多言。

    但老徐现在需要温天明多言。

    温天明目前依然是没有给出肯定意见。

    老徐当下问:“那老温,你觉着这茬事儿咱们现在是否要去冒险开窗做这个探查!?”

    声音落下,温天明左右看去,发现众人目光全都聚焦自己身上。

    沉吟数秒,温天明认真道:“除了走这遭我们还能有别的出路吗?”

    “没有!”想也不想,老徐同样干脆。

    闻言,温天明耸肩:“那还说啥,干吧!”

    点点头,终于,队伍最后一人也是最为重要一人意见拿到。

    这对老徐接下来行动判定那可就好办多了。

    到了这刻,开窗探查已经成了定局。

    不过,就在老徐准备下达最后总结,温天明又是跟进一句:“徐队,她的意见怎么样?”

    一句她,整的众人莫名其妙。

    但很快,大家便是反应过来,明白温天明这话里她指的是唐倩。

    只是,至于温天明为什么突然关心唐倩想法,这就无人知晓了。

    着目看向温天明,徐仁杰试图从中年人眼里突出些什么。

    不过结果是徒劳的,温天明紧蹙面庞叫你根本无从窥探。

    “我没有询问小唐意见。”

    “为什么!?”温天明似乎对于此问非常较真。

    徐仁杰面色如常:“不为什么,就是不需要她的意见。我们怎么决定,她就怎么配合。”

    “你这么自信她会百分百配合我们,徐队,难道你就不怕她背地搞事儿?或者说在接下来行动中生乱,拖我们下水!?”

    原来如此,温天明道出这句话叫徐仁杰明白了中年人问话意思。

    说到底,他还是不待见唐倩,还是对唐倩抱有极大敌意。

    这事儿没办法的事儿,而温天明这番话道出,落在郭老四,洪涛耳里,也是引得二人面色怪异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