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七百八十八章 意外发现(四十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七百八十八章 意外发现(四十六)

    是的,唐倩现在说的东西,的确很容易叫人怀疑她是不是自个儿臆想出来的。

    在唐倩她具备臆想一些列先决条件。

    人之所以会臆想说白了就是过分想要都到一样东西,或者是达成一件事务。

    搁在唐倩身上,他目前想要达成事情无非两件。

    一个,是报复那些曾今侵犯过他,给她造成不公待遇的混球们。

    二个,则是她想要见到自己弟弟。

    第一个愿望,客观来说,她已经达成。

    至少在她心理,丧尸已经围城,在根据老徐他们给出情报,体育馆岌岌可危,丧尸威胁已经是叫馆内所有人陷入巨大危机,很可能全场馆人都将惨死在这次危机中。

    这件事儿,抛开道义不谈,唐倩眼里,体育馆灭亡,也就等同于害他那些混蛋灭亡。

    只可惜他如何知道,真正残害她的那些混蛋早已离开体育馆。

    不过这些于她而言不重要,重要的是唐倩自己眼里,大仇算是得报。

    既然大仇已经一定程度得报,那么她的关注点很自然会倾向于另外一点……那就是见到自己哥哥唐小权。

    在没遇着徐仁杰等人前,唐倩不敢幻想有见到自己哥哥一天。

    她甚至没想过活下去。

    带着被侵犯肮脏身子,如果不是为了复仇,如果不是为了叫那些挨天杀混蛋得到应有报应,她早就一死了之了。

    怎奈天意就是这样,唐倩无论如何没想到,在她已经抱定必死决心,打算用自己性命去和体育馆同归于尽时候,叫他们碰到了拼死过来破坏音源老徐等人。

    客观来说,徐仁杰一行人跟唐倩其实算是敌对的。

    不过呢,冥冥之中自有嘞畔。

    而老徐他们和唐倩之前勒绊就是唐小权。

    老徐他们没想到找到之人就是唐倩。

    唐倩也没想到过来破坏她复仇计划队伍竟然是自己哥哥朋友。

    在经过细聊后,唐倩确定老徐等人没有骗她。

    这让她心底那个被埋藏在心底深处,唯一乐土的愿望再次滋生。

    老徐等人的出现叫唐倩第一次有了一种奢盼……或许,或许有生之年自己还能见到哥哥。

    人活着最重要是什么信念。

    信念是支撑人的根本。

    正是这种过往唐倩只敢埋在心底祈祷的奢判让唐倩重燃了活下去信念。

    可现实是残酷的,信念可以支撑人活着想法,却是没法改变现实。

    丧尸围堵楼栋这就是唐倩目前所处现实。

    在这样残酷现实,和与唐小权重聚冲突影响下,唐倩是很容易滋生出臆想的。

    正由于一个看似不可能事情有了希望,叫的唐倩会产生强烈将之达成**。

    落在实际,想要见哥哥,那他就必须活着离开楼栋。

    而要想做到这点,唐倩明白并不容易。

    在如此思潮影响下,她出现一些奇怪念头,比如幻想楼栋内还有其它出路念想就不足为奇了。

    当然,这些都是郭老四心理判断。

    他现在就是单纯觉着面前女孩儿讲的东西不靠谱。

    好好一间屋子里怎么可能会有电梯?这简直荒天下之大稽!

    唐倩自然看出郭老四面色里的质疑,她也不多辩解,只是肯定点头道:“我没有和你们开玩笑,这里面的确是有部电梯!”

    “那啥,你们咋想的我不知道,不过搁着我这边,我是觉着屋里整电梯……不像话!”郭老四这次没客气,他勒定自己判断。

    但勒定归勒定,郭老四措词还是较为舒缓的。

    他并没有采取啥过激反驳言论。

    他仅是单纯表达自己想法。

    只是郭老四这边单纯……温天明那边可就没他这么善解人意了。

    正愁没机会介入,时下郭老四一席话,那是给了他很好插话机会。

    当下,温天明见缝插针跟进道:“小唐你别误会,我和老郭看法一致,你说这屋里有电梯……你要知道,咱想进去,首先得跑这到防盗门。如果没这个防盗门,你怎么讲,其实都没问题。不过现在嘛……咱进去前必须得确认清楚。不然,冒险开门,最后里面情况……唉`~说这么多,其实我就是想再和小唐你确认下,这里面当真是电梯!?你会不会记错了!?”

    “不会!”温天明扯了一大通,但落在唐倩这边他的回答就两字。

    端是称得上是言简意赅,通俗易懂。

    温天明听罢后,唇角笑笑,没有说话,他将目光落在徐仁杰等人身上。

    他已经达到想要效果,他也得到了想要答案。

    温天明清楚,最后该如何定论这不是他温天明能够左右事情。

    寂静怎么判定,倒头来还是要看徐仁杰他们的。

    不过有一点温天明相信,以老徐等人行事风格,即便他们对唐倩因为唐小权关系会给予区别特殊对待,但在涉及整个团队生死存亡,尤其是突围路径选择这件事儿上,他们妥妥不会乱来。

    队员的质疑老徐听在耳里。

    他自己同样是对唐倩说辞感到诧异。

    不过呢,老徐并没有直接点名。

    他知道,自己这个节骨眼如果也和其它队员一样对唐倩抱以质问,那对唐倩打击自是不可避免。

    同时呢,也会在一定程度加剧队员跟唐倩之间矛盾与不信任。

    毕竟,这档子事儿不是旁的事儿。

    唐倩现在说的东西是事关队伍逃亡大计。

    她这边如果真的是随便异想天开给出个根本不存在说辞,他老徐又叫对付冒险给防盗门破拆了,那最后结果……可想而知。

    队伍白费力气不说,最关键唐倩势必失去众人信任。

    这会叫她在接下来突围行动面临很大威胁。

    非常头疼事情。

    本来唐倩给出还有通路说辞叫徐仁杰还没由来激动了阵。

    但现在看来……他高兴的过于早了。

    老徐时下面临着他必须在门未开情况下自主判断唐倩说辞是否准确。

    完了,按照这个判断去安排队伍下一步行动方案。

    是破门进入,还是直接略过,进行原定窗口排查方案?老徐陷入了沉思。

    毫无疑问,这是个叫人难以抉择两难事情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