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零三章 电梯井(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八百零三章 电梯井(三)

    所以说你就不能指望老天爷一直站在你这边。

    本来在此之前,队伍整个行动应该说是很顺利的。

    唐倩给的电梯井逃生路线无疑是将队伍从绝境送入天堂。

    可就在队员们都以为命数开始好转,他们进入到了一个相对好运期,剩下行动可以顺畅完成时,不期而至的麻烦又将他们推入了危险深渊。

    应该怎么办?这是横在徐仁杰跟前不得不面对事情。

    老徐心理清楚,找目前局势,摆在他面前的无非有两条路可走。

    一条就是继续按照原定计划冲杀出去。

    还一个计划自然是先行解决大厅里畜生。

    不过不管哪点,有一点徐仁杰目前可以肯定,那就是头顶丧尸是他们无论如何都避不过阻碍。

    强冲可能引发丧尸“关照”,直接攻击胡晓东又没把握出手。

    简单斟酌了会儿,徐仁杰终于是做出了决定。

    将手里镜片交还给雷瞳。

    徐仁杰当即返回。

    他这边一走,雷瞳立马接替探查任务。

    两只丧尸还得继续监视,不过雷瞳清楚,透过适才老徐交接时坚定目光,他知道自己这位连长是做好了决定。

    在他雷瞳,接下来要做的便是等待。

    等待徐仁杰那边给他下达最终命令。

    返回队伍集结地,徐仁杰与胡晓东碰头,当即便是脱口问道:“小胡,没有办的办法,我需要你去射出这箭。”

    “但我不能确保一定命中!”胡晓东再次强调。

    这非是他有意逃避问题,实在是客观现实,加上他自身能力摆在那儿。

    射箭猎杀,和参加比赛不同。

    比赛输了还可以冲来,但眼下胡晓东没有重来机会。

    一击不中他很难再有猎杀机会,攀爬者不会傻愣愣待在那里等你攻击。

    况且一击不中,再击也就失去了原有突然性。

    徐仁杰需要的是迅速击杀对手,一击不中迅速性便是失去了意义。

    “我知道。但我还是需要你尽力去做。我们现在就两条路。一条是解决上面畜生突围,还一个是强突出去。所以我的意思,你先射,不中的话,我就带队强突。所以……你也不要有太大压力。放轻松去做就好。”

    徐仁杰话说的很轻巧。

    他给胡晓东说这么多,主要是希望给他放松心神。

    徐仁杰之所以会做这个决定,说白了,也是和他适才说辞一致。

    强突,击杀都得面对畜生。

    既是如此,就没必要那么多顾虑了。

    中或者不中只是结果,不中那就冲,但至少得去尝试下。

    很多事情都是说不准的,有时候还是得去和命运搏一下。

    万一成功了呢?

    人生就是如此,我们许多时候做事,总是面临这样那样失败,于是我们习惯性放弃。

    殊不知,或许我们再坚持那么一点点,成功就在那儿等着我们。

    徐仁杰不想连试都不试就放弃此事。

    尽管他也明白让胡晓东去做一击必杀这茬谁人是强人所难。

    可此刻若是连试的勇气都没有,那就也太……扯谈了。

    徐仁杰不是这种窝囊性格,他先行胡晓东也不是。

    听了徐仁杰这般解释后,胡晓东轻吐口气。

    他已经明白了对方意思。

    现在情况,的确是需要搏上一搏。

    老徐那边意思也很明确,他并非一定要他一击命中。他需要他去尝试下。

    若是成了自然最好,若是不成,那就做最坏打算,强冲突围。

    反正此行本身就是注定免不了和畜生场硬仗。

    所以……这是没办法事儿。

    能避开是老天护佑,反之不行……那也属正常情况。

    想明白这点,胡晓东还有啥好犹豫的?

    当即笑着点点头:“行了,老徐,我知道怎么做了!这箭我射就是了。”

    胡晓东本身也就没怕过。

    射一箭而已,没啥大不了的。

    “那我过去了。”

    “嗯”点点头,徐仁杰肯定。

    在目送胡晓东离开后,徐仁杰立马返身冲后面温天明等人打了个手势。

    见得徐仁杰打手势,温天明率先反应:“走了!走了!徐队那边叫我们过去!”

    这茬事儿哪里需要温天明多做提醒?

    到了这个节骨眼大家都很清楚应该怎么做。

    全部小心猫腰朝前挪动,唐倩也是冷静跟在后面。

    待众人都到齐后,徐仁杰言简意赅:“都听好了,根据我们排查,目前前面大厅有两只攀爬者!”

    闻及此言,温天明几人各自互看眼。

    不过几人对于徐仁杰口中所言攀爬者倒是并没有表现出太大反应。

    对此,徐仁杰非常满意。

    要知道,这种状况如果换在昨天肯定会引起众队员反应。

    不过现在……经过昨日一整天拼杀,他们显然已经适应了这种状态。

    这就是一种成长。

    徐仁杰需要的成长。

    “这两只畜生,其中一个在大厅顶上,我们要向突围过去就不得不给他解决。现在下面畜生容易搞定,但上面那只……”

    “上面那只……胡队,胡队难道不行吗?他,他难道没法搞定?”郭老四看着脑袋不好使,但是实际,他脑袋不笨。

    适才胡晓东和徐仁私下沟通时,郭老四就一直注意着徐仁杰和胡晓东说话神采。

    透过胡晓东面部表情,郭老四看得出,这茬事儿明显不那么容易解决。

    他虽然不清楚大厅实际状况如何,也不清楚老徐所谓两只畜生具体位置。

    但有点是他可以肯定的吗,那就是两只畜生不好对付。

    至少没徐仁杰目前说话时表现镇定那般容易搞定。

    “是,老郭你说的没错,胡队目前也没法百分百确保能一击必杀畜生。”

    徐仁杰没有隐瞒,这个时候他也无需隐瞒。

    温天明听后,跟进问了句:“徐队,这个时候了,你就给大家摊牌吧。说,咱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做?需要咱几个做什么!?”

    温天明此刻表现的冷静倒是叫徐仁杰颇为赞赏。

    做人就该如此,大是大非面前,一些私人问题就该放倒一边。

    而温天明现在做的就是很好体现。

    “你们什么都不要做,老实待在这边听我行动指令就好,都听明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