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一十章 电梯井(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八百一十章 电梯井(十)

    雷瞳无视后面追击攀爬者做法没啥大毛病。

    他做这样决定也是有自己选择和甄别的。

    旁的不说,至少目标丧尸他是刚刚从高处落下,砸击地面后需要时间调整。

    再加上目标丧尸与己方坠落地间的距离,新军的确有能力对此无视,避开距离。

    虽然这么做未必能彻底摆脱畜生,毕竟,于攀爬者这些无脑畜生,对食物苛求是他们存在唯一目的。

    在没有猎捕到徐仁杰他们时,是绝对不会停手的。

    不过雷瞳要做的本身也不是为了避开畜生猎杀,他只是让队伍减少被畜生袭扰停顿次数。

    因为在这个局面,行径途中停顿次数越多,被畜生围堵成功几率越大。

    由此带来问题就是他们很可能最终没法顺利达成抵达对面场馆这个目的。

    经过雷瞳呵斥拉扯后,温天明立马返身跑了起来。

    这个时候他没有再似昨天那般矫情难以沟通。

    眼下听从老徐等人指挥肯定不会有错!

    只可惜,老徐他们想跑,畜生却是不会随便给他逃走。

    这不,就在老徐带队进入到球场观众区时,麻烦紧随而至。

    两只隐藏在观众区座位内的畜生先后起身,并同时封堵住老徐这边前进道路。

    望着前方堵路畜生,徐仁杰没的办法只能是堪堪停下脚下步伐。

    他这边一停,其它队员也就没啥好说的,只能跟进停下。

    停下后的徐仁杰没有多想其它,抄起手里家伙便是冲了上去!

    雷瞳见老徐冲上,很自然也要帮手,毕竟畜生有两只。

    可问题,他这边刚要动作,身后一声嘶吼给雷瞳叫停了脚步。

    他扭脸看去,但见适才无视畜生已经追击而至,此刻正开合着嘴巴,露出内里锋利牙齿冲着他。

    前有封堵,后有追兵。

    雷瞳面临抉择,是该留下对付后方畜生,还是继续上前帮忙徐仁杰。

    要是没有后续追兵,雷瞳绝对毫不犹豫选择帮忙徐仁杰。

    毕竟,老徐那头是面对两只畜生。

    自家连长他需要帮忙。

    但如果这个时候离开,后面丧尸又将如何?

    将追击丧尸交给温天明他们?适才温天明表现确实果决,但也仅是如此。

    对付丧尸并不能靠行事果决解决所有麻烦,畜生终究不是死物,他们很灵活,并且是天生猎食高手。

    以温天明能力讲……还是差了太多。

    若是单独交给温天明他们,雷瞳担心温天明会为了团队与畜生拼命。

    倘若这样,很难保证他不会被畜生猎杀。

    温天明不能死,必须得带他去见温泉鑫!!

    思量之下,雷瞳决定留下。

    这是没办法的事儿。

    就算不为了温泉鑫他也必须留下,畜生终究需要解决,雷瞳得为团队大局考量。

    至于徐仁杰……雷瞳这个时候只能选择相信对方。

    老徐冲击上前,两只攀爬者自然不会干等。

    猎物主动送上门这种好事儿岂有放弃道理?

    两只畜生在互看了眼,确认了下眼神后,先后朝徐仁杰冲了过去。

    以一对二,说实话,徐仁杰没有把握。

    可问题,这个时间节点,根本由不得徐仁杰去考虑这个问题。

    战场之上,没有其它,只有生死。

    身为侦察兵,老徐面对的糟糕局面,这不是第一次,也绝对不是最后一次。

    不对等战斗他也是打过无数次。

    别说一对二,再多他也经历过。

    生死战斗就是这样,为了活命,你没的选择。

    老徐当下与头前畜生撞击纠缠在一起。

    进化后的畜生力道十足,加上四肢着地,他发力力道自是比徐仁杰两腿大。

    加上惯性冲力,它直接是给徐仁杰放倒在了观众椅凳上。

    背脊重重砸在椅凳,徐仁杰反应也算足够迅速,他未有顾忌许多,或者说眼下局面根本由不得他去顾忌许多。

    横出手臂扼住下压攀爬者脖颈,徐仁杰试图操左臂给畜生两截。

    可狭窄过道令他操手非常不便,加上畜生为了啃食身子压的很低。

    叫的徐仁杰这边想下杀手非常困难。

    这是徐仁杰未有想到情况,要知道,以一敌二本就很难。

    而且还是两只丧尸。

    本来徐仁杰想的是最快速度解决一只,然后再权利搞定另外只。

    但环境因素制约令他陷入了苦战。

    然,这个结果是非常糟糕和可怕的。

    徐仁杰心理比任何人都清楚,他现在没法快速搞定面前这只,那等后续畜生杀到,两只畜生一起夹击他就真的危险了。

    他危险了……整个团队也将陷入危险。

    努力想要抬手解决畜生。

    徐仁杰知道这是他最后机会。

    现在不搞定,待会真就麻烦了。

    可现实比他预想的还要糟糕。

    另外畜生来的迅速。

    徐仁杰正竭力对付面前畜生时候,眼角余光叫他看到了糟糕一幕。

    那是另外畜生的脸。

    这无疑是时下徐仁杰最不愿看到事情。

    老徐清楚,面对面前这只,他已经是在竭力维系纠缠。

    旁边畜生再行杀到,他必死无疑,毫无胜算。

    没办法,球场观众区过道实在太过狭窄,加上座位,令的徐仁杰根本没法展开动作。

    否则,无路如何,他也不至于被畜生逼到这样狼狈境地。

    可还是那句话,战场之上,没任何情面可讲。

    老徐想要杀畜生,畜生同样想解决他。

    这不就是不死不休的局。

    环境因素也本就是战斗一环。

    他对老徐和畜生是同样的。

    只不过,畜生四脚朝地,更加习惯和适应在这种糟糕环境行动。

    所以,畜生将这种不利化作了有利。

    反观老徐则是处在完全被动。

    这种事儿……就是这般现实。

    徐仁杰不是个喜好放弃的主。

    哪怕是处在这样必死局面,他想的很清楚,就算是死,也得给两只畜生一起解决。

    徐仁杰的决心和意志力毋庸置疑。

    莫说是两只,就算现在在多几只畜生,也绝对没法阻止老徐决心。

    不过就在徐仁杰做好了抱死一搏关键时刻,惊人一幕发生了。

    眼角鱼光下,那只从侧旁袭来畜生突然没了踪影,徐仁杰就见得有什么东西给出放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