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二十三章 逃出生天(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八百二十三章 逃出生天(五)

    你说真要是烂泥,还不会给你添乱。

    可自己这帮手下,不仅白痴排不上用场,关键时刻还总给你添乱。

    这种时候,他们居然还跑来询问自个儿是否要开门让徐仁杰他们进来。

    这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

    说实在的,如果不是徐仁杰不服管教,总是跟他中年人理念对着干,中年人是真的舍不得叫徐仁杰这样死去。

    这年头手下好找,但人才难寻。

    徐仁杰无疑就是难寻的人才。

    这家伙不仅能力强,思维缜密,更关键身边还有对等实力,肯为他卖命,陪他一起冒险兄弟。

    反观他中年人这边,有这样人物存在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搁着中年人这边,他的手下全都是些贪图利益存在。

    他们跟着中年人无非就是前者能给他们所需的好处和便利。

    可真到生死存亡时候,中年人清楚,没谁会在意他的死活。

    可惜啊可惜,徐仁杰这人野心太大,对他中年人威胁也太大,中年人没法将这样威胁放在身边。

    尤其是现在这种危机关头。

    中年人怎么着都不能给徐仁杰摆在身边。

    哪怕他的存在对场馆至关重要。

    再度过短暂郁闷后,中年人清楚口气,低落心情随即好了起来。

    之所以好,是因为自己担心事情得到了解决。

    无疑,不管徐仁杰有多大能耐,也不管徐仁杰这次任务完成的多么完满,一个死人永远没法掀起风浪。

    反观他中年人,靠着老徐等人的拼杀,这波行动他稳赚不亏。

    一方面利用徐仁杰所带领新军给音源警报破坏了。

    医院警报无疑是他们现在最大威胁。

    这个威胁被解除,对中年人以及场馆来说无疑都是大大利好消息。

    除此之外,另一方面,那就是透过这茬事儿,中年人彻底解决了老徐这个隐患。

    不,准确来说不单单是徐仁杰个人,应该说是整个新军。

    徐仁杰,和由徐仁杰亲自挑选新军这都是中年人心下忌惮存在。

    本来徐仁杰提出要组建新军队伍,中年人就心理忌惮,持反对意见。

    他始终觉着徐仁杰做这茬事儿是别有目的,是为了篡夺他的位置。

    不过现在好了,这个麻烦彻底没有了,透过这次行动,中年人可以轻而易举一次性给新军和老徐全部解决。

    最关键,他这种解决方式还叫人找不到任何问题。

    等徐仁杰等人死后,中年人甚至于可以在场馆内整出些悼念哀思仪式来缅怀徐仁杰等人为场馆做出的牺牲。

    这般做法既能遮掩他的劣性,又能向其它幸存者昭显他作为上位者的良心。

    不止如此,最关键一点,这样后续补救措施,从某种程度也是能叫中年人心理层面好受点。

    当然,前提是中年人真的会觉着难受。

    但就客观实际,似中年人这般狠心家伙,恐怕不是种容易为自己行为后悔存在。

    中年人这边为着自己即将解决一个大麻烦感到兴奋之际。

    另一边小头目同样心情大好。

    透过和中年人手台沟通,他同样是得到了自己所需答案。

    有了中年人给出的禁开命令,剩下来他只要按照对方要求照做就好。

    如果说之前小头目还担心自个儿这边不开门会在事后引起什么不必要麻烦,那么现在……显然他不用再为这个问题烦恼麻烦了。

    无疑中年人那边的肯定等于是给了他一个尚方宝剑。

    时下他无需去担心不开门可能带来后果。

    有了这把尚方宝剑,小头目之前气火也是消了大半。

    不过他的气火虽然消了,落在身边守卫身上还是一点没变。

    毕竟,这般混球心思不纯。

    所以……“娘的!都还在这里愣着做什么!?妈的,不用做事啊!回头畜生冲进来,你们去挡啊!?”

    诚如适才小头目对待中年人心态一样。

    此刻守卫对于小头目发火整出东西也是一点不在意着脑。

    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个确切答案。

    门究竟是开还是不开,他们只要结果。

    “队长,那现在到底咋办啊!?咱这门咱怎么处理!?你好歹给咱一句痛快话啊!?”

    望着守卫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相逼态度,小头目没好气跟进道:“你们他娘的都不长脑子的啊?”

    “长,长了啊队长!”守卫委屈跟进。

    闻言,小头目怒斥:“猪脑子吗?长脑子是给你拿来用的,不是给你当夜壶的明白不!?草!老子叫你们在看着门是干嘛的?好玩是吗?这点事情还要来问我怎么做?要你们这般废物有个卵用!?”

    现学现卖。

    好嘛,小头目这手引用还真是麻溜。

    他直接是给适才中年人训斥骂咧他的话几乎原封不动送给了守卫等人。

    从某种程度,这也算是一种发泄吧。

    面对小头目的发泄,守卫没有接茬。

    他们现在态度很明确,你小头目骂人也好,打人也罢,我们都忍着。

    但你到底是给个准确话,这门是开还是不开。

    这点尤为重要。

    门的开关与否,决定后面出事儿谁来背锅。

    所以眼下被小头目无端骂咧两句不痛不痒他们不在意。

    可后面出了祸端被追究,那可就麻烦大了。

    瞅准守卫盯看自个儿眼神,小头目也是无语了。

    他清楚,现在要是不给这般家伙一个准确答复,他们是不会离开的。

    也罢,对牛弹琴扯再多也是没意义。

    小头目看的眼烦,也不想和这般蠢货多浪费时间。

    反正都是中年人给出绝断,所以……“开个毛的门啊!这个时候开门,丧尸进来谁来挡!?你挡!?你挡!?还是你有那能耐!?”

    手指在众守卫身上来回点指。

    小头目挨个质问。

    无疑,这个问题压根不用问,在场几个稽查管理队垃圾那妥妥都没这个能力。

    不仅他们没有,饶是在这边大放厥词小头目同样没有能力。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得到了确切答复。

    “明白了队长,咱不开门!”

    说道玩这段话,几个守卫兀自互看了眼,随即皆是不自主露出抹诡异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