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二十八章 逃出生天(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八百二十八章 逃出生天(十)

    徐仁杰上前干脆出手,很轻松给畜生解决了。

    他这边搞定剩下的事儿便是简单多了。

    胡晓东很清楚应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起身后,见是徐仁杰出手,胡晓东点点头。

    这个节骨眼,他实在是没功夫多考虑其它。

    他的脑子里想的全是唐倩。

    这是徐仁杰之前给他安排任务,更是他对女孩以及唐小权决定。

    适才,胡晓东那是眼睁睁瞅着畜生从自个儿面前跃过。

    畜生过去是干什么这是不言而喻事情。

    自个儿在地上躺了多久坦白讲胡晓东自个儿也不清楚。

    但他明白,畜生想要宰杀唐倩,那就是分秒钟事情。

    所以眼下胡晓东心理紧张感那是不言而喻的。

    不过在扭脸看到后方站立唐倩后,胡晓东一颗紧蹙悬着的心登时放下了。

    女孩儿还活着,这就ok了。

    这时耳边便是听得徐仁杰吩咐句:“保护好唐倩!!”

    道完这句徐仁杰便是走了。

    现在他所需要关注重点依然是场馆大门。

    这场馆大门他若是不能给叫开,那……似适才那样危机,还仅仅只是个开始。

    后面将会有更多,更为严峻场面出现。

    而胡晓东呢,则是没二话,跟进到唐倩跟前。

    适才发生事情,那种无力感实在是叫胡晓东紧张。

    他不希望再重复那样危机场面。

    可很显然,这档子事儿不是他想怎样就能怎样的。

    眼下状况已经由不得他了。

    畜生接下来攻击态势无疑会越发猛烈。

    胡晓东自然愿意拿命去保唐倩,但问题,这档子事儿不是他想保就能保的。

    心有余而力不从大抵就是如此。

    眼下的胡晓东救自个儿尚且力不从心,更不消说护卫唐倩了。

    鉴于此点,他不得已望向了徐仁杰。

    到了这步,能够拯救团队的只有徐仁杰。

    胡晓东简单想了下,随即到:“老徐啊,是不是给上面联系下!?这帮兔崽子摆明是不给咱开门呐!!”

    胡晓东给的提醒徐仁杰自然收到了。

    关键问题,徐仁杰觉着,这茬事儿恐怕就是中年人直接给受益的。

    这货什么素质徐仁杰那是在清楚不过了。

    如此大的事儿,加上外面这般大动静,他不可能不知晓场馆外发生动乱。

    既是知道,他也绝没可能不做了解。

    既然做了了解,那现在这不开门举动十之是他的受益。

    毕竟,开门意味着危险到来,时下不开门才更符合中年人利益。

    这个时候给对方联系,最后结果多半……反正徐仁杰是不看好沟通会有啥结果。

    只是眼下到了这步,徐仁杰也没有更多更好选择。

    现在不是他能拿捏中年人,是中年人控制他。

    正所谓谁掌握生死,谁就掌握一切。

    落在实际,无疑中年人恰恰掌控着徐仁杰他们生死。

    好歹是条路!不管最后成与不成都得试试。

    相通了这些,徐仁杰不再犹豫,当即是给手台摸了出来。

    眼是分秒必争。

    此刻若是不跟中年人建立联系,再等一段时间就算他想联系恐怕也没那个机会了。

    摸出手台,徐仁杰没客气,直接了当道:“喂,我是徐仁杰,为什么不给开门!!”

    没有任何招呼,这个时候老徐也没打算和对方整那些有的没的废话!

    事情走到这步已经很明显了。

    对方多半就是不给开门始作俑者。

    对于中年人这种态度,徐仁杰没必要遮遮掩掩给好脸色。

    眼下徐仁杰不求别的,只希望这该死中年人能尽快和他联系。

    可惜,中年人那边不出意外保持沉默。

    “我是徐仁杰!!开门!给我们开门!!收到回答!!收到速度回答!!”

    “我你知道你在听!我知道你在!不要在那里装!叫下面人开门!!”

    语速很快,尽管徐仁杰时下对中年人一头恼火。

    但落在话语他还是较为克制。

    徐仁杰自然相对中年人破口大骂。

    这该死家伙到了这个时候还在守着自己一亩三分地,不顾他人死活。

    对于中年人这种行为,徐仁杰只觉着恶心。

    不过还是那句话,眼下跟中年人呈口舌之快毫无意义。

    对方现在实际把控着大门。时下他不开门,老徐这边那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所以不管徐仁杰此刻心里如何愤怒,对待遇中年人沟通这茬事儿,他必须克制。

    照旧是没有回复。

    到了这步,还能说啥。

    对方明摆是故意装傻充楞。

    毋庸置疑一点,继续这边呼叫下去毫无意义,中年人那边是绝对不会也不可能给自个儿做出半点答复的。

    畜生的袭击愈发变的猛烈,徐仁杰非常清楚己方坚持不了多久了。

    这门要是再不开,他们可真就要团灭在这外面了。

    “草!!场馆那帮混球在干什么!?他们为什么还不开门!!”德里克愤脑骂咧。

    实际,对于场馆为啥不开门他心理不是没推断。

    只是作为德里克实在是没法接受场馆内里人做法。

    要知道老徐他们这次行动那可是为了他们去做的啊。

    他们不畏生死给音源警报破坏了,解决了场馆巨大问题,可场馆方面却是……

    过河拆桥?这未免也太卑鄙了吧。

    然,在末世,没有什么事儿是不能做的,卑鄙也属于常态化生存末世。

    场馆方面做法固然不能理解,但涉及到生死存亡,场馆做法便是可以理解了。

    该怎么办?

    继续喊肯定是没有用的,场馆这边采取做法就是沉默冷处理。

    你着急,他们一点不着急。

    之所以不着急,是因为场馆方面清楚,只要给大门紧锁,外面就算闹再大,天翻地覆也不会影响他们任何。

    面对这个情况,除非能打破这样僵局,让对方也感受到来自外界危机,只有这样,才能迫使对方和自个儿接触。

    那要达成这个做法,眼下唯一办法只能是……破门!!

    没错!!破门!只有破门,才能让里面人觉着安全受到威胁。

    从外面破门并非不可以,铁门是由链条锁固定的。

    徐仁杰这边想要破除并不困难。

    他之前之所以没这么做,主要是压根没朝这方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