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二十九章 逃出生天(十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八百二十九章 逃出生天(十一)

    毕竟,破门这件事儿固然简单。

    可落在实际……门破之后怎么办?

    老徐他们要紧场馆根本目的是为了活着。

    而要想活下去,整个体育馆只有幸存者营地是安全的。

    他们若是给场馆入口大门损毁,他们或许是能够顺利进去,可外面攀爬者同样可以长驱直入。

    到时结果……无非落个全军覆没。

    正是因为此,徐仁杰脑海里从来没有强行破门这种想法。

    但时下走到这步,场馆目前这般无视态度,徐仁杰没的办法,若是再不求变,再不采取一点强横措施,那恐怕……他们真就得交待在这外边了。

    这样的死太过憋屈。

    徐仁杰当即本心一横,随即行到通道入口门前。

    完罢怒拍铁门,一边拍他一边喝:“里面的人听好了!我知道你们在那儿!!我知道你们能听见我说的!现在立刻给我开门,不然我就强行在外敲门了!!”

    徐仁杰的话相当果决。

    场馆内人自然听的清楚。

    此刻听得老徐说这玩意,他们心理自然一惊。

    这不负责门口监视守卫众人不敢怠慢,他们第一时间找到了小头目。

    开玩笑,这事儿可不是闹着玩的。

    徐仁杰一席话,直接是给情势调转。

    要知道,在此之前,那是场馆说的算。

    但现在呢……徐仁杰的破门说一经抛出,情况可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没谁清楚徐仁杰心理是怎么想的。

    也没谁知道徐仁杰这般说辞是开玩笑,威胁,还是动真格的。

    不过不管徐仁杰是砸个想法,这些都不是下面守卫能够决定的。

    而小头目在见了守卫给他整的这些说辞后,那是相当头疼。

    这回他没有多做训斥,更没寻思其它。

    这是事关生死大事,徐仁杰真要是给场馆吗弄开,一切就真的完了。

    得给中年人汇报,得抓紧给中年人汇报!!

    想到这儿,小头目赶紧是摸出手台与中年人说道。

    “出大事儿了,那个徐仁杰,他,他说,咱,咱要是再不开门,他,他就要破门了!!我们该咋办啊!?”近乎是哭丧着脸给中年人道。

    到了这个节骨眼,小头目哪里还顾得了其它。

    啥飞黄腾达,平步青云,想都别想。

    要达成这些,首要一点他得有能耐活下来。

    中年人本来还美滋滋靠在沙发上舒坦等待徐仁杰那边被畜生宰杀安静下来。

    可是谁能想到,等到最后,非但没等来前面平静消息,反而是……算天算地,中年人怎么着都没算到徐仁杰最后会给他来这么一手。

    破门!!

    他居然要破门!!

    说实在的,对于徐仁杰这般想法中年人还真是一点都没想到。

    他是来真的,还是有意恐吓!?

    他应该清楚,这个时候给场馆大门破了对他没有半点好处。

    场馆被破门他也得完蛋!!

    对,这小子一定是在打心理战!!

    我不能叫他如愿进来!!

    到了这个时候,双方已经撕破脸皮,要是让他进来,那才真是着了他的道。

    现在反这小子进馆,他绝对会跟老子对着干!

    不行,不能让他进来一定不能让这家伙将来!

    出于自身利益考量,中年人再次选择无视徐仁杰警告。

    他觉着老徐没这个胆量去做这种近乎同归于尽事情。

    你不能说他分析的就没道理。

    毕竟,抛开实际情况不谈,单就徐仁杰自身性格,也的确是不太像会做这种事情人。

    中年人现在做法相当于是拿场馆内几百口子人性命做堵住。

    最关键,这些无辜人们对于目前场馆内外紧张事态根本全然无知。

    或许他永远都不会了解,场馆上层为了保住自己地位,在拿他们性命开玩笑。

    “你是白痴吗!?老子的命令之前说过一遍,现在还要我再说一遍吗!?”

    “可是……老徐这货现在要破门。咱这门一破,就都完了!!”小头目觉着中年人可能是没听明白自个儿说的,所以他自次重复强调。

    不过显然他这般做法严重刺激了中年人。

    时下,中年人是在不想就此问题做过多讨论。

    或者说他自己现在也是有点想要逃避!

    正是因为他自个儿无法确定徐仁杰行为真实目的,所以中年人才刻意想要回避。

    怎奈这茬事儿不是他想回避就能回避的。

    中年人闲暇也是清楚,如若自个儿不给下面人一个肯定答复,他们保不齐就会擅自给大门打开。

    无奈之下,中年人只能再行补充:“娘的!不要开门!你看不出来这货实在跟咱玩心眼吗?破门?门这要给他破开了,对他有啥好处!?还不是得玩玩?叫弟兄们都冷静点,给这小子一个胆,他也不敢真破门的!他就是吓唬吓唬!千万别着了他的道,明白吗!?”

    很是难得没有出言呵斥,尽管现在中年人对小头目一头恼火,但他还是克制住了火气。

    因为他清楚,眼下不能给下面人逼迫的太紧,不然真给逼急了,这般没脑子家伙傻不拉几去给门开了,那一切就都晚了。

    “明白了队长!”话是这么说,对于中年人的命令,小头目是听清楚了。

    可听清楚归听清楚,但在他而言,他不确定中年人这般决定是否正确。

    他凭什么认为徐仁杰这般说法是为了吓唬?

    要是他就真的跟你来真的咋办?

    己方不回复,不开门,他真给门强行破开咋办?

    回头畜生冲进来,谁来阻挡!?

    要他来挡!?开玩笑呢!?这怎么可能!?

    小头目一脸迷茫肃然神采,几个守卫见了心急如焚:“怎么讲?队长,上面怎么说?这门咱们是开还是不开?”

    “废话!老子之前没给你们说吗?不开!不开!还要我重复多少遍呐!?”

    不耐烦回斥句,现在小头目心情很乱!根本没心思给守卫多做解释!!

    守卫听罢后几乎本能脱口问了句小头目之前问过话语:“可是队长,我们不开门的话,徐仁杰那边他可要强行破门了啊!这门一破……咱这边可咋办啊!?靠咱这点人妥妥受不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