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三十一章 逃出生天(十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八百三十一章 逃出生天(十三)

    中年人现在是彻底慌神了。

    现在已经不是说他保持沉默就能维系自己权利位置。

    一旦徐仁杰那边强行破门叫丧尸进来,那不仅他的位置不保,就连性命都难保安全。

    可现在就给徐仁杰等人放进来,以后怎么办呢?

    自己今天决定已经是和徐仁杰撕破脸皮了。

    以徐仁杰那货脾气,他回来肯定要给老子兴师问罪。

    现在他有功在身,到时候要拿捏他恐怕不容易。

    就算他目前不跟我搞事儿,谁能保证后面不私下做小动作呢?

    说来道去,中年人还是在担心徐仁杰这边抢夺他的位置。

    可实际而言,眼下不和徐仁杰那边沟通,恐怕……

    一边是门破后,畜生在馆内屠杀,场馆陷落。

    一边是,自个儿这边放徐仁杰进来,回头后者起义颠覆他中年人权利。

    不管哪样无疑都不是中年人乐得见到的。

    但是他现在必须在这两者之间做出选择。

    这个选择肯定是非常难下的。

    可这是他自己作的。

    如果从开始就给徐仁杰等人放进来,他也不至落得现在这个难以抉择尴尬局面。

    时间一分一秒在中年人思考权衡中流逝。

    徐仁杰就给了中年人十秒钟考虑时间。

    十秒钟转瞬即过,徐仁杰随即没有客气,直接是抄着手里撬棍朝铁门链条杵了进去。

    这玩意攀爬者不知道怎么破坏,他们愚钝脑子只知道拿头撞击,拿手拍打。

    很显然这样做法无疑与是徒劳的。

    但徐仁杰不同,他这边动作一起,场馆内立马是有了反应。

    “喂,你们听到没有?外面好像有啥动静啊!?”

    当下稽查管理队中便是有人嘟囔。

    这个自然是有人听到。

    “妈的,该不会是,是那家伙,真在撬门了吧?”

    此言一出,场馆内里登时是一片慌乱!

    “草,那家伙疯了吗他爱不会真打算跟咱同归于尽!?”

    “不会吧,多半是我们听错了!”还有不信邪的,凑近到铁门那,想要仔细确认下外面动机究竟是啥。

    毕竟,此刻门外混乱一片,做出错误判断也是完全可能的。

    但现实就是现实,但不信邪稽查管理队守卫凑到门板听了会儿后,其上本就肃然面庞更显凝重!

    “咋样!?是听错了,还是咋地?外面到底是啥动静!?”

    依然有人抱着幻想,希望能有意外发生。

    可惜……缓转过脑袋,探听守卫哭丧着脸颊肃然道:“就是徐仁杰那个疯子!!他,他妈真的打算破门进来!”

    “草,这个王八蛋!!他,他这是临死前想拉咱一起陪葬啊!”

    这种话也亏得守卫能够说出口。

    要不是他们不开门在先,徐仁杰怎么可能做这种违背他理念事情?

    “行了!都他妈的少说两句吧。现在不是扯淡这些时候!咱赶紧的给上面汇报!不然等门开了,咱都得完蛋!!”

    到底还有明白人!

    在听了其中理智人眼后,众守卫立马意识到问题关键,先后附和:“对对,有道理,赶紧汇报!”

    “妈的,那还等啥,走人啦。别等回头门给他破了,就这尼玛完犊子了!!”

    意见统一,众守卫没有墨迹,当即齐齐调转方向,赶紧是找小头目去了。

    这档子事儿绝对不能手台呼叫,必须面谈给小头目讲清楚!

    而正所谓事不过三,但几个守卫出现时,小头目整个人是崩溃的。

    “你们又他们过来干什么!?前面门不用盯着是吗?真当老子是放屁?真当老子不会处理你们是吗?”

    小头目火冒三丈。

    只是此刻众守卫可没心思听小头目废话。

    眼下徐仁杰的破门才是重点!

    “不好了,不好了队长,老,老徐他,他他他,他……”

    “啪!”一巴掌甩出,小头目给结巴队员打到清醒:“他,他他,他什么他,妈的!舌头给老子捋直了再说话!到底怎么回事儿!?啥不好了!?嘴巴一天到晚给老子喷粪!!信不信老子给你扯了!?”

    小头目那是没好气连打又怼。

    不过还是那句话,得亏他的这番暴行,叫的紧张守卫回过了神。

    “是老徐!!”

    “嗯,徐仁杰又咋了!?”

    “他,他在撬门!”

    “什么!?”只觉自个儿耳朵一定是听错了,小头目瞪着眼质问。

    众守卫几乎异口同声回道:“他在撬咱场馆入口铁门!!”

    这回小头目那是听清楚了。

    徐仁杰在撬场馆入口铁门……脑中略微回转,随即小头目便是惊愕跳道:“嘛玩意!?那货在撬门!!?”

    话,小头目是听清了,但他整个人却是更糊涂了。

    “这尼玛……那货疯了?你们确定!?”

    “队长啊,这个时候咱哪能给你扯淡玩笑啊!那家伙现在正在撬呢,你看咋办?”

    “队长,咱不能任由他这样搞啊!!”

    “没错没错!队长,你要清楚,他这样搞下去,那门真顶不住!”

    “咱得赶紧想法阻止他,不然门一破,畜生就……”

    “够了!!全他妈给老子闭嘴!!”厉喝一嗓,小头目冷眸扫过众手下。

    也难怪他这般火大,时下守卫给他整的事儿本就是够震撼突然了。

    他还没功夫仔细考虑接受,耳边就听见一种守卫在那聒噪屁话。

    可关键,现在不是需要听守卫屁话这些时候。

    他小头目也清楚门破后会有怎样遭遇,他也知道,一旦大门被迫他们所有人都得玩玩。

    这个事儿不用守卫给他重复,他心理清楚明白的很。

    “尼玛的,一个个就知道在那里扯没用屁话!!现在什么情况老子需要你们来告诉!!老子不晓得!?”

    “那队长,你说现在咱该咋办!?”小头目不想和守卫废话,守卫同样懒着和他屁话。

    他们过来目的只有一个,他们需要一个解决决定。

    瞅着众人望向自己眼神,小头目愈发变的烦乱。

    “队长,快点决定吧。不能再墨迹了,再墨迹真的就来不及了!!”

    生死存亡时刻,众守卫时下也顾不得啥权利辈分了。

    废话!命都快没了,这个时候还去扯其它东西?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