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三十四章 逃出生天(十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八百三十四章 逃出生天(十六)

    徐仁杰这番话可以说是相当狠了。

    徐仁杰就是要利用稽查管理队队员贪生怕死,惜命这点。

    他先是给对方摆事实讲道理,分析局面。

    徐仁杰有意强调门破后,中年人行为怎样。

    他说中年人会给四楼封闭,让他们这些守卫在底下和促声抗衡。

    为了叫守卫们确性这句话,徐仁杰更是以身说法,用他们新军面临局面为依据。

    他们新军此行是为了什么?

    他们是为了体育馆所有人安危冒险去破坏音源警报的。

    可就是他们这样一支功勋对付,倒头来遇到危机时,中年人怎么处理的?

    过河拆桥。

    你说这种事儿怎么能不叫人寒心?

    稽查管理队人就算再混球,两相对比也该明白徐仁杰这番话的“用心良苦”。

    无疑,一旦门破后,中年人的确是极大可能那他们这些倒霉蛋做弃子拖延时间,为了封锁楼栋创造条件。

    当然除此之外,徐仁杰还不断挑拨稽查管理队队员要为自己性命着想。

    上面人都不拿你命当回事儿了,你他娘还遵照他的命令做什么!?这不是傻缺吗?

    完了,徐仁杰特别强调他们新军战力。

    说道这些无非就是想要告诉馆内稽查管理队,谁才是他们真正可以依仗人。

    徐仁杰有这个能力去吹嘘,他的新军的确是完成了一项在常人看来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事儿。

    这点场馆里人那是有目共睹。

    反观中年人那边,他算哪根葱?

    遇到危机,只知道躲藏,将下面人但棋子用的存在,这样人和徐仁杰的新军两相一对比,只要稽查管理队队员不是傻子应该都清楚该如何抉择。

    而且,徐仁杰可以肯定的是,稽查管理队队员这般混球,尽管说平日里看起来的确跟白痴没有区别,但恰恰是他们这种强烈求生,以及专门利己的思维定式,会叫他们做出正确判断。

    当然,最后,徐仁杰不忘点睛,他明白,真正能给这般蠢蛋以致命威胁的还是要让他们发自骨子里感受到他们性命正岌岌可危。

    为了达成这点,徐仁杰直接强调他会破门!

    是的!这是徐仁杰目前话里最为重要,也是他最能拿出来拿捏馆内人员心理状态词语。

    威胁同时,徐仁杰还没停下手里动作。

    既然是做戏,那就一定要做全套。

    而落在场馆内里稽查管理队队员耳里,毋庸置疑,徐仁杰这番话的打击那是巨大的。

    这年头啥事儿最可怕?莫过于未知了。

    时下稽查管理队众队员便是不清楚场馆接下来究竟会遭遇怎样情况。

    但同时有些事情他们又无比清楚,那就是场馆一旦出现危机,中年人多半不会管他们,势必如徐仁杰说的那样将他们当成弃子无情抛弃。

    这绝对不是稽查管理队队员想要的。

    随着徐仁杰外面搞出动静愈发强烈,几名守卫心思开始“活络”起来。

    到了这个时候还要继续听从上面命令紧锁大门不开吗?

    这门若是真的没法打开倒也罢了,可关键……时下局面不是这样,徐仁杰那边他是可以单方面破拆的。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究竟该怎么办?

    是听上面的继续跟徐仁杰较劲,死活不开门呢?

    还是己方这边擅自做主给们打开?

    听上面的话,自然不用担心出了问题背锅问题。

    可按上面做的,徐仁杰万一真的成功将门破除,那自己几个人性命谁来保证?

    中年人?得了吧,那货才不会管自个儿这些小虾米死活。

    那……小头目?更扯蛋了,那货连自己性命都保不住还扯啥其它的?

    “哇,咋该咋办呐?”到底是有人耐受不出,开口征询。

    “妈的,要我说,咱们实在不行就给他……”做了个开门手势,显然徐仁杰的威胁规劝有了效果。

    “可这样,回头上面追究……咱要倒霉啊!”有人后怕跟进。

    “怕个卵子,门破了,命都没了!你别告诉我,你以为上面那位会管咱死活啊!”主张开门小子直接回怼句。

    人在生死存亡时候,根本不会顾及太多。

    听了主张开门小子话后,另外一守卫想了想点点头:“有道理!听他们的,他们又不管咱性命。给徐仁杰那帮家伙放进来,他们实力能够跟畜生应付。”

    “还有啊!咱现在私自给他们放进来,虽然得罪了上面那位,但老徐这边也会念咱一份情。再有,这次事件徐仁杰做的这么强硬,多半和上面那位不和。闹不好会搞到撕破脸皮!所以……真要是上面对咱下狠手……哼,那没办法咱只能选择占边了!”

    果然,时势造英雄。

    这还没怎么着呢,稽查管理队的队员就已经开始考虑下一步站位问题了。

    不得不说这个搞事儿小子头脑确实比较灵关。

    别人还在考虑一的时候,他已经在想三了。

    而从他的话里也是不难看出,真到了对峙时候,他绝对毫不犹豫站在徐仁杰这边。

    这没啥好奇怪的,徐仁杰这次那是用实际行动展示了他的实力。

    他是实实在在出去外面溜达了一圈,在群尸环抱中逃出升天。

    这份胆识和实力是目前体育馆陷落困境人们需要的力量支柱。

    反观中年人,他算个屁啊,一个只会躲在背地指挥他人为其卖命的垃圾。

    如果可以,妄言搞事儿小子那是真心希望徐仁杰能在回归后给中年人绊倒下台。

    现在,他们需要一个真正有实力领导。

    一个有办法将体育馆带出困境能人。

    中年人这个只顾自己垃圾无疑已经不适合待在这个位上。

    当然,除此之外,更重要一点,徐仁杰若是上位,那他们几个守卫擅自开门罪责也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甚至于,他们眼下临危抗命举动更会成为救助徐仁杰等人工程。

    保不齐徐仁杰上位后会因此表彰,奖赏,提拔他们。

    不出意外的站在自己角度考虑问题。

    想到这些,妄言小子索性给心理话道了出来,他要说服余下兄弟同意他的提议,与他一起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