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三十五章 逃出生天(十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八百三十五章 逃出生天(十六)

    小个儿到底是不敢妄自决定。

    他还是担心回头出了事儿担责问题。

    他的盘算是拉着身边人一起扛,这样就算后面真的除了问题,上面追责,大家一起承担,没准上面人看参与人多也就算了。

    毕竟,法不责众嘛。

    “怎么样?干不干?要干就早决定。不干,那咱就等死吧!!”搞事儿守卫最后抛出问句。

    是啊,干还是不干这是个问题。

    众守卫听罢后第三次做了次眼神交流。

    最后期间一人回道:“干,我干了!横竖都是死,我要为自己拼一次!”

    “我也干了!!老徐那人能力我信的过,有他在没准能跟畜生搏一把,真要是叫他给们破了,到时候畜生不杀人,老徐保不齐都会动手!”

    “好!两个同意了,你呢!?”齐齐落目最后一人。

    到了这个节骨眼,最后守卫还有啥好说的。

    现在不合群可是找死行为,人疯狂起来可是啥事都能做的出。

    “我……当然干啦!”

    不管是走心还是无奈,最终四名目前尚留守在门口守卫统一了意见。

    这点非常重要,这对他们彼此间都是一种羁绊。

    “成,既然大家都同意了,后面不管除了啥事儿,咱一起扛!!有问题吗?”搞事儿守卫此刻俨然成了队伍的头儿。

    不过必须得说,这家伙这个时候做的提议是正确的。

    不论这小子出于什么目的,他给身边同伙鼓捣种种应该说都没毛病。

    选择信徐仁杰绝对好过中年人,中年人能做到的,徐仁杰都能做到;中年人能给他们的,徐仁杰同样能给。

    就目前情势看,中年人并不具备和徐仁杰抗争能力。

    另外一方面看,中年人担心的事儿也是发生了。

    徐仁杰或许没有跟中年人正面冲突意思,但他的手下无疑已经开始蠢蠢欲动,有别样想法了。

    “明白!有难一起扛!!”

    “对!!”

    意见统一。

    搞事儿守卫当即点头:“成了,那咱也别墨迹了,干正事儿吧,开门!”

    伴着搞事儿守卫一句吩咐,四名守卫一起上手开始搬动围堵在门后东西。

    徐仁杰自然不清楚场馆内里情况。

    他心理说实话非常着急。

    毕竟他不是真的想去给门锁破拆。

    眼下他这般做法,根本目的是为了吓唬。

    可吓唬最终是希望靠着这种压迫迫使场馆里人识趣给门打开。

    但到目前为止,场馆方面始终没有给出任何实质性回复和声音。

    这让徐仁杰不得不担心,自己适才说辞是否奏效。

    场馆里人可以跟他耗得起,可他这边情势却是一点都耗不起!

    徐仁杰如何能够知晓,他的说辞其实已经成功说动了场馆内守卫。

    现在不是对方是否愿意开门,而是内里守卫已经在这么做了。

    徐仁杰着急,殊不知场馆内负责看门守卫其实从某种程度那是比他还要着急。

    他们也担心徐仁杰在外发疯给体育馆大门彻底破坏。

    这个节骨眼若是大门被破坏了,那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至于说中年人那边,他对下面发生的事儿那还是一无所知。

    他依然处在自己潜意识挣扎判定中。

    中年人做梦都不可能想到他自己提步的稽查管理队队员居然会在这个关键时候背叛他。

    不过呢,毋庸置疑一点,下面此刻正在做的事儿肯定是正确的。

    他们违抗命令也算是救了中年人一命。

    几方面各怀心思斗智斗勇之际,雷瞳等人战斗却是愈发陷入僵化。

    别看徐仁杰和场馆这边对峙好像仅是过去很短几分钟样子。

    但在实际战场,这几分钟对前面应战雷瞳等人无疑是非常煎熬事情。

    面对不断蜂拥想要给他们撕扯享用畜生大军,雷瞳,温天明等人甚至于没功夫考虑场馆大门开或关问题。

    他们思维神经全都放在了和面前源源不断冲击畜生身上。

    这个紧迫时候若是在分心去想其它,不仅会害自己丢了性命,更会叫团队受到连累。

    雷瞳一个人就已经砍翻了几只畜生。

    也得亏是有过昨天那场血腥之路拼杀做底。

    队员们现在都透过那场战斗成长了。

    他们都清楚和丧尸战斗究竟就怎么回事儿。

    更明白了团结协作,互相配合内在意思。

    当然咯,更为重要一点,是他们真正有了面对这一切危机事态勇气和决心。

    正是靠着彼此间的配合,协作,救助,雷瞳他们四人建立防线才未坍塌。

    不过眼下他们的防线明显十分脆弱,尽管他们都很努力,都很搏命,但现实情况的糟糕不是他们靠努力,搏命能换回的。

    毫无疑问,他们的防线岌岌可危,随时都有可能崩盘。

    而他们这条防线一旦出了问题,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前方战士到了生死存亡白热化阶段,看的楼栋叶昊等人也是心急火燎。

    “妈的!真是一帮混蛋!场馆那边还不开门!他们这是摆明要叫老徐他们死啊!!”

    德里克的发泄叶昊听在耳里。

    的确,场馆里的人的确该死。

    可从一开始,徐仁杰他们出来这个行为就注定会有这样结果。

    完了,一切全完了!

    到了这个时候,饶是叶昊他也想不出还有啥可以补救,解决这个困局方法。

    不眼下局面不是困局而是死局。

    除非出现奇迹,否则叶昊瞧不出徐仁杰一行人能有啥活路。

    在楼栋几人,此刻纵使再如何召集,怎么想要帮忙援手都是白搭。

    相较于那种焦躁,着急,这种望着自家兄弟身处险境却无力救援才最是煎熬。

    局面岌岌可危,围绕一个门,己方纠结。

    摆在徐仁杰面前一个非常简单却是坦诚问题,他下一步该怎么办?

    徐仁杰必须做决断了。

    之前他所考虑的是,利用威胁手段鼓动场馆守卫违抗命令给门擅自打开,放他们进去。

    可目前看来,他没见着场馆内里人们有啥特别举动。

    更没有得到任何来自内里守卫回复。

    这种情况……徐仁杰没法继续这样等待下去了。

    在等下去一切就真的没有回旋余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