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四十二章 逃出生天(二十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八百四十二章 逃出生天(二十三)

    “哼!”再次是冷哼一嗓,听着面前四货的推脱之言,徐仁杰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恶心。

    人为了生存做过格事情他不觉着奇怪。

    可当了biao子还想立牌坊这就叫人恶心了。

    不过客观实际,己方最后能得以顺利进屋,面前几人功劳还是不可磨灭的。

    “行了,情况我已经清楚了,你们再去楼内搬些东西来巩固外面廊道。”徐仁杰给了放行命令。

    闻及此言,几个守卫登时大喜。

    可在瞅见雷瞳那双恐怖牛眼后一个个全都紧张的不敢多言。

    这种想走却不敢走的尴尬,实在有些滑稽。

    雷瞳显然没几个守卫那么墨迹,在瞅见几个人呆傻呆滞模样后,他双眉一挑:“草!!都还在这儿愣着做什么!?老徐刚讲的话不够清楚还是说要八抬大轿来请你们才可以呐!?”

    近乎咆哮的喝声给几个守卫着实吓了一跳。

    “没,没有的事儿雷哥,你这说的哪门子话啊?”

    “华夏话!听不懂是吗?要不要老子给你开开瓢!?”

    作势便是抬起碗口大拳头。

    汉子见罢,吓得撒腿就跑。

    “还不快滚!?”再行喝叫一嗓。

    余下三人不敢耽搁,也是麻溜离开。

    望着仓惶逃窜三个白痴,雷瞳愤脑冲地啐了口吐沫:“娘的,一帮混账!看着就来气,连长,你刚就不该插手,让我好好教训教训这般狗日的玩意!”

    不难看出,雷瞳这次是真的动了怒。

    这不奇怪,换做徐仁杰,相信任何人遇到面前这种状态肯定都没法有好脾气。

    “行了,你去休息会吧。犯不着和这些小的动气!”

    冤有头债有主,搞成现在这个样子毫无疑问是中年人的锅。

    当然,徐仁杰同样明白,这帮兔崽子同样逃不开干系。

    至少在一开始,在他没有给出破拆门锁决定前,这般混蛋心理肯定是不想放他们进来的。

    而徐仁杰现在不去处理四名守卫还有他自己更深层次目的。

    徐仁杰这么做,一个,现在不是处理这般混球时候。

    为啥这么说呢?

    他们刚刚从外面回来,如果几个守卫没有忽悠,说的全是实情话,中年人多半是不清楚下面人行动。

    所以,这些人徐仁杰要留着在必要时为己所用。

    毕竟,到了这个节骨眼,谁都不清楚最后会发生什么。

    如果中年人那边强势展现自己力量,要给他徐仁杰和新军难看,那老徐也不能坐以待毙,等着对方给自个儿难堪不是。

    既是如此,从现在开始,他徐仁杰就得未雨绸缪,团结一切可以团结力量。

    对付中年人这样对手,最好办法就是从内部瓦解。

    跟进中年人性格……这几个背地给他们开门家伙时候多半少不了被处理。

    虽说这几个家伙的确不怎么靠谱,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既然中年人会拿他们不当回事儿,自己这边刚好可以利用。

    除此之外,眼下非常时期,己方刚刚回归,若是现在就处理这几个混球,多半会造成一些不太好影响。

    不管咋样,这几货到底都是给他们开门存在,过分处理恐有后话。

    还是那句,徐仁杰虽然不在乎几个混球死活,但从大局考虑,如果要想在后面与中年人战斗中取得胜利,现在这几个混球就不能动。

    徐仁杰要掌握舆论的主动。

    他现在是得胜之师,并且是为了体育馆做的这一切。

    他们所付出东西,场馆里普通民众大多可能不清楚。

    但在中年人和他手下稽查管理队这些队伍所谓管理者眼里那绝对是门清。

    徐仁杰这个时候如果就处理几个守卫,短期内或许会有收获,会让自个儿火气得到发泄,但从后期整个事态发展看,绝对不是啥好事儿。

    教训几个混球容易,可因此失去几个可以利用棋子就亏大发了。

    稽查管理队是中年人在场馆作威作福依仗。

    试想,如果这帮人不再顶他,支持他,那他还有什么资本跟他叫嚣呢?

    徐仁杰就是打算同化四个守卫,透过他们的嘴去给其它稽查管理队人员说。

    徐仁杰这么做绝对是釜底抽薪的把戏。

    无疑,这种事儿由他们去说道数落中年人不好肯定不是啥好事儿。

    毕竟,稽查管理队混球跟徐仁杰等人还是不怎么待见得。

    若是由四名守卫去说道这茬事儿,效果自是比徐仁杰这边人马鼓捣强。

    最后,也是最重要一点,今天发生了那么多事儿,徐仁杰不想这个节骨眼再生祸端。

    外面畜生本就是够叫人伤脑筋的,此刻如果他们场馆内部内部若是不团结继续搞事儿,那整个局面恐怕会变得更糟。

    只不过场馆最终情况如何,绝对不是徐仁杰个人可以改变事情。

    这终究还是得看中年人那头究竟是什么意思。

    不过呢,不管最后中年人想法如何,徐仁杰都必须提前做好应对准备。

    你不搞事儿,那老徐为了大局也不会跟你计较太多,哪怕你做了那么混球事情。

    但如果中年人脑子犯蠢,非要就之前徐仁杰在外和他沟通时的不敬言论做文章,那没办法,真撕破脸徐仁杰也完全不虚。

    别忘了,他现在好歹手头也有点人。

    你稽查管理队尽管三十多加,但没有枪,单靠冷兵器,徐仁杰根本不在意。

    再者说了,明面上徐仁杰这边只有六个战斗力,没法跟稽查管理队三十人相比。

    可潜在层面,场馆几百口子普通幸存者那都是徐仁杰可以团结力量。

    徐仁杰相信,这些幸存者眼睛都不瞎。

    过往稽查管理队队员对他们做的事儿,他们绝对都不会忘记。

    没敢反抗,只是没人带头。

    加上需要这般人养活自己,逆来顺受久而久之习惯了这种被压迫局面。

    但毋庸置疑一点,一旦徐仁杰这个时候站出来,大旗一挥,下面幸存者肯定会有人响应。

    因为之前新军招募时,徐仁杰三人什么品性,场馆幸存者都有直接接触。

    加上他今次带队出去做的一些列壮举,更是会为他笼络人心加分添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