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八百四十三章 逃出生天(二十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八百四十三章 逃出生天(二十四)

    安顿好队员休息,徐仁杰让雷瞳监督稽查管理队守卫继续加固廊道防御。

    这是体育馆立足根本,容不得半点疏忽。

    交待完所有,徐仁杰就得干正事儿了。

    所谓的正事儿自然是去会会体育馆目前实际掌控者中年人。

    这是绕不过的坎,眼下要想事态平和,徐仁杰就必须和中年人进行沟通。

    以把今天发生种种冲突,矛盾说道清楚。

    “老徐,你是打算去见那家伙?”将徐仁杰要离开,胡晓东谨慎询问。

    徐仁杰没有绕圈圈,点点头,肯定应了声:“是!”

    “我和你一起吧。”胡晓东开口。

    现在叫徐仁杰一个人去见中年人,说实话,胡晓东心理不太放心。

    老徐适才在外和中年人说了什么,胡晓东那是有听懂一些的。

    他信心,凭中年人行事做派,恐怕不会善了此事。

    对方既然决定不开门,那就是摆明想要己方死在外面。

    眼下靠着下面稽查管理队队员擅自开门己方几人进来,难保中年人不会杀人灭口。

    加上四楼是中年人大本营,哪里驻扎着不少稽查管理队队员,中年人真要动杀机,那对徐仁杰是极为不利的。

    面对与此,胡晓东觉着还是陪同徐仁杰一起为妙。

    可是老徐那边却是当下摆手:“不用!我自己一个人去就好!”

    过去中年人那会有危险,这点徐仁杰自然清楚。

    胡晓东担心自个儿会出事儿想要陪同,徐仁杰自然也清楚。

    不过呢,这个时候叫胡晓东跟着自己过去意义并不大。

    理由很简单。

    第一,中年人如果真的想要搞事儿,那多个胡晓东,反倒是叫兄弟陷落危险。

    老徐这是打算独自承担一切,就算到时候他在四楼出了事儿,有胡晓东,雷瞳在下面也足可应对一切,组织力量替他报仇。

    第二,此刻中年人的心里防范意识无疑是最强的。

    他给下面人下的命令是不开门,让新军队伍死。

    待会儿若是见了他徐仁杰过来,绝对心神打乱,继而火冒三丈。

    所以要是把胡晓东带上,难免会给中年人不必要压力。

    在极度扭曲心态下,中年人很容易将此解读为……徐仁杰要搞事儿。

    然后危机冲突就此爆发。

    毫无疑问,这绝对不是徐仁杰想要遇见事情。

    至少在目前,徐仁杰还不想和中年人宣战。

    眼下外患未除,若是内部在出问题,可就非常糟糕了。

    徐仁杰之所以选择现在过去和中年人会面,就是希望在事态恶化前,将冲突扼杀在萌芽。

    “可是……”

    “没事儿,我就是上去和他谈谈心,你上去了,他会紧张的。”笑着拍拍胡晓东肩膀,徐仁杰随即离开。

    上楼途中,他碰到了与队员一起下来小头目。

    双方见面,那个场面当真是有些滑稽啊。

    你真的很难用言语去形容小头目等一行人的夸张状态。

    “你,你,老徐,你你你你,怎么……”好似见了鬼般,小头目下意识后退,好在身后有随行守卫挡着,要不然绝对是妥妥栽个狗刨屎。

    “干嘛这么惊讶,我回来是有什么问题吗?还是说你们不想我回来?”轻描淡写一句问候,徐仁杰话里不着一丝情感。

    众人听罢后,皆是哑口。

    做贼心虚大抵就是如此。

    倒是小头目反应极快跟进道:“嘿,老徐,你,你瞅你这说的哪门子话啊。你这样说可就太,太伤人感情了。我,我这不是感到意外嘛。我们几个兄弟这,这正准备过去给你开门呢。”

    说完,小头目扭脸望向身边人。

    众人当下会议,忙不得齐齐附和:“对,对,没错!就是这么回事。”

    “呀,我们真要过去帮忙呢,你,你们进来了?”

    “是的,我们进来了。”徐仁杰淡笑。

    “你们怎么进来的?”小头目突然意识到这么个问题。

    毫无以为,自个儿给下面队员下的命令是不要开门。

    他相信守卫绝对没胆子违抗上面下的命令。

    既然门不是己方守卫开的,那剩下的只能是……“老徐,你们不会真的破门了吧?”

    几乎下意识道出这般问题。

    徐仁杰听罢后,耸耸肩膀:“你说呢?你认为这个时候我是怎么进来的?”

    不置可否的回答,徐仁杰丢下这句话便是从小头目一众人身前走过。

    走过时,他的唇角特意撇出抹意味声长弧度。

    而折磨弧度落在小头目一众人眼里看的叫他们心惊胆寒。

    是,徐仁杰尽管没有给出答案。

    但他那句不置可否回复,以及唇角特意留出笑容,实在是……

    “队长,这货不会真的给场馆们破开了吧?”

    “草!那疯子真的给门破开了啊?”

    “完了完了!队,队长,咱,咱现在该怎么办?”

    稽查管理队队员你一言,我一语,显得格外紧张。

    这不奇怪,最恐怖事情莫过于未知。

    小头目被下面守卫催的恼火:“他娘的你们都给老子安静点!老子他妈的怎么知道他有没有把门破开!?”

    话是这么说,但落在实际,小头目清楚,时下徐仁杰这边除了破门根本没其它方法可以进来。

    “那,那你说咱,咱接下来,还,还要不要过去下面了?”

    手下意思非常明确。

    既然徐仁杰这边是破门进来的,那下面极有可能已经失手,现在过去无异于送货上门,自寻死路。

    面对下面人提出的这般有建设性问题,小头目再次不出意外沉默了。

    是啊!现在己方还要冒险下去吗?

    这个时候下去那不就是去找死!

    “队长,队长,你说句话撒,咱,咱应该咋办?”旁边守卫还在聒噪。

    这个节骨眼他们一个个都显得十分惊恐。

    没办法,实际情况横在那儿,徐仁杰他的出现便是意味着大门已破。

    而大门一破紧接更为实际问题就是追击他们攀爬者也跟进冲进了场馆。

    这是事关他们每一个人生存大计问题。

    去或者不去,这是一个问题,但同时又不是一个问题。

    在经过短暂踟蹰后,小头目当即做出了个果决决定:“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