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三章 调戏(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三章 调戏(八)

    “好了!强子!可以了!”眼见着矮个男被打的还剩一口气,老林赶紧是上前拉住了正处暴怒状态的王强。

    毕竟再这么打下去,矮个男就算不死也得半残。

    而这无疑是现阶段老林不愿见到的事情,当然这倒非是老林仁慈,亦或是动了恻隐之心。相反他对似矮个男这样的人渣败类,那是恨之入骨,巴不得能亲手将之解决。

    但说到底,对方还是个人,既然是人,那同为人类的己方一众就不应当仅凭一己私气评断他的生死。

    更何况己方目前还是身处这样一座大型的基地里,先不说上面有徐仁杰这样的部队首长管着,饶是叫外面那些的围观看客瞧见,也会对己方日后的生活造成相当不利的影响。

    毕竟,没有谁会愿意和一群杀人犯,刽子手待在一起,即便他们杀人的目的是出于正义。

    待做完一番简短的善后,老林等一干幸存者浩浩荡荡从帐篷里走了出来。

    老赵扶着尉泱,王强搀着唐小权,几人身上都或多或少沾染着些许血渍。

    尤其是王强那双赤红的双眼,光是看着就已是叫人不寒而栗。

    而其他的幸存者也大都散发着同样肃杀的气势,一行人一走出帐子立刻是令得两旁的围观群众自觉的闪开了道路,并且每个人的脸上皆是擎着抹难以掩饰的骇然敬畏。

    不过也难怪民众会有如此表情,要知道矮个男这伙人在基地欺行霸市,作威作福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毫不客气的讲,此地的绝大多数民众都或多或少遭受过这帮人的欺辱,女性民众更是没少被这帮人糟践,所以于他们而言,对矮个男一伙人的痛恨和憎恶那是丝毫不比今日的林俊夫一干人差。

    而眼下在见得矮个男一帮人被痛扁吃瘪后,百姓心下的一口恶气也算是得意长出。

    不过碍于矮个男身后的恐怖势力,民众还是不敢因此庆祝,甚至连一丝上前道谢的勇气都没有。

    不得不说这当真是人性的一种悲哀!但这却恰恰是末世弱者最为真实的表现。

    因为在他们看来,末世之下,只要能活着,“尊严,地位,耻辱”都不再重要。

    没有理会看客们的“敬仰”,老林招呼众人赶紧回到帐中,因为如此大规模的打斗肯定会引起基地方面的注意。

    而作为新来此地的“新人”,幸存者一方尚不清楚基地方面的“规矩”,所以为了避免更进一步的“麻烦”,返回帐篷躲避风头无疑是当下最为明智的举措。

    而另一方面,林俊夫也打算利用避风头的短暂光景,抓紧搞清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以便在“关键时刻”做出正确的反应。

    一进帐子,早就急不可耐,守候多时的颜华夫妻俩马上是一脸关切的迎了上来。

    只不过他们这般“热切”的举动倒不完全是出自于正真的“关心”,而是他们实在担心眼前这帮人与矮个男一伙的冲突后果。

    毕竟,在此地生活了那么久的颜华夫妻可是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得罪矮个男一伙人的下场,所以他们急切想要知道事情的结果也实在情理之中。

    老林没功夫理会众人的“嘘唏”,他找了个离尉泱较近的位子坐下,然后直奔主题的开口问道:“小尉,方便的话,能和我说说今天这事儿是怎么一回事儿吗?”

    言罢,老林也是感到有些愧疚,毕竟,再怎么说,这档子事儿也关乎女孩的声誉面子,眼下叫人家当这么多人的面自述适才被“凌辱”的经过,于情于理都略显失档。

    果不其然,在闻听完老林的提问后,尉泱本就憔悴的脸庞变愈显难看,但尉泱还是兀自强打起精神详实的向老林等人复述了遍今早的经过。

    原来,尉泱一大早便是领着芳芳去基地配发处领取当日的物资补给,排队等候其间矮个男强行插到了她的身后,然后就一直污言秽语的和自己的同伴谈论尉泱的身体,说道兴头之时更是动手动脚。

    对此,尉泱自然是严词提出抗议,完了,矮个男等人便也没再继续嚣张,想来也是忌惮于当时在附近执勤的部队战士。

    事及于此,尉泱本以为可以告一段落了,可谁曾想,这帮畜生却一直紧紧尾随在她的身后。

    只待她领完补给,返回帐篷的途中,突然冒出挡住了她的去路。

    至于说后面的事情,自然都是些流氓惯用的下三滥手段,而在听完尉泱所说的这一切后,老赵不由气恼的一拍大腿道:“真是一帮畜生!!”

    想到自己的女儿,想到她或许正在某处遭受着内似的凌辱,赵云海心下的那股无名怒火便是腾腾燃烧。

    “就是嘛!那帮败类就tm应该丢出去喂丧尸,mlgbd,也不知道基地怎么想的,居然还留他们,简直浪费粮食!”王强的起火还未消去,此刻经老赵这么一说,登时又是点燃了起来。

    见着幸存者们群情激奋的样子,颜华不由苦笑的摇了摇头,而他的这一隐秘举动并没有逃过老林的眼睛,后者当即出声问道:“那个~颜兄弟啊,你在这儿待这么久了,清楚那帮混蛋的身份吗?”

    下意识看了老婆一眼,说心理话,颜华是一点也不想参合幸存者与矮个男之间的冲突,因为他实在太清楚那伙人的手段了,他知道只要自己和幸存者沾上哪怕丁点儿的关系,那被“打击报复”是决然少不了的事情。

    可是眼下,今日此事的发生,他已是想摆脱干系也摆脱不了了。

    所以不管是出于绑在一条船的蚂蚱也好,亦或是替老婆孩子的安危着想也好,他颜华都只能是硬着头皮和眼前这帮人站在一队。

    虽然他也知道最后的胜算不大,但人多终究是好点,至少在冲突真的发生时,自己能多点精力保护自己的老婆孩子。

    思定于此,颜华把心一横,抿了抿嘴唇,继而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