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民兵队(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百九十六章 民兵队(三)

    “我了个去的!什么狗屁玩意!我说你小子能不能说人话!这都tm什么时候了!老子可没工夫陪你猜谜语!”听完唐小权神秘之言,王强本就烦躁的心情更加不堪。

    对此,唐小权仅是苦笑的耸了耸肩膀,继而言归正传道:“所谓以彼之道还诸彼生,各位,既然这刀疤脸如此执意和咱们玩躲猫猫,那咱们就给他来个将计就计,从今晚开始咱们开始留人守夜。他不是派人骚扰吗?好!只要他来,我们就全员追出去,记住莫要和他们起冲突,咱们只负责抓人,而且动静弄的越大越好。白天也是,他们找茬,我们就佯装受伤大叫。克扣配给,咱们同样抱怨大叫。目的只有一个……”

    唇角微微一瞥,唐小权露出丝戏谑的笑容:“这么做目的就是要引起部队的注意!”

    “啊?”不明所以的王强不禁惊呼一声:“这tm算什么玩意?你这么搞对那帮畜生屁影响也没啊!另外,你别告诉我,你y还指着部队帮你解决这档子事吧?喂喂喂,拜托你脑子清爽点好不好!那个姓徐的根本就和畜生是一丘之貉嘛!”

    微摇了摇头,与王强的“不理解”不同,林俊夫倒是明了了唐小权的意思:“那个~小王啊!你别那么激动!先坐下,先坐下嘛!"

    着手示意“兴奋”状的王强坐下,林俊夫捋了捋思绪,解释道:“小唐的法子,我觉得可行!首先,刀疤脸并不怕和我们正面冲突,而且真要面对面的对着干,我们还真不是他们的对手,毕竟他们人多。”

    “另外,刀疤脸也早就赢得了部队的信任,可我们呢,是外来者!是新人!如果主动挑起争执,不出意外,处于弱势一方的肯定是我们。倒时百口莫辩,刀疤脸一定乐得所见。而他目前后者所做的事情,也就是为了逼迫咱们先行发难,好让他从中作梗。”

    “所以咱们绝对不可以给他“颠倒黑白”的机会!而小唐的这招“以彼之道还诸彼生”便很好的解决了这个问题!我们要后发制人!你刀疤脸害怕把事情稿大,我们就偏把他搞大!你担心被部队发现,我们就偏弄的人近皆知!”

    “相信如此一来,他势必要估量下这般对弈的损失,毕竟,他需要维护自己在部队里的地位,而我们不要!这就是我们的优势!也是我们反攻的突破口!”

    听完老林一席话的解释,幸存者们皆是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饶是适才还激动万分的王强此刻也安静的坐在那里,细细体会着老林话中的意思。

    毫无疑问,唐小权所提的应对之道,已是赢得了弟兄们的认可,那么接下来……

    反击的时间终于到了!!

    短短两日,从白天到黑夜,时不时就可以听到体育馆内传出声嘶力竭的呼喝。

    要么是王强摔倒在地“滋哇乱叫”;要么是大壮受惊害怕鬼哭狼嚎;若说影响最大的莫过于幸存者团队全员半夜“捉鬼”,好家伙,那当真是把基地给搞的“鸡飞狗跳”,“人畜不安”。

    这两天刀疤脸过的可是委实不好,他已经不止一次被徐仁杰叫到指挥部讯问基地近日发生的“异状”,尤其是林俊夫和赵云海二人在领取配给时高声“叫嚣”被克扣物资一事,令得刀疤脸当真是“难堪不已”。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精心谋划的“激将妙计”,居然在幸存者一方的“反转”下,弄成了砸他脚的石头。

    这让刀疤脸郁闷之余,也是更为加深了对幸存者一行人的愤恨。

    不过受徐仁杰严厉的“告诫”,刀疤脸不得不叫停了手下的“恶行”。

    由此,基地接连上演了5日的闹剧终于是告一段落,而幸存者与刀疤脸之间的矛盾也因部队的介入,而趋渐于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

    只是对于这样的“稳定”,不论是幸存者方,还是刀疤脸方心下都非常的清楚,它不会消除,也不会减弱。它只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愈发浓烈,直至某个临界点怦然爆发。

    对此,幸存者方也是早就做好了应对的准备,他们私下开过碰头会,决定分三个层面应对这一随时可能爆发的“潜在危险”。

    首先:加强自身素质,正所谓打铁还需自生硬,要对付刀疤脸那超过30人的流氓组织,没有好的身手显然是不行的。

    其次:尽可能团结周遭的群众,因为无数的史实证明得民心者得天下,群众之所以受压迫是因为他们没有领导,没人组织,不团结。但如果此时有人站出来,领导他们,团结他们,并向欺压他们的“恶势力”做斗争。那相信但凡有点“血性”的人都会“揭竿而起”。

    最后:自然是官方层面的,毕竟师出你得有名,饶是曹操这样的大枭雄都知道挟天子以令诸侯,唐小权等幸存者们又怎么会不知要与基地管理搞好关系的重要性呢。

    不过搞好这种关系这种事肯定不能靠“拉拢腐蚀”,一来末世之下,幸存者也着实没什么能拿的出手的东西。二来,对方可是华夏军人,人家的气节摆在那儿,这些视名族利益为己任的“铁血汉子”不会也不可能为了些许“蝇头小利”做出有辱军旗的事儿来。

    所以,幸存者们便是把目标锁定在了徐仁杰之前所说的“特殊任务”上,唐小权相信只要己方能够把这个“任务”给办妥了,那就绝对可以在基地树立起一个良好的形象。

    由此,己方也便有实力和所谓的“民兵队”相抗衡。

    碰头会的最后,林俊夫给除了总结性的发言:

    “兄弟们,既然敌人摆开了架势要和咱们干,那咱们就不能畏缩,咱们要好好的和他们干一场,我们不仅要干死他们!更重要的是夺取民兵队的控制权!绝不能让这些社会的败类继续在基地祸害下去了!总之一句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