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大计划(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百零八章 大计划(一)

    “哟哟哟,这不是赵兄弟嘛,你好你好!上次你们小队可是大出风头啊!回头小弟我可以向你多多讨教两招!呵呵呵!”

    见着老赵进来,刀疤脸立刻是着手迎了上去,不知道的当真会误以为他与赵云海的关系有多亲密。

    对此,老赵也是微微一愣,不过他的反应倒也迅速,在佩服刀疤脸“恬不知耻”的同时,也是第一时间伸出了自己的手掌。

    很显然,这刀疤脸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徐仁杰的面前玩弄这“两面人心”的把戏了,至少在老赵看来,如果他是头一回遇到前者,十之**会被对方这虚伪的热情给糊弄过去。

    简单的握手完毕,老赵便是没有再和刀疤脸的纠缠,他兀自将头转向了座上的徐仁杰,出声询问道:“那个~徐连长啊,不知道这次你找我来有什么事儿啊?是不是准备搞大任务了?”

    试探性的口气,老赵将心下的疑问道了出来,并且直接奔向主题。

    对此,徐仁杰莞尔笑了一下,他并没有着急回答,而是着手指了指面前的椅凳,示意道:“别着急嘛,老赵同志,先坐下,来,先坐下!容我慢慢和你说!”

    待得赵戴二人坐下,徐仁杰起身走到了身旁一盏白色战术布置牌前,光洁的牌面早已被人粘贴好了一张城市市区图。

    见得此状,老赵的心下已是猜到了七七八八,当即打起精神静待徐仁杰接下去的话语。

    “是这样!这次召集二位过来,的确是想和二位商讨一下我之前所说的那个“大计划”!你们看这里……”

    话及此处,徐仁杰着手在市区图上点了一下:“这是我们目前所在的位置:玉环体育馆,呐,顺着这条路,一路南行,大概在这个位置……”

    沿着适才所画的小点,徐仁杰抬手稍稍向下微移动了些许距离后,再次着手一点,继续解释道:“就在这里,有一处小型粮仓,不出意外的话,里面的战略储备粮足够支撑咱们基地所有人过上很长一段时间,所以我的计划是打算去那里搞粮食回来,但碍于基地的保卫工作,我没可能把所有战士都安排出去,如此一来,搜粮人手方面就比较紧缺。我就不得不需要二位所在的小队出来帮忙。所以……不知你们的意思如何?当然咯,还是那句话,基地方面不做强求,依然遵照自主自愿的原则。”

    对于徐仁杰这种征求而非强制的处事态度,老赵表示由衷的佩服。

    要知道如果他是基地的管理者,在如此危机紧迫的情势下,恐怕很难做到似徐仁杰这般豁达坦诚的心态。

    所以没什么好考虑,老赵自然是会给出肯定的答复,况且这计划本身就是他们团队一直期盼的事情,不过再此之前,有些东西他还是必须要确认清楚的:“那个徐连长,我想问一下,你提的那个粮仓距离咱们体育馆大概有多远的距离?”

    “估计40公里吧,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作答,老赵垂首思量了一番,而就在他准备再次开口之际,一旁的刀疤脸却是先他一步的抢答道:“看来赵兄弟对这次任务还是有些顾虑啊!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嘛,毕竟去粮仓的风险大,距离远。跟咱上次的外出搜物资不同,这次是实打实的硬仗,靠运气是成不了事儿的。要不,依我看,不如这样,既然赵兄弟他们对行动有顾虑,徐连长你干脆就安排他们守家。完了您和部队的同志与我们民兵团一起去仓粮仓搞粮。说到底,这档事是都关乎咱基地的大事,作为基地的一员我们民兵团责无旁贷。”

    不得不说刀疤脸这席话说的那叫一个漂亮,他不仅在明处向徐仁杰表了忠心,同是也在暗处损了老赵等人一把。

    好嘛,你们上回搜物资不是搞了个第一嘛,行!落在刀疤脸的口中却是成了撞大运的表现。

    为此,老赵的心下不免也是生起了几分不悦,但久和学生以及工地包工头打交道的他,早就学会了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

    他并没有把心下的不悦表露在面上,而是淡淡一笑,道:“感谢戴兄这么体谅我们团队,不过你可能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承认刚才问徐连长有关粮仓距离的问题,是存在一些顾虑,不过这份顾虑并非是在源自于对我们团队安危的考虑。而是……从这驱车到粮仓,按照徐连长所说的40公里来算,那来回就足有80多公里,我想问这80多公里的油料怎么解决,我们是否有足够的燃油储备。除此之外,我们这次任务绝对不可能就派一辆,两辆车子去,我如果记得没错的话,基地满打满算也就4辆车子,除去那辆越野车不算,剩下的2辆军卡,一辆城管车能够搬多少粮食?显然搬不了多少!那么问题又来了,我们到哪儿去弄车?当然咯,说这么多,并不是我想打击戴兄,相反我非常理解戴兄弟想为基地出力的念头!也相信你的决心!只是……有些东西光靠一腔热血还是不够的啊!”

    佯作苦恼的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老赵似是有意戏谑刀疤脸一般,他这个动作无疑是在暗示对方“做事要多动动脑子,别为了一己私利最后把自己的小命给搭了进去。”

    刀疤脸怎会看不出老赵手上动作所暗含的意思,当即习惯性的就要骂咧出口,不过徐仁杰似乎并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因为就在他将要开口之际,前者竟是出人意料的拍起了掌来。

    是的,徐仁杰的确有理由鼓掌,因为面前的中年人只用了一个议题便是将目前搬粮行动所面临的几个重要问题全都剖析了出来。

    这不禁是叫他暗自赞叹的同时,也是愈发增强了他对第三小队的喜爱与信任。

    那么既然问题已经摆到桌面了,如何解决便是成了三人接下来所要讨论的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