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 大计划(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百一十一章 大计划(四)

    今天恐怕算是玉环体育馆自成为庇护所开始,最为喧闹也是里面幸存者起床最早的一天。

    由于远征队正在做战前准备,所以民众只能在外围远远看着这群无畏的勇士。

    他们打心底为他们祝福,这其中就包括了林俊夫所带领的第三小队的亲人。

    他们同样在为自己的队伍祈祷,尤其是林俊夫,要知道经过上次城管局一役,他已是深知了废城执行任务的凶险,而此次因为需要照顾胡晓东,赵辉龙,他又是不得不再次留守基地,主持大局,这让他的心自打昨夜开始便是始终无法平静。

    而胡晓东那就更不消说了,如果上次他不是过于冲动,那现在站在操场中央进行整备的必然少不了他。

    可现在倒好,他非但不能参加,还因腿部伤势连累了尉泱,阿城,老林三人,这同样使他感到相当的愧疚。

    至于说尉泱,她此刻的心情就颇有些复杂了,她昨夜也是一夜未眠,满脑子都在担心那个男人,饶是她自己也不清楚为何会突然间在意起那个男人的一举一动来。

    反倒是新近成员赵辉龙表现淡定,或许是因为没有与众人历经过太多的生死,所以饶是入伙已经3个星期,他也并未对眼前这些所谓的伙伴产生多么浓厚的情谊。

    场上的整备工作进行的有条不稳,其间除了刀疤脸因为不慎脚歪没能如期参加外,余下的30名参战人员全都按期到位。

    徐仁杰照例面色平静的与所有参战人员交代了一遍行动注意事项,完了便是解散队列,并给队员10分钟与家人团聚的时间。

    做为一名军人,徐仁杰非常清楚此去意味着什么,虽然他不想预测本次行动的成与败,但既然是战斗就必然免不了出现牺牲,所以他希望能给这些普通的参战人员更多一些与家人团聚的时间。

    因为出了这个体育馆,或许就是诀别!!

    老林他们第一时间冲进了馆内,两方人员一见面立刻是热切的攀谈了起来,那场面就跟久别重逢似得。

    胡晓东情绪显得有些激动,他蹙在人群的中央,饶是腿脚不便,但他还是执拗的拄拐站着:“弟兄们,老哥这次对不住你们,你看我这腿也不争气没法随你们去。你们这一路可是要务必小心!特别是强子,你那倔脾气要改改,路上多听老赵的指挥,莫要胡来!还有小温和超子也是,协助老赵。权子嘛,你脑子好使,关键时刻要把大家带出来。另外,魏兄弟,这里就属你身体最好,我这帮兄弟就拜托你了!”

    眼眸一一在众兄弟的脸上扫过,胡晓东愈发起伏的胸膛彰显了他此刻内心的激动。

    老林拍了拍胡晓东的肩膀,他能理解后者的失控,说实话,要不是考虑到大局,他怕是也会表现的“异样”。

    但为了不给参战兄弟太多的压力,他还是故作轻松的说道:“呃~这次行动,基地方面筹划也很长时间了,各项工作准备的也比较完善,所以我想计划本身应该会很顺利,那啥~我们就在家里等着你们凯旋的消息!”

    趁着老林说话的光景,尉泱不动声色将处于队列后排的唐小权拉到了一角。

    这令得唐小权欣喜之余也是相当的紧张:“那,那个,小尉你,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闻及此言,尉泱也是表现的有些慌乱,俏丽的脸蛋登时浮起了几抹淡淡的羞红:“哦,没,没什么,我就是想对你说,这,这次任务你要注意安全!一定要活着回来,另,另外……”

    挣扎了良久,尉泱似是下定了决心,她终于将那双一直背于身后的纤手给递了出来。

    唐小权蹙眉那么一看,但见一条光滑如雪的玉坠正横躺在女孩白皙的掌间:“这,这是……”

    由于不太确定,唐小权没敢把心下的想法道出,反倒是尉泱颇为淡然的解释道:“这是我满月时母亲送我的礼物,也是她留给我的唯一遗物,这些年它一直护佑着我,今天我把它交给你,希望它也能保护你的安全。”

    言罢,尉泱便是着手将玉坠朝唐小权的面前一递,一双眼眸灼灼的盯着后者。

    这下本就慌乱的唐小权那是更加无措了,他挠了挠脑袋,有些语无伦次的回道:“这,这,这不,不太好吧,这是你母亲的遗物,我,我万一把它弄坏了或者弄丢了……你,你还是收回去吧!”

    “不!”干净利落的一声否决,尉泱面色陡然间变得严肃了起来:“这条玉坠我既然拿出来了,就没想收回去!如果你真想要还我,那就等任务完成后,完完整整的将她还过给我!”

    面对着女孩坚定的目光,唐小权只觉心下一股暖流缓缓淌过。

    事及于此,他如果再执意拒绝,就显得太过矫情了,所以……

    慎重的伸出双手,当女孩松开指尖,玉坠跌落掌心的时候,唐小权感到了一种责任,一种如山般沉重的责任。

    望着那块晶莹剔透的玉坠,唐小权眼神开始变得锐利。

    在他看来,这已经不再是一块普通的玉坠,而是一位母亲留给女儿的唯一遗物!更是女孩对他的一种期许!

    所以无论如何,今天不管遇到怎样的艰难险阻,即便有排山倒海的困难,自己也一定要活着活来,并亲手将这块玉坠完好无损的交还给她的主人!

    “你放心,尉泱!我一定会把它带回来的!谢谢!”言简意赅的一句话,唐小权说的异常的坚定。

    话闭,他便是将玉坠带到了脖颈之上。

    而随着这对“尴尬男女”的承诺完成,代表行动的集合号角终于吹响了。

    “所有行动成员,全体都有,按预定分组开始等车!”

    “哒哒哒”和着整齐的步伐,30人的行动小队开始朝指定向各自指定的车辆陆续登车。

    待得全员登车完毕,徐仁杰这才兀自走向了头车越野,同时冲着早已守在大门处的罗毅发出了最后的指令:“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