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故技重施-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十六章 故技重施

    合力将木桌挪至大门处,完了又在上面累了数个泥沙袋子,待得做完这一切,屋内的五人早已是累的汗流浃背。

    肃然,寂静!大家各持武器,静静的候在大门的两侧。

    没有人说话,五个人几乎连呼吸都调节到了最为缓慢的频率。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这种静待的紧张感不言而喻。

    十分钟后……

    “哐哐哐!”大门撞击声依旧。

    望着那不断从门框内震落的石灰粉末,唐小权一双黑眸愈发的紧蹙了。

    看来,想等这帮畜生自行离去显然是不太可能的事儿了。

    毕竟这次不同以往,上一回他能通过静默的方式驱离丧尸,那是因为对方并未真正发现他与王强的位置所在。

    而眼下,丧尸不仅知道它们的准确动向,而且还与之进行了长时间的交手。

    所以唐小权坚信,凭着这帮畜生的执着程度,它们是绝迹不会在短时间内离开此地的。

    但如此一来,这扇单薄的木门……

    心下一阵无奈,唐小权自然不会天真的认为仅靠这扇木门就能挡住外面的那帮畜生,虽然他们刚刚对木门处进行了加固,但区区一张木桌外加几袋泥袋又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呢?

    毕竟,他们所要面对的丧尸的数量可是足足有数十只之多,而且它们的后备部队正源源不断的从楼底赶来。

    “哐!”又是一记剧烈的撞击,而且隐约间还夹杂着抓挠门板的指划声。

    情至于此,唐小权知道不能在这样继续静待下去了,因为一旦门破,他们将无路可退,无处可守。

    所以……

    “大家听我说,这扇门撑不了多久了,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唐小权说话的声音很低,但落在众人的耳里却是惊起了一片惊涛骇浪!

    “什么!离开这里?”王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当即便是出声喝道,不过旋即又是意识到此举会引起丧尸的注意,所以讪讪地压低了音调:“你y疯啦!现在外面全tm是那帮畜生,你叫我们出去,怎么出去?你当这里有后……”

    “后”字一出口,王强的眼眸猛然圆睁,似是恍悟般的想到了什么,他急忙将目光移向了唐小权,但见后者正漠然的点着脑袋看着他。

    原来如此!

    “大哥,你家里有没有长木板或者足够一个人爬行的东西?”

    大汉莫名的望着王强,显然是搞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nm,暗自一声低骂,无奈之下的王强又是伸出了双手不甘地比划道:“呐,大哥,我要的东西,大概有这么长,这么宽,人能在上面爬?你家有没有?”

    大汉依然是一头雾水,眉宇间的皱纹也是愈来愈密,眼看就要形成那传说中的“王”字。

    见着王强那郁郁而终的模样,唐小权轻叹了口气,他着手拍拍前者肩膀,示意由他来向大汉解释。

    拉开王强,唐小权略微的沉寂,然后指了指屋外的阳台道:“是这样,大哥,我们现在需要一样东西,好让我们能够从那里,爬到对面人家的阳台,这样东西长宽刚才王强已经给你比划过了,实物可以比它长,但绝对不能短。除此之外,它还必须得能承受一个成年人的重量。请问你这里有吗?”

    言简意赅,唐小权这边话音刚一落下,大汉那边马上给出了肯定的答复:“有。”

    言罢,他便是带着几人朝着卧室行了过去。

    “床?不是吧,你说这玩意儿!”王强的嘴角一抽,面对汉子给出的这份答卷,他当真是有些膛目结舌了。

    “我说,大哥啊,这玩意可以是可以,但它是不是……有些……太,那啥了啊!”

    没有理会王强的絮叨,大汉招过与他随行的小娃,然后在他的授意下,二人合力将铺在床上的席垫摞了开去,继而又是一同掀起了罩在其下的木质板垫。

    “这个应该可以了吧!”大汉指着板垫,抬眉瞟向了王强,其间所透的那抹质问不言而喻。

    “啊,可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争执,唐小权先人一步的应道,同时第一时间吩咐众人将板垫抬到了屋外的阳台。

    小屋外,炙热的骄阳高悬于顶,挥洒而出的热量叫人难耐。

    众人七手八脚的忙活着,待得将木床架放到阳台摆好,他们一个个本就汉透的衣襟更加是水上加水了。

    挥手随意的在脸上摞了一把,唐小权出声道:

    “好了,大家听我说,待会大哥得麻烦你第一个爬过去,因为我们几个体力现在……”

    “不行!我要和我侄子一起!”未及唐小权把话说完,汉子便是一口回绝了他的提议。

    “呃~呵呵,”讪笑了两声,对于汉子这过分警惕的态度,唐小权也只能是抱以无奈,既然汉子不愿意,那他也只能是自告奋勇了。

    毕竟强子的体能适才消耗的太大,而黄雅茹一遇到紧急情况就无法自控,所以:“那这样,我先过去,等我确认安全后,黄雅茹第二,小兄弟第三,大哥你第四,王强殿后,这样没问题了吧?”

    “不行,“还是那句话,汉子执拗的回道:”我不管你们怎么爬,总之我和我侄子一起!”

    按捺下想要发火的冲动,唐小权真是无语到了几点。

    曾几时他以为王强是这个世界上最固执己见的家伙,谁曾想这汉子的固执程度,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这真tm是天外有天,人外人,鸟大了什么林子都有啊!

    “好吧,大哥,你和你侄子一起!”

    言罢,唐小权便是褪下了身上的背包,提着王强交与他的蛇矛,纵身爬上了板垫。

    不得不说这块板垫不论是从长度,宽度还是硬度来说,无疑都是搭建“临时桥梁”的最佳材料。

    一米8的长度,让你无需担心因为太短,而在爬行过程中产生坍塌事故。

    足够容纳两人并行的宽度,使你在行进间,既稳定又安全。

    而至于说承重方面,那更是勿用担心,因为其两层主体板材的设计,让饶是是两名成年人性在上同时爬行,也不会出现任何断裂的问题。

    稳稳的跳下板垫,唐小权理了理略显凌乱的羽绒服,然后提着“蛇矛”,探身行到了屋后的窗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