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 大计划(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百一十三章 大计划(六)

    随着粮仓的愈发清晰,所有参战人员的心皆是不约而同的紧张了起来,饶是一路上叽叽喳喳好似罗雀般聒噪的王忠瑜,此刻也跟断了电的喇叭,识趣的静了音。

    车队缓缓的前行着,他们的到来无疑是引起了周遭丧尸的注意,骚动旋即如多米诺骨牌开始朝四周扩散。

    突兀而来的变化,立刻是引得一众幸存者骇然无比。

    要知道他们大都生活在高墙之下已达数月之久,饶是经过了一周的应对训练,但当其真正身处实境时,那种扑面而来的死亡威胁还是令得他们不自禁的身体发颤,背脊寒凉。

    唐小权也是注意到了身旁王忠瑜的变化,后者面色有些紧张,原本懒散搭放的双手此刻也是牢牢抓在方向盘上。

    对此,唐小权并没有表示出任何的鄙夷嘲讽之意,相反他非常能够理解对方此时的变化,因为早在末世之初,他也和后者一样,只不过在历经了那么多此生死劫难之后,他已经能够通过心理的调节,去适应这种恐怖的胁迫。

    “嘿,兄弟!别紧张,深呼吸!我们这么多人,而且还在车里,那帮畜生伤不了我们的!”

    或许是劝导起了作用,或许是王忠瑜本人心理素质本就颇好,总而言之,在唐小权话闭的同时,王忠瑜紧绷的神色稍稍好转了一些。

    车队继续缓缓的前行着,得益于粮仓大门的破损,他们无需停留便可深入到粮仓的腹地。

    随着头车的停止,后续车辆陆续刹车,即刻车上的人员全部离开,并按事前的分配,迅速分列成两组。

    一组,搬运组,组员10人,主要负责搬运粮仓里的物资储备。

    二组,防卫组,组员20人,主要担负守卫及毙敌的工作。

    由于所有的事项都在过去一周时间里做了颇为详实的演练,所以时至此刻,饶是幸存者因为丧尸的毗陵而略显紧张,但实际操做却是并未出现太大的叉子。

    两队分列完毕,搬运组立刻投入到了运粮搬粮的行动中去。

    而受人数限制所致,搬运组并没有采取个人随机搬运的方式,而是排成了一列纵队,从仓库内到卡车车尾,首尾相接,以着击鼓传花的法子,接力传送物资。

    如此一来,不仅很好的解决了人手不足的问题,也使传递效率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

    除此之外,更为重要的一点是,这样的队列,相较于胡乱搬运,无论是护卫,还是防御都更为方便且全面。

    徐仁杰兀自站在车顶,其身下的7辆卡车呈半圆围拢在粮仓的周围,这也是他在实地考察后做出的决定。

    毕竟大门以毁,而他若是想用手头这区区20人来抵御源源不断,正从四面八方闻讯赶来的丧尸显然是件不太现实的事情。

    所以他需要人为搭建一个防御阵地,以此减缓敌人的突击速度,而7辆卡车无疑是最佳的选择。

    镜头中,兴奋的行尸不出意外的朝粮仓围拢了过来,虽然数量上还仅是零星点点,但徐仁杰知道,顶多再过几分钟,此地将就成为群尸的海洋。

    时间就是生命,观测完毕的徐仁杰丢下望远镜,着目扫了眼已经就位的防卫组队员。

    他不想给这些人压力,但是现实的情况已经不容他顾虑太多了。

    “大家注意,丧尸已经过来了,我知道你们很多人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场面,我不想吓你们,但待会的战斗可能会非常的惨烈,丧尸的数量也绝对比你们想象的要多,要庞大!我在这里再次重申一下:这些家伙已经不是你们熟知的人类,所以下手无需顾忌,务必做到一击毙命!切记头部才是他们的死穴!另外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随便撤离自己的岗位,要充分相信你的同伴!记住,只有团结,无畏,我们才能取得此次战斗的最终胜利!”

    言罢的徐仁杰话锋突然一转,只不过这次他的指令对象不再是普通民众,而是那7个与他出身入死,一路走来的战友兄弟:“尖刀连全体都有,击发改为点射,目标自定!自由射击!机枪手等我命令,没命令前不许开枪!”

    随着徐仁杰连串指令的下达,训练有素的战士们立刻是依言照行的做好了准备。

    而待得第一批打头丧尸进入到95式自动步枪的有效射程后,数道火舌登时喷吐而出。

    “哒,哒,哒”

    尖刀连不愧是部队的骨干,经过严苛训练的战士饶是在如此紧张骇人的情势下,也依然保持着良好且稳定的射击状态。

    几乎由他们射出的每一发子弹都准确没入了行尸的脑壳,不到20秒的时间,头前的一排丧尸皆是齐齐栽倒在了地上。

    不过纵使你战士的枪法在准,也终究敌不过丧尸庞大的战斗力量。

    眼瞅着奔跑者就要突破95式组成的火力封锁线,徐仁杰果断下达新指令道:“全体都有,肉搏战准备!”

    下令的同时,徐仁杰已是先人一步的抽出了插在腰际的**,菱形的血槽在阳光的映射下散发着点点寒光。

    既然连长发话了,那么底下的战士们自是没什么好说,立刻停止射击,纷纷将95式专用刺刀上到了枪管之上。

    很快突破重围的奔跑者便是冲了上来,这些人有些身着粮仓的制服,想来多半是此地的工作人员。

    而更多的则是和徐仁杰一样抱着同样想法来此地抢粮的幸存者,只不过凄惨的他们并没能实现预期的计划,而是沦为了丧尸大军中的一员。

    “咔咔咔!”

    诚如徐仁杰适才所说的那样,对付这些已经没了人性的丧尸,根本不需要有任何的怜悯之心,否则最后倒下的一定是你自己。

    而这席话随着战斗的不断升入,已是完全映到了护卫组所有成员的脑中。

    如果说一开始他们还对眼前畜生抱有那么一丝不忍,那么眼下,在后者张牙舞爪,嗜血獠牙的胁迫下,他们一切的“幻想和侥幸”全都破灭了,有的只剩求生的本能,以及机械的挥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