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大计划(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百一十七章 大计划(十)

    车队陆续通过大门,而当所有行动车辆全都顺利通过那代表死亡通道的“命运尸海”后,紧张了许久的徐仁杰终于是如释重负的瘫坐了下来。

    不止是他,在他身旁一众出生入死的兄弟此刻也大都粗气劲喘,盘膝而坐。

    身为职业军人的战士们尚且累成如此,就更不消说那些普通的民众了。

    此刻的后者正因劫后余生的幸运而兀自感概,适才竭力压制的疲惫和倦怠也随着这突然放松的心境席卷而来。

    唐小权抚了抚干呕不止的喉头,连串的颠簸撞击,叫得他的胃里相当不好受。

    见得他难受的模样,吴超不无担心的安抚了几句,同时在其心下,也是对刚刚数分钟的“惊心动魄”感慨万千。

    “这开车的兄弟可真是够种啊!你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吗?”想起之前唐小权与此车驾驶同处一室,所以素来好奇的温泉鑫不由感兴趣的小声问道。

    “王,王忠瑜!”唐小权不假思索的回复道,如果说早先你问此人姓甚名谁,他或许还不深刻。但是现在,在经历完那段堪比地狱试炼的“刺激”之后,对方的名字已是深深的刻在了他的脑海里。

    而作为此次事件的主导者,眼下的王忠瑜正跟失了魂般仰靠在椅座上,饶是此时正处秋高气爽的9月,但他的背脊还是在不知不觉中被汗水浸了个透。

    “刚才真险啊!”随手拨开雨刮器,王忠瑜颓然的望着溅在玻璃上的碎肉和血污,心中不禁也是一阵后怕。

    要知道他可是“开路先锋”,如果他因操作失误亦或是车子出现故障横在大门出口前,那整个车队的最终命运可能就得……王忠禹不敢朝下细想。

    不过不管怎么样,他们终究还是有惊无险的顺利突围了,虽然其间有着几分运气成分。

    但人活于事,本来就是7分靠打拼,3分天注定。

    回首遥望渐渐淡出视野的粮仓大门,每一位参战人员的心理皆是涌起了股难以言表的自豪。

    是啊!他们的确有理由自豪!在面对这样复杂的环境,在身处群尸包围的险境,他们克服了自己的胆怯,战胜了自己的极限。

    饶是有些地方还不竟如人意,但零伤亡,满载6辆车的事实还是很好的说明了一切。

    车队渐渐开始提速,早就清理通畅的路面使得它们无需担心任何的障碍。

    而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平静与恢复后,原本还静默无声的车队也逐渐变得喧哗了起来。

    在没什么能比依着一堆粮食更能叫这些幸存者开心的事情了,要知道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人已经许久没有见过这么多的粮食了,所以一些队员甚至已经开始幻想起待会回基地后饱食的美景。

    赵云海兀自从腰里掏出了包香烟,黑漆的手指因为不间断的砍杀而略显颤抖。

    他从中抽出两只,一只丢给了大壮,而另一只本愈丢给王强,只不过……

    “喂,我说,强子啊!你这是在……”不太确定的临摹了两下对方的动作,赵云海实在好奇王强此刻的行为。

    对此,王强只是自顾自的借着卡车后窗反射整理着衣襟与头发,待得全部搞定之后,方才臭屁的转过身子,冲着身侧的老赵和大壮摆了个poss:“咋样,老赵,我这形象还可以吧,有没有几分刘德华的敢叫?”

    赵云海强忍住笑意,脑袋连点了两下:“像,像,像极了,现在就算是刘德华本人过来,我都未必能分出真假……只不过,你打扮这么帅气做什么呀?”

    “唉~”屈指一摆,王强摆出副“这你就不懂了”的表情:“我说老刘啊!咱今天可是干了票大买卖啊!你瞅瞅这些粮食,那可是解决了整个基地的吃饭问题。所以对于我们这些凯旋的英雄,我估摸着基地方面应该已经做好了迎接的准备。所以我得倒持,倒持嘛,万一被哪漂亮妹子相中了,咱这个人问题不就得到解决了嘛,嘿嘿嘿!”

    略显坏笑的笑声,不过赵云海对此倒是没怎么在意,说实话,对于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老赵那可是把他当作自己的儿子看待,所以平心而论,他也是打心底希望自己这个干儿子能找到一段美满的婚姻。

    毕竟,末世虽苦,但生活还得继续,苦也是一天,乐也是一天,那为什么不让自己活的舒坦幸福一点呢?

    车队继续超前进发,在两侧围观丧尸的瞩目下,他们正一点点的缩短与基地的距离。

    此刻位列末尾的7号车已经加速行驶到了前面,而随着基地的不断临近饶是一向淡定冷静的徐仁杰也难以抑制心下的激动。

    不过也难过他会有如此反常的表现,因为作为整个基地的管理者,没有谁能比他更清楚此次任务成功的意义。

    那绝不是明面上解决吃饭问题那么简单,往更深层次说,粮食问题的解决意味着基地秩序的稳定,至少他徐仁杰不必再担心民众因吃不饱而做出不理智的事情。

    除此之外,肚子问题的解决还能很好的改变民众的精神状态,令他们不再因体力不支而颓然等死。

    如此一来,很多活动就可得到展开,基地也因此可以进入到良性的发展阶段。

    车队在徐仁杰美好的宏伟蓝图中渐渐抵达了目标地点,整个车队开始一次减速,而作为头车的7好车正好停在了体育馆的正门处。

    10分钟过去了……理应有所动作的车队依然保持着禁止不动的状态。

    这令静待欢呼迎接的王强等待有些不耐烦了:“我了去啊,这搞什么飞机,自己老大回来了居然检查这么长时间!?”

    对此老赵也感到奇怪:“这样吧,我下去看看!”

    “唉~我也去!”

    说完,王强便是随着老赵一同下了车,而随着不断前行,王赵二人发现所有的战士全都聚在了头车跟前,同时有人不助冲着馆顶的几个人影大声喝问:“你们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还不开门!戴煞哪去了!?”

    片晌,那令所有幸存者小队成员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厌恶声音终于响了起来:“哦呵呵,原来是徐连长回来了呀!啊哟,粮食都搞到了!不错,不错!幸苦你们了!我仅代表玉环体育馆的全体民众,对你们此行所做的贡献表示感谢!那啥,容我在顺便多说一句,其实呢,这个体育馆吧……我戴煞不才,已经替你彻底接管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