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意想之外的夺权(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百二十章 意想之外的夺权(三

    “这个你尽管放心,我戴煞素来说一不二,更何况我早就说了,我请小罗留下,只是想讨教他一些有关基地的管理知识,所以只要他配合,我自然不会为难他。反倒是徐连长你……哼哼”

    意有所指的冷笑了两声,戴煞的面色就跟3月多变的天气一般,陡然向下一沉:“我希望你能如实按照你所承诺的去做,千万别给我耍什么花花肠子,记得管好你的部下,否则出现任何问题可别怪我戴煞不讲往昔的情面!”

    徐仁杰并未被刀疤脸的威胁之言吓住,但见他挺拔着胸膛,两眼直视楼顶,张合的唇齿间同样发出了坚定的反击:“当然,我是名军人,说过的话就和拨出的水一样!既然答应你了,自是会办到。倒是你给我谨记住一点!如果我的战士受到了伤害,那我徐仁杰就算堵上军人的荣誉也要叫你碎尸万段,永无宁日!!”

    最后一席话徐仁杰几乎是紧咬着齿缝说出的,字虽不多,但其间所蕴含的意志和决心那是不言而喻。

    刀疤脸只觉背脊一阵寒凉,紧握的拳头也在不知不觉中沁出了汗水。

    说实话,若是搁在以往,你就是送他戴煞个胆,他也万万不敢动军队的人。

    但今时不同往日,现在是啥?现在是在末世,过往的一切秩序均已打乱,所有的道德法律全部崩塌,丛林法则才是生存之道。

    所以被权利地位蛊惑躁动的戴煞终于耐不住心下的**,他不仅对战士动了手,还武力夺取了基地的实际控制权。

    不过就在刚才,徐仁杰聊聊数句警告之言,却是如醍醐灌顶般将他浇醒,以至于他不禁开始有些后悔今日的行动来。

    戴煞沉默了,他不说话,身旁的手下更是不知如何应对,其中一个大着胆子着手捅了捅他的脊椎,并低声征询道:“老大,戴老大……”

    “啊!?”出窍的灵魂似乎在手下的低唤中召回了体内,戴煞浑然不觉的抖动了一下,即可他便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当即镇定道:“慌毛啊!有什么好戳的?”

    手下不敢多言,怯怏怏的闪到了一边,心道是:谁tm慌了,还不是你y自己被人家给吓慌了神!

    冷静!冷静!开弓没有回头箭,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绝对不能后悔!tmd老子手上200多幸存者做人质!你徐仁杰要是有胆和老子玩花样!哼哼……

    目光再次变得阴冷了起来,戴煞有些气恼的冲着馆底大叫道:“nmd,彪子还tm在那装毛呢,给老子把他们的武器通通给收了!”

    “得嘞,老大!那啥……老大话都没听到嘛,干活!!”

    话音落下,战士所在的7人小队立刻被喪彪的第一小队给围了个严实。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得在场所有人都震惊了!

    徐仁杰心道是自己还是低估了戴煞的能耐,看来对于今天的行动他是早有预谋。

    “呵呵,徐连长,怎么这个表情呀?啊哟哟,我猜是不是感到有些意外啊!哈哈哈!”朗声一阵大笑,喪彪显得很是得意,斗大的鼻孔扬的老高。

    只不过他的这抹得意落在徐仁杰的眼里却是形如无物,后者连搭理都懒得搭理,这不禁是叫喪彪面子挂不住了:“tmd给脸不要脸,弟兄们缴了他们的械!”

    闻及此言的一众匪党立刻领命,嗷嗷叫就愈冲上,可还未他们迈出步子,统一拉动枪栓的声音便是响了起来。

    “我看你们谁敢动!”

    “不想死的就尽管上来!”

    “老子今天跟你们拼了!”

    啥叫捅了马蜂窝,这就叫!

    喪彪等人显然没有意识到枪对于战士意味着什么!

    那是命!是战友!是可以托付生死的伙伴。

    正所谓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战士突然暴涨的气势登时是叫一众匪党蔫了火气,饶是刚才不可一世的喪彪,此刻也识趣的闪到了人群之后,生怕祸起殃及自己。

    见得场上一触即发的态势,徐仁杰虎眉一簇,当即爆喝出口道:“都给我住手,把枪放下!”

    “连长!”

    “我说,放下!!”

    “唉!”军令如山,战士们颓然的放下了手里的武器,他们觉着非常的憋屈,他们宁愿死在冲锋的路上,也不愿像现在这般被人凌辱!

    见得战士们放下了武器,喪彪提起的心稍稍放下了些,不过他依然不敢踏前,照旧与事发现场保持着相当的距离。

    对此,徐仁杰露出了丝鄙夷的眼神,旋即他转身一扬,冲着正在馆定看热闹的刀疤脸大声喝道:“戴煞!你既然叫我们替你搜集物资,那最起码的武器和车辆得留些给我们吧,不然我们靠双手怎么弄!?”

    “嗯!有道理,的确是该给徐连长留些东西!那什么~彪子,给徐连长他们些刀具,车子就那辆小城管!至于枪吗,哼哼,徐连长还请你叫战士自觉的上缴,免得伤了和气,发生不愉快的事情!”

    听完,徐仁杰也不废话,立刻给战士下达了缴械的命令,而这对视枪为命的战士而言无疑是巨大的耻辱。

    他们是军人,华夏军人,自他们进入部队的第一天起就被灌输了要忠于祖国,忠于人民的信仰。

    然而现在,他们不仅辱没了军人二字,还被一群乌合之众缴械投降,这实在是叫一众战士心有不甘。

    望着馆底有序进行的一切,刀疤脸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哼哼,什么军人!什么军威!在老子绝对力量面前全tm是狗屁!

    缴械工作进行的异常顺利,待得一切了毕,戴煞又是饶有兴趣的移向了战士身后的一群人:“呵呵,我说第三小队的各位朋友,不知道各位之中有没有愿意和我混的兄弟,你们放心,只要你们愿意跟我,之前的一切恩怨我可以一笔勾销。另外我还可以保证你们日后吃香的,喝辣的,呵呵,怎么样?这个机会可是很难的哟!错过了可就没有了哟!”

    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