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意想之外的夺权(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百二十四章 意想之外的夺权(七)

    是这样,我是在担心戴煞适才的话是下了个套子给我们。我觉着以他的为人没可能好心到出手去搭救第二小队的队员。我估计整个车祸怕就是出自他手。所以……”

    “还所以个啥,我看你小子就是怕死!成天瞻前顾后的,刚才要不是你拦着,老子早tm把魏大壮那小子给楱爬了!”王强气恼异常的斜瞥着嘴巴,很显然先前体育馆门前的那场冲突,令他到现在都耿耿于怀。

    见得王强这副模样,唐小权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没错,按照他的意思的确是有打算规劝徐仁杰放弃此次营救任务的。

    毕竟,人一个礼拜不吃饭尚且能活,但三天不喝水结果可想而知。

    在他看来,于眼下一众目前的状态,实在没必要为了那2个可能早已死去的人冒险。

    徐仁杰默不作声的俯首沉思,无疑唐小权的忧虑也是给了他一些警醒。

    片晌的权衡之后,他淡淡的说道:“小唐同志说的没错,我们的确是需要提防戴煞设套。不过,不管这次任务的可能性有多少,哪怕只有万分之一,我们也得去。”

    最后一句徐仁杰说的异常坚定,毕竟正是因为他个人的用人不当,使得很多人受到牵连。

    所以诚如他自己所言,饶是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他也要去碰碰运气。

    他实在不想再有人由于他的错误判断而葬送性命。

    “这样吧,待会安全起见,由我带几名战士先去目标地点探查一下,如果没问题你们在跟上来。”

    一听这话,王强不乐意了:“我说,徐队长,你这就不对了,刚才说好的,一起去救人,咋?这才点点功夫你就变卦了?你该不会是嫌咱碍手碍脚,看不上咱吧。”

    徐仁杰并没有理会王强的妄言,而是以着军人特有的冷静和威严,道:“这不是什么碍手碍脚的问题,我说了,是为了安全!这里的安全不是指你一个!是指我们在座的所有人!我叫你呆在楼下也不是叫你在那望呆风景,你同样有你的任务,你的任务就是把风看车。这样不管待会儿遇到什么危险,至少可以保证咱们能在第一时间撤离!现在请问,你还有其他问题吗?”

    目光陡然一凝,徐仁杰不怒自威的气势登时是给了王强从未有过的压迫之感,令他切实体会到了什么是军人的威严!!

    “没,没了!就,就按你说的办!”几乎是下意识的脱口而出,王强的眼神有些恍惚。

    车辆很快便是行到了戴煞口中的“别苑小区”,说是小区其实不过就是个2排对立而列的3层小楼,看楼宇的整体架构,不出意外应该是90年代的老旧自建楼房。

    王忠瑜稳稳将车驶进小区,小区内有一个80来平的开阔地,开阔地的中央处一棵老梧高耸入天,单看树干的粗细也知它的年岁依然不小。

    除此之外,几具残缺的死尸溃烂在地,想来多半是出自彪子等人之手。

    “华表!李小信!沈炼!雷瞳!”

    “到!”

    “你们4个随我上楼,其他人在底下守着。”

    “是!”

    “还有,章志才你给我过来一下!”

    跳下车子,徐仁杰将医务兵章志才叫到了一边:“待会我们走后,你负责指挥,务必保证第三小队几位同志的安全,另外,你也做好准备,万一上面有什么情况,你得第一时间赶上来救人!明白了吗?”

    “明白!”

    军队就是军队!言简意赅,不需要任何的废话!徐仁杰仅是花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便是将整个任务分配完毕。

    5个人,先后冲进了昏暗的楼道,一进楼道徐仁杰便是嗅到了弥漫在空气中的尸腐气味。

    他下意识的紧了紧手里的**,然后对着身后的战士做个了“小心”的手势。

    第一具尸体出现在一楼转角处,与小区空地里的死尸一样,丧尸是被击中头部后削去脑袋的,想来这依然是喪彪等人的杰作。

    而在朝2楼挺进的一路上,徐仁杰所带领的5人小队,又陆陆续续撞见了7,8只被卸去手脚的“倒霉蛋”。

    这些“倒霉蛋”大都已经腐烂肢解,数十只寻觅而来的蚊蝇正欢愉的在这些“尸首”上嗡鸣齐舞。

    不过徐仁杰显然没心思欣赏它们的舞蹈,他一个健步冲了过去,登时是激起一阵喧闹。

    得益于喪彪等人的出手,徐仁杰一行人兵不血刃的来到了目标地所在的二楼。

    二楼总共两个房间,靠右一间的门牌之上,清楚的写着“202”的字样。

    徐仁杰当下没有犹豫,果断掏出了手中的钥匙,而于此同时,在其身后的4名队员也应时做好了战斗准备。

    “啪嗒”门锁打开,徐仁杰二话不说朝侧边猛的一拉木门,旋即4名早就严阵以待的队员鱼贯而入。

    他们快速交替掩护前进,很快便是发现了被捆缚在卧室内的第二小队幸存者。

    “连长!!在这!!”

    徐仁杰两个闪跃奔到了卧室,刚一进们他便是闻到了一股尿骚的气味。

    眼眸之中,2个壮年模样的男人正低垂着眼眸,横躺在地。

    两鬓的胡渣已经浓密成林,蓬头垢面的样子比之街边乞讨的乞丐还要凄惨上几分。

    而且从起羸弱的气息来看,离死怕是只是时间问题了。

    徐仁杰着手在二人的鼻前样了样,然后赶紧冲身旁的战士促道:“快,快去叫章志才上来,他们有气,还活着。”

    一会的功夫,守在楼底的众人齐齐的碰进了楼内。

    待得一进屋子,身为医护兵的章志才马上开始着手为两名幸存者诊治。

    而就在徐仁杰这边为着幸存者救治的同时,身在体育馆的魏大壮也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接受起了刀疤脸戴煞的审问。

    “呵呵,”意味深长的一笑,戴煞着目在面前的汉子身上扫了一圈,继而略显阴冷的淡淡道:“好了,魏……啊,魏大壮,说说吧,你为什么抛弃之前的队友,混到我这究竟有什么目的!!”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