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分道扬镳-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百二十九章 分道扬镳

    魏大壮自球员通道出来之后,便是径直朝尉泱所在的帐篷行了过去。

    掀开帐帘,果不其然,林俊夫,胡晓东等一众全都聚在帐内。

    见他回来,林俊夫登时心头一紧。

    毫无疑问,今天基地发生的事情他是略有耳闻的,虽然尚不清其间的具体细节,但体育馆被刀疤脸一伙人控制却是众所皆知的事情。

    所以,他才会将胡晓东,尉泱,阿城,赵辉龙聚到一处,为的就是商讨如何应对这一突发时间。

    只不过眼下魏大壮贸然出现在他的眼前,不禁是叫他莫名不以。

    “大壮,刀疤脸那混蛋不是封锁整个体育馆了吗?你怎么会……”

    没有理会胡晓东的疑问,魏大壮着目在屋内扫了一眼,待瞧见那盛放清水的水**后,他二话不说着手取过一个瓷碗,继而朝内倒了一点,然后仰头便是一灌而下。

    “嗝~”或许是喝的太猛,大壮不可避免的打了个饱嗝。

    不过农家汉子素来不讲究这些,他随手抹了抹沾染在唇上的水渍,然后才缓缓回头脑袋,瞥了眼适才提问的胡晓东,捋了把脑袋道:“你刚才问俺啥来着?”

    胡晓东下意识看了林俊夫一眼,二人眼神交流间皆是透着个大大的问号。

    很显然,魏大壮从进屋到现在的一些列动作,非但没表现出半点忧虑踌躇之色,反倒显得相当的自在,就好似是郊游归来,重回故土一般,而这无疑和眼下的大环境格格不入。

    这让胡林二人诧异莫名之际,也是心生起了些许疑问。

    “我是问你怎么进来的,刀疤脸已经下令封馆了呀。”

    “怎么进来的?”魏大壮找了个板凳,然后一屁股坐了下来。

    “情况是这样的……”

    在一通口沫四溅之后,魏大壮将适才在门口发生的种种与面前的众人说道了一遍,而随着他话题的进行,胡晓东和林俊夫的面色却是在不着痕迹间缓缓变了颜色。

    “基本就是这样!”话闭的魏大壮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他刚刚那席话对旁人的震撼。

    阿城兀自严了口吐沫,眼神之中流露着难以置信:“大壮叔,你,你不会真的是跟了刀疤脸了吧?”

    “嗯呢!”没有任何的犹豫,大壮应的相当的迅速,好似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魏大壮,不要开玩笑!我再问你一遍,你真的跟刀疤脸了!?”几乎就在大壮应声结束的同时,胡晓东言辞狠厉的提音问道。

    “你看俺像跟你开玩笑嘛!真是的,也不知道你们怎么回事!一听俺跟刀疤,一个个就跟中了邪似的!唉,俺就不明白了,跟刀疤咋了?难道搁这基地安逸的日子不过,非得跑出去丧尸堆里提心吊胆?”

    或许也是因为之前在体育馆门前与王强冲突所受的气恼并未完全消除,所以眼下见着胡晓东同样以与王强一样的口吻质询自己,令得魏大壮心下的火气登时复燃了起来:“讲到这个俺tm就来气,俺在外面好心好意劝他们,那tm王强就跟个傻子样,还tm跟俺干架!俺说老几位,以前咱搁外面拼杀那tm是没办法,现在有上道过日子的机会摆你面前,你tm不用,傻啊!”

    兀自强忍着心头的怒气,林俊夫尽可能让自己的语调听起来平和些:“好,大壮,咱们权且不说你这个理念是否正确,我就想问一句,你难道不知道刀疤脸的为人吗?你难道忘了他与我们之间的冲突吗?你觉着以我们和他之间的利益关系,他会好心接纳我们吗?”

    闻及此言,魏大壮不由痴笑了一声:“俺就觉着你们城里人矫情,俺还当啥狗屁的大事,那啥,天下事,时而分,时而和,人家刀疤已经说了,只要咱愿意跟他,过往的一切全部一笔勾销。俺说老几位,这tm才是干大事的人啊,知道不?你们以为靠着俺们过往那套求生路数能在末世活下去?狗屁!俺tm当初就是太仁义,可最后结果呢?老婆老婆死了,女儿女儿没了,饶是最后一个苟活的工厂也tm被人毁了!所以俺今天过来也是想劝劝各位,别tm像老赵他们那样不开化了。动动脑子,为以后的日子好好考虑考虑。另外,俺这头已经得到了刀疤的信任,所以只要哥几个一句话,俺保证俺们以后的日子绝对比现在强!”

    “魏大壮!!”胡晓东觉着自己的肺门都要气炸了,他厉声一喝,作势就要起身。

    尉泱担心他腿部伤势,赶紧行去将他扶了起来。

    而于此同时,林俊夫也在第一时间挡在了胡晓东的身前。

    毕竟眼前的魏大壮已经不是他们过往认识的那个刚毅汉子了,他既然选择与人渣为舞,那也既是说,他不会在顾忌过往的情面。

    所以此刻与之产生冲突,无疑不是件理智的事情。

    “大壮,人各有志!你愿意跟刀疤脸,我们无权阻拦,但作为曾今和你在一起生活战斗的朋友,我想最后提醒你一句,与魔鬼为伴是不会有好下场的。好了,要说的我已经说完,现在……”

    着目在帐内扫了一圈,林俊夫面色平静的询问道:“如果有谁愿意跟刀疤的,请站到大状那边。”

    片刻的沉寂,所有人都保持着原有的姿势,而就在众人认为不会有人站向大壮的时候,赵辉龙突然动了。

    或许是觉着有些对不住老林等人,赵辉龙行动稍显扭捏,不过饶是如此,他还是站到了大壮的身旁,同时讪笑着规劝众人道:“呵呵,各位啊,我知道你们对刀疤脸有城建,但现在摆在咱面前的事情非常的简单,如果不归顺他,就很有可能被打击。所以……”

    “还有人吗?”懒得听赵辉龙废话,林俊夫沉声打断了后者的话语。

    又是数十秒的沉默,在确认他人没有再行出列的意思后,林俊夫手掌微抬,冲着帐帘方向冷冷的说道:“魏大壮,赵辉龙从今天开始我们没有任何瓜葛,你们愿意跟刀疤脸混,那么尽管去,不过从今天开始希望你们别在来这个帐子!!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