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 无耻的逼婚(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百三十三章 无耻的逼婚(二)

    泪水顺着眼角滴滴滑落,羸弱的样子惹人怜惜。

    只不过她的这幅凄惨模样落在矮个男的眼里却是形如无物,于矮个男而言,唯有最后那句“我愿意”才是他关注的结果。

    “行了!都住手吧!你说你要是早点应下,你爷爷至于遭这罪吗!”

    着手用力一提,矮个男将女孩提了起来,然后不由分说便是将之朝前推搡。

    女孩原本还想回头再看自己爷爷一眼,怎奈矮个男蛮力的拉拽根本不给她机会,最终她只能是如同行尸走肉般,朝向那个漆黑的球员通道行了过去。

    “都tm看什么看!一个个傻b样子!再tm看老子废了你们的眼睛!”

    老者独自一人孤寂的躺在冰冷的草地上,干瘪的身形此刻正微微的抽动,碍于矮个男的淫威,没有人敢上前对其伸出援助之手,大家都依言照行的躲在自己的帐篷之中,生怕一个不好“惹火上身”。

    而目睹了全部过程的魏大壮则是如一尊泥塑般呆立在了原地,一双拳头早以擎的紧紧。

    虽然为了过上好日子,他委身在了刀疤脸的帐下,但这并不意味他就接受后者对弱者的暴行。

    只是眼下,他对此也确实无可奈何,因为诚如赵辉龙适才所提醒他的那样,如果他今天惩大头,动了手,那就真的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了。

    夜渐渐的沉了,秋风徐徐的刮过草地,今夜注定是个冰冷的夜晚!

    翌日,魏大壮领着赵辉龙朝球员通道走去。

    此行他的目的主要有两个:一,推荐赵辉龙入伙,当然这倒非是他看好后者,相反受刀疤脸做派的启发,他觉着手底下有杆“枪”使终究是好的。

    特别是这赵辉龙,你看他那孙子嘴脸以及风雨欲摇的身子板,当真是做“枪”的好材料。

    至少魏大壮已经想的很清楚,一旦自己遇上了什么危险,那么赵辉龙这杆“枪”他是随时都可以拿去牺牲的。

    那么第二点呢,魏大壮是想给自己找点活干,尤其是在昨夜目睹了那场惨剧之后,他觉着自己如果想要改变这一切最少得有个能在刀疤脸面前说话的机会。

    而若想获得机会,为其做事并以此引起后者的注意和重视,无疑是眼下最靠谱的途径。

    所以综合上述两点,魏大壮最终做出了“主动出击”的决定。

    “喂!你俩站住!干什么的?这地方是tm你们能乱闯的嘛!赶紧给老子滚蛋!!”

    通道口两名小青年拉住了魏大壮的去路,其中一人更是趾高气昂的开口就骂。

    魏大壮哪里受的了这种欺辱,当即两对虎眸便是一瞪,直接是叫适才嚣张的青年软了腿。

    “你,你tm想干嘛!我,我tm叫你,你你你你,滚,滚蛋!你听见没!”

    魏大壮平生最烦的就是这种“遇弱就强,遇强就弱的“嘴炮王者,他连正眼都懒得瞧对方一眼。

    不过就在他准备强行”抢关“之际,一直紧随其后,似个”跟屁虫“的赵辉龙突然闪到了他的身前。

    赵辉龙不愧是在底层摸爬滚打了很长的时间,他对察言观色,溜须拍马这门学问那真是浸淫了许久。

    这不,在意识到冲突发生的瞬间,他便第一时间冲了上来。

    不动身色的将魏大壮朝后拉了几步,待将其拉离拳头攻击范围后,他小声对其耳语了几句。

    然后也不待后者反应,立马折返回看守那头,似变戏法般摸出了一包香烟。

    “啊呵呵,两位老哥,别误会,我们都是自己人,来来来,啥也别说,先来根烟。”麻溜的递上香烟,赵辉龙又是恭敬的为守卫二人点燃。

    而在他这番“没皮没脸”的“刻意讨好”之下,那两名年轻的守卫果然是相当的受用,连带“紧绷的神经”也渐渐放松了下来。

    “你们也是自己人?怎么看的面生呀?”喷了口烟圈,年轻守卫还是有些警觉意识的。

    “哦,是这样,大哥,我俩都是刚刚投奔到戴老大手下的,原来是第三小队的。”

    “啊!感情你们就是那叛徒啊,哈哈哈哈!”

    年轻人的笑声格外的扎耳,看得出他是有意戏谑对方。

    “这个~良禽择木而栖,咱不是看戴老大仁义嘛,另外他手下还有似你们这样的好汉,所以我们就想着过来,希望日后也能跟戴老大后面混口饭吃,呵呵呵。”

    丝毫未受年轻人嘲弄话语的影响,赵辉龙继续着他的“溜须拍马”。

    不出意外的,两名守卫在闻听了“似你们这样的好汉”几个字眼后,立马是屁颠颠的扬起了脑袋,同时对赵辉龙的好感也是大为的加深:“对了,你们来这是准备干啥?”

    见着总算是进了正题,赵辉龙不敢怠慢,搓着双手琛笑道:“咱今个来不为别的,就为跟戴老大商量商量,看能不能给咱安排个事做,就像二位大哥这样,你看看你们能搁这么重要的地方当看守,想来一定很受戴老大的重视!”

    “呵呵,”两名手下相视一笑,事实上他俩今天也是头一回轮班到此,压根与“重视”一词沾不上关系。

    不过人总是习惯听奉承之言,所以……

    “那是!这个地方,不是哥跟你吹,只有绝对的心腹才有资格站在这儿!说说吧,你们打算干点啥?”屁颠颠的作着嘴里的香烟,任傻子都能看的出,如果他俩真的是心腹,至于捧着个白水牌香烟抽得那么得劲吗?

    “我们……”

    “要干就干大的,搁门口站有啥意思!那几个当兵的呢?守那些人才有前途!!”不待赵辉龙开口,魏大壮甩着大步走了上来。

    他个虽不高,但周身散发的气势可是灼灼逼人,尤其是面上的一对眸子,当真是相当的骇人。

    “你,就你,守那当兵的?呵呵和!”守卫痴笑的笑了两声,不过脚下的步伐却是在不自禁中朝后退了两步。

    对此,魏大壮鄙夷的瞟了一眼,也懒得和对方计较:“咋啦,俺为啥就不能守那些兵?”

    眼瞅着气氛又要陷入僵局,赵辉龙赶紧再次插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