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章 第一次运输接触(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百三十八章 第一次运输接触(五)

    “老大,人给你带来了!”推开房门,丧彪率先一步闪了进去。

    “嗯,”淡淡应了一声,戴煞并未抬头,只是兀自垂着脑袋着布擦拭手里的黑色手枪。

    虽然不知道那把手枪什么型号,但赵辉龙相信绝对不是玩具,它里面的任何一发弹药都足以要了他的小命。

    “戴老大,俺们到了!”见着刀疤脸“无动于衷”,魏大壮有些沉不住气的出声提醒。

    “哦,都来啦!”终于是缓缓的抬起了脑袋,戴煞明知故问的问道:“听说你们今早有找我?”

    “是的!”

    “什么事啊?”

    “俺们想跟你找点活干!”魏大壮不拐不饶,开门见山。

    “找活干?”话音突然一顿,刀疤脸没由来的举起了手里的**,然后佯作“试准”的在魏赵二人的身前缓缓扫过。

    他的动作进行的异常的缓慢,但给人的压迫感却是丝毫不亚于实弹射击。

    至少“胆小”的赵辉龙直接是被黑洞洞的枪口给吓了一跳,在不自主的连退数步后,直待撞到墙壁,才堪堪停了下来。

    魏大壮面色如炬的矗立在原地,一双眼眸死死的盯着对面的枪口,冰冷的字眼顺着齿缝铿然迸出:“戴老大,你!这是什么意思?”

    “混蛋!”几乎是怒蹦的跳了起来,丧彪食指前伸的指向魏大壮的脑门,好似是要吃人一般:“你tm算个什么东西!!怎么跟大哥说话呢?”

    魏大壮好似未闻,他再次发扬了他“任你狂轰乱炸,我自当你放屁”的风采,盯枪的双眸连瞄都没瞄丧彪一眼,这无疑是给丧彪气的脑子都要炸了。

    望着场上有些硝烟味的气势,一直保持肃然的刀疤脸终于是有所动作了,他挥手压丧彪的右手,继而佯怒的斥道:“彪子,你这是干什么!他们是我找来的,你有意见?”

    “没,没有!”

    “没有就好!给我闪一边呆着去!别没事给老子惹事!”

    憋屈的闪到一边,丧彪气鼓鼓的咬着牙齿,一双拳头被他攒的咔咔直响。

    解决完丧彪的问题,戴煞将目光重新移回到桌前的二人,他指了指已被他搁在桌上的**,意有所指的说道“你刚才问我在干嘛?呐,擦枪!”

    “我这人虽然是个大老粗,但对有些事还是格外的看重。就拿这枪来说吧,枪就向人,你平日里若不把他"看"好,关键时候它就可能“摆”你一道。而我戴煞能在道上之所以能混这么久,就是对底下人“看”的够好,“看”的够牢,那些想“摆”我道的人,现如今……哼哼!”

    一声冷哼,戴煞恰到好处的中断了话语,但他这一断句,却是很好的达到了威慑的效果。

    赵辉龙脑子很聪明,他立刻便是会意了刀疤脸的深意,当即抖擞抖擞精神,三两步走上前去,就跟“太监”表忠心般笔挺起身子,坚定开口道:“戴老大,你放心,我这个人干事就认死理,跟人也一样,既然我选择跟您,那就绝对不会有二心。以后你指东,我不向西;你让跪,我绝不站;总之,我绝对拥护您的决定!谁要敢对你不利,我第一个跟他干!”

    好似连珠炮般的一通“示好”,只不过赵辉龙的这番“表白”落在戴煞的耳里却是……

    嘴角微微一瞥,戴煞斜眉扫了赵辉龙一眼:“嗯,不错,不错!小伙子挺会说话,也挺上道,不过……我想问一下,刚才我举枪你跑什么啊?你觉着我这是废物集中营吗?什么狗屁玩意都能进吗?”

    这两句逐级攀升的厉喝可是把赵辉龙的心给浇了个透心凉,他本愈还想解释些什么,但戴煞似乎并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

    目光移转,戴煞望向了波澜不惊的魏大壮,然后淡淡的问道:“你呢?魏大壮,你的态度是怎样的?”

    大壮迎上戴煞的眼神,丝毫没有畏缩的朗声道:“戴老大,这个问题俺已经跟你说过很多遍了,俺跟你不为别的,就为混个饱饭!你若是觉着俺行,就给俺安排个工作,俺认真去干。你若是俺靠不住,尽管直说,俺这农家汉子不喜欢那些弯弯绕!”

    “嗯,”出人意料的点了点头,戴煞一改适才的严肃,紧绷的面庞竟是露出了一丝微笑:“好!说的好!老子就tm喜欢你这样的痛快人!说吧,想干点啥?”

    魏大壮依然保持着淡然的态度,并未因戴煞的赞赏而不着四六:“俺也没啥他别的要求,只要能饭管饱就成。”

    “哈哈哈!这个简单!没问题,绝度没问题!容我想想啊,对了,彪子,现在体育馆还有哪里缺人手啊?”

    煞有介事的转过脑袋,丧彪被他这么一问,登时有点短路:“这个,这……人手嘛,城门处倒是……”

    不带丧彪把话说完,戴煞似是恍悟般的一拍桌子:“对了!明天徐仁杰那伙人不是要来嘛,要不我看这样,大壮啊,正好你和那帮人有些交情,就由你出馆去和他们进行交接。怎么样?会不会觉着不太舒服?”

    音调微微一扬,戴煞静待大壮的回答。

    戴煞压根没有多想,而且回复中还略带着些许的反问:“俺为啥要不舒服?呵呵,那些人脑子不开化,给他们指明路不走,非得搁外面受罪,活该他们的!那啥~这活俺接了,俺明天倒也看看,他们到底过的怎么样!哼!”

    面露出一丝阴冷,大壮的情绪终于是泛起了一丝波澜。

    “大,大大大壮哥,我,我?”生怕自己被丢了似得,赵辉龙见着话题就要结束,赶紧凑到魏大壮的身旁,近乎哀求的低声道:“大壮哥,你,你答应过我的,要带我混的呀,你可不能现在把咱给甩了呀。”

    有些鄙夷的甩开了被擒的胳膊,魏大壮非常讨厌赵云海的“怯懦和奉承”,不过为了给自己找个能被“黑锅”的人,他还是强压下心头的火气,向戴煞提议道:“戴老大,俺这兄弟想跟俺,俺也答应过他,如果可以……”

    “没问题!”大手一挥,戴煞应的爽快,不过他最后还是没忘善意的提醒:“以后找小弟,别tm竟找这样的废物!看着就tm招人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