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第一次运输接触(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百四十章 第一次运输接触(七)

    翌日天已放亮,安静的球员通道内传来了连串的脚步声。

    戴煞睡的正香,但紧随其后的焦促叩门还是把他从睡梦中给唤醒了。

    “nmd,谁啊!大清早的作死啊!”烦躁异常的掀开被子,戴煞抬眉瞄了眼闭上的挂钟,时针将将指在9点,这不禁是叫他本就恼怒的心情更加火大了起来:

    “mlgbd!才tm9点!我倒看看有什么狗屁事情,要这么着急!”

    踏上凉拖,戴煞一个鱼跃闪道门前,继而一把来开屋门,也不待看清来人是谁,扯着嗓子便是喝问出口:“你最好给老子一个合理的解释,不然就tm等着被丢出去喂丧尸吧!”

    “老大,是,是我,彪子啊!”

    喪彪明显是高估了自己的能量,他以为道出自己名字就会没事。

    不过他完全忽略了被打扰清梦的戴煞的火气,这不,他不提名字倒还罢了,这一提名字戴煞的两只眼睛都变得通红了起来。

    “我去nmd,老子管你是谁?你tm自己看看现在才几点,9点啊!你tm忘了老子是怎么交代了吗?早上十点之前没重要事情没来烦老子!”

    一句接着一句,戴煞的声音那是越来越大,饶是在外的看守都感受到了他磅礴的怒气。

    喪彪的额头不禁也是沁出了些许汗水,他强压下心中的惧意,战战兢兢的解释道:“不是,大,大哥,我知道这个点叫你不好,但,但徐,徐仁杰他们来了。”

    “哦?”眼眸一扬,戴煞一改适才的暴虐,好似恍悟般的回过脑袋,不置可否的确认道:“你是说……姓徐的已经到了?”

    “是的,大哥,刚到没多久,现正搁大门候着。这不,我立马来通知你了。”显得有些委屈,喪彪苦涩的皱起了眉毛。

    事及于此,戴煞的火气终于是缓缓消了下去,不过碍于面子,他并没有向喪彪道歉,而是着目扫了后者一眼,继而洋怒道:“这事你早说嘛,磨磨唧唧半天,以后怎么跟老子干大事?”

    “是是是,大哥教训的是,我以后一定注意。”

    “行了!别tm废话了,走,咱们过去看看!”

    大手一摆,戴煞领着喪彪朝通道外走出。

    今日的阳光略显刺目,通道口的大门就好似是阴阳两隔的地平线,里面昏暗阴沉,外面却光亮明媚。

    望着高悬于顶的烈日,戴煞有些不太情愿的迈了出去。

    不止是他,饶是在屋外待了半晌的喪彪也依然不适应这“秋老虎”的反噬。

    一行人快步走上看台,早就恭候多时的手下赶紧麻溜的搬过架高的椅凳,并在其旁撑开了改装过的遮阳伞。

    说实话,今天这交接戴煞是完全没必要亲自前来的,但考虑到是头一回,保险起见,他还是觉着自个儿压阵比较放心。

    加之,他昨日的特别“安排”,他还指着能看场“兄弟之争”的好戏呢。

    “彪子,魏大壮就位了吗?”

    “在楼下候着呢,就等您发话!”

    “射击点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我安排了两个火力点,交叉守着大门,如果徐仁杰敢轻举妄动,我保证叫他由来无回!”

    “很好!叫底下把罗毅押上来吧!”

    “是!”

    领命的喪彪冲这旁侧的心腹耳语了几句,后者立刻转身跑了下去。

    而就在戴喪二人做着各项指示的同时,馆底久候多时的徐仁杰终于发话了:“我说喪彪,你是什么意思!我战士人呢?你说带他们上来,怎么这么长时间还不见他们的踪影?”

    闻及此言,刚刚吩咐完毕的喪彪不由双眉一皱,他刚待起身去回斥两句,却被坐在凳上的戴煞给拦住了去路。

    “我来!”简单的一个命令,戴煞兀自行到了馆顶最高处,然后着目扫了眼底下的人影,旋即朗声大笑道:“哈哈哈!徐连长,你何出此问呐!我戴煞答应的事儿还能骗你不成?”

    “彪子,罗毅人为什么还没到啊!没见徐连长等得不耐烦了吗?”佯作不知情的把问题再次抛给了喪彪,后者先是一愣,不过很快便是做出反应道:

    “回大哥,人已经安排下去请了,一会儿就到!”

    “呐!徐连长,你也听到了,已经去请了,你就稍晚勿躁,在等一会儿。另外我交待的事儿,你办的怎么样了?”

    徐仁杰刚待回答,却闻耳畔传来一记低沉的嗓音:“徐连长,这些问题我来应付,你尽可能避免与刀疤正面接触,免得产生矛盾,刺激到他。”

    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徐仁杰没有异议的同意了年轻人的提议。

    毕竟,相较于他自己与对方谈判,明显唐小权代劳更为合适。

    因为如果唐小权与对方发生争执,他这个主世人还可从旁调解。

    但换而言之,倘若搞出矛盾的是他,那问题可就大了去了。

    所以,就目前的局势而言,由唐小权作为博弈的“缓冲”,还是极为必要的。

    得到首肯的唐小权,淡定自若的踏前两步,然后操着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仰天回复道:“呵呵,戴队长,您安排的事儿,我们自然如约的履行,呐,今天是第三天,日期我们没晚。物资呢,都在车上,您要是不放心,可以派人出来检查。”

    戴煞移目瞟了眼城管车,在瞧见车尾堆积的物资后,阴笑着的点了点头,不过他很快发现了问题,当即开口道:“你们怎么就来5人,呵呵,别告诉我剩下的那几位全都壮烈了啊?要真是这样……啧啧,我真得为徐连长你默哀几分。”

    怎会听不出戴煞的讥讽,唐小权立时不卑不亢的回击道:“戴队长您不用担心,队员们都还见在,虽然搜集这些物资颇不容易,但总体来说,我们还应付的了。至于说,为什么我们只来了5人,主要是担心人来多了给您造成不必要的压力。况且城管车运载能力有限,油料也非常珍贵,所以5人是我们的最佳选择。”

    全文不带一个脏字,甚至连音调都平稳无奇,但就是这番言语却是在悄无声息间透露出了一个讯号:

    对付你戴煞,我们5人足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