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第一次运输接触(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百四十二章 第一次运输接触(九)

    “这就是你们搞的物资?”

    耳朵一竖,同样发现问题的赵辉龙立刻来了兴致,他根本无需魏大壮指示,插着腰板就跟街头泼妇似得怒骂了起来:

    “搞什么东西!3天时间,你们就弄这些个垃圾?耍呢?逗我们玩呢?”

    狗仗人势,饶是脾性较好的唐小权此刻也涌起了一股冲上去甩他y一嘴巴子的冲动。

    不过,好在他还没望今天来此的目的,所以深吸了口气,再次浮起他那招牌式的“人畜无害”的笑容,不徐不缓的慢慢解释道:

    “赵兄弟,外面的情况你也了解,很多事情不是我们能够掌控的,况且上次戴队长也只说了三天交一次货,其间并未强调要带什么货,以及货的数量是多少。另外,现在正处9月-10月交际,基地也刚刚粮仓大丰收,眼下衣服被褥我觉得要比粮食更加能满足民众的需求。所以……还望赵兄你能体谅一下。”

    全程,唐小权从头到尾谦逊有礼,你y根本找不出发飙的理由。

    徐仁杰那是打心底佩服年轻人的反应,说实话,如果换做是他自己,在受到对方那样的挑衅和咒骂后,恐怕也是很难稳定心绪的。

    眉毛不由轻挑了两下,这种有气撒不出,有火不能放的感觉着实叫赵辉龙难受。

    事实上,这种感觉,他这辈子没少体会,不论是过往摆摊卖炸串,还是发传单贴小广告,各种“有的没的”的侮辱,他几乎都曾体验过。

    按理说,似他这样的人应该很能体会底层人士的苦楚,但人往往就是这样,当你身处低位时,你总会抱怨世界的不公,觉着每个人都在欺负你,没人同情你。

    而当有天你**丝逆袭,飞黄腾达后,你又会选择性的忘掉那些不好的事情,然后理所当然的加入到了你曾今最为鄙视又最为愤恨的“大爷”一族。

    譬如眼下的赵辉龙,他就是典型的“暴发户”嘴脸。

    因为一时的“得势”,他全然忘记了自己当初当“孙子”的惨境。

    他切齿的摩挲了两下,然后冷冷的说道:“别tm说那些没用的,民众需求什么轮不到你小子来说!你tm别指着弄这些东西就能糊弄过去,我告诉你……哎,哎,艾玛!”

    身形陡然一晃,赵辉龙甚至没来得及反应,整个人便被一股大力扯到了身后。

    “魏,魏大哥,你,你这是干啥啊!”

    压根没理会赵辉龙的质问,魏大壮面色严峻的走到前头,着拳朝天一扬:“三点!今天这个事,俺说三点!”

    “第一,以后的物资要足量,如果再像今天这样靠这些棉花褥子冲数,那可别怪俺不客气!”

    “第二,守时,照例三天一次,晚了,你弟兄出什么事由你负责!”

    “第三,请记住,这个地头,你说了不算!俺说了也不算!馆顶那位说的才算!”

    交代完毕,魏大壮也不管徐仁杰什么反应,扭身便是朝向正扶在墙头,焦促等待看好戏的刀疤脸一众挥了挥手臂,继而朗声说道:“戴老大,货查好了,没什么问题!”

    “这就玩了!?”戴煞不免有些失望的撇了撇嘴。

    不过这也难怪,毕竟预想中的“兄弟相残”他没见着,反倒是搁这被骄阳暴晒了许久,这令他感到了些许烦躁。

    喪彪一直在旁察言观色,在瞧见老大面色的细微变化后,立刻心领神会。

    他小心翼翼的凑前了几步,以着极为挑逗的口气低声道:“大哥,这里的事儿也都差不多了,我看你就先回去吧!那啥~底下兄弟又给你弄了个妞,这妞奶大臀圆,末世前刚生完孩子没多久,绝对附和你的要求。”

    闻及此言,戴煞猛的回过脑袋,滚圆的双瞳之中闪过一抹贪婪:“真的?现在她人在哪?”

    “就在你屋里!”

    “好!干的好!”着掌用力一拍,幻想着“双宿双飞”的刀疤脸郁闷的愁色登时是一扫而空:“那这里就交给你了,给我盯紧点,可别在最后给老子搞出什么乱子!”

    “成!大哥,你就放心去享受吧!剩下的事我保证给你办的妥妥当当。”

    “好!哈哈哈!好啊!哈哈哈!”

    **的笑声狂放的在体育馆上空飘荡,身处馆低的徐仁杰一众自然不会知晓发生了什么。

    不过眼下他们也关注不到那些,因为得令的魏大壮已经开始和他们做起了交接工作。

    交接其实也非常的简单,说白了就是王忠瑜从车里出来,完了把车交到魏大壮的手里,然后再由魏大壮驱车进入馆内卸货,最后返回车辆。

    那么问题来了,车开进去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如果对方不开出来,那麻烦可就大发了。

    对此,徐仁杰一方也不好说什么,毕竟你人在这儿,货也在这儿,饶是对方的操作再怎么不合理,你又能有什么办法逆转呢?

    要知道,人家馆内可是有着一波手握95的匪众,若是真来硬的,分分钟把你扫成马蜂窝。

    卸载的工作比预想的还要长久,喪彪似是有意折腾徐仁杰他们。

    不过好在这回出任务的都是耐得住性子的人,否则搁王强在此,那早就闹开花了不可。

    时间一分一秒的缓缓流逝,9月反噬的娇阳那是一点不比7,8越的酷暑差。

    饶是有高大的馆墙做遮挡,但唐小权,王忠瑜等人的背脊还是不可避免的汗透浸湿。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的光景,闭合关紧的体育馆大门终于再次打开。

    而与此同时,久违了的城管车同样是伴着一阵“嗡嗡”的轰鸣从内驶了出来。

    停车,下地,魏大壮依然保持着肃然的表情。

    见他走下车子,幸存者一方赶紧是齐齐走了过去。

    “我们可以离开了吗?”徐仁杰似乎很不愿和这样的叛徒打交道,所以语调说的相当的阴冷。

    而魏大壮却是恍若未闻的点了点头,同时冲着队列前端的唐小权一字一顿道:“记住俺之前说的那三点!这很重要!如果你下次再忘!那么……哼哼,一切后果你自行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