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 抢女人(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百四十五章 抢女人(一)

    计划敲定,众人又就设备的获取交换了意见。

    当然,说是交换意见,最后还是兼备车手和本地人双重身份的王忠瑜给出了相对靠谱的方案。

    按照他的提议,行动场所定在距离别苑小区15公里外的一处大型私有4s店里,那里专门维修和保养各种豪车,车载的物件和设备也极为丰富。

    而作为专业赛车手的王忠瑜,与此家店铺的老板也是非常的熟悉,在他映像中,店铺内就有他目前急需的监控设备。

    “那好!大家抓紧准备一下,等到午后咱们就行动,争取在明天把车子改装完毕!”

    考虑到刀疤脸给出的“三天期限”,徐仁杰当即做出了“午后行动”的指示。

    对此,众人也都没什么异议,毕竟,早完成任务一分,基地的同伴获救的可能就多上一份。

    而就在幸存者团队为下午行动准备的同时,远在几公里之外的体育馆也正上演着一出“令人生火”的桥段。

    事情的主角依然是矮个男五人组,得益于上次“掳妞献媚”的成功,他们俨然是成了基地“辣手摧花”的魔手。

    这不,饱思**的他们又开始寻思起该去祸害哪家的闺女。

    很快他们便是达成了一致的意见,而这个意见的主角正是数周之前叫他们吃惊了苦头,脸面尽失的尉泱。

    此时的尉泱正在帐内与着可爱的芳芳讲着故事,由于基地的骤变,为了安全,她们不得不躲在帐子,已避风头。

    可是,即便如此,她们依然无法规避危险的到来,因为一场凶恶的暴风雨已然是在悄然无息间缓缓逼近了她们。

    摄于上次被暴揍的惨痛教训,矮个男五人特地从器械室取了几把武器,由于刀疤规定不能见血,所以他们大都拿的是诸如钢管之类的东西。

    而有了这些凶器垫底,矮个男五人的胆气登时是壮了不少。

    浩浩荡荡,气势汹汹的朝球场走去,所过之处,民众都是”作鸟兽散“的躲进了帐子,这在无形之中更是增加了矮个男5人的嚣张的气焰。

    很快,那代表着“38”字样的帐篷便是进入了5人的视野之内。

    矮个男扭脸冲着身侧的匪众使了记眼色,后者当即心领神会,一个健步冲了过去,然后着掌一撩帘布,提着钢管便是怒踏而入!!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你们别乱来啊!”明知故问的站起了身子,虽然早有预料,但当匪众真的出现在面前时,林俊夫心下的紧张还是不可抑止的涌上了心头。

    “呵呵呵!”猥琐的笑容自帐外传来,旁人或许不知晓此音的源头,但深受其害的尉泱却是记忆深刻。

    果不其然,在数秒的等待之后,矮个男那叫人心生厌恶的身影终于是晃晃悠悠地出现在了林俊夫等人的眼前。

    “怎么,几日不见,列位不会忘了我吧!”说话间,矮个男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略带玩味的唇角浮起了抹阴冷的笑容:“不过,你们忘了我,我可忘不了你们啊,哼哼,你们上次给老子的回忆,老子可是到现在都记在脑子里!”

    话到此处,矮个男陡然抽出了藏在背脊后的厚实钢管,他似是炫耀般凌空舞了两下,钢管银色的漆面登时是在骄阳的隐射下散放着刺目的光芒。

    “你们到底想怎样!?”林俊夫尽可能将自己的身形挡在众人的面前,脸上也竭力的维持着淡定的神采。

    但,说实话,在面对5个手持凶器的歹徒面前,你说毫无惧色,那纯粹是吹牛放屁。

    不过作为历经过生死的幸存者,林俊夫此刻的表现已经足够配的上“汉子”一词了。

    “我们到底想怎样?哈哈哈哈!”好似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矮个男歇斯底里跟个神经质般不停的狂放大笑,一边笑还一边和左右的同党嘀咕絮叨:“唉,哥几个,他问我们想怎样?他tm居然问我们想怎样!我说你小子脑袋是不是……”

    脸色陡然一变,原本还肆意的狂笑戛然而止。

    矮个男就在这毫无预兆的情势之下,反手着管照着老林的面门就是一管挥去。

    “老林!!”

    “林叔!!”

    林俊夫只是隐隐觉着有人再呼唤他的名字,不过嗡嗡的大脑似乎已是不再受他的控制。

    虽然他在管身即将触碰到他头颅之际,即时曲臂挡在了耳侧,但震荡之下产生的巨力还是叫他出现了头疼耳鸣的现象。

    “啊呀!啊呀!不错嘛!这反应不愧是在外面混过的!”矮个男满脸戏谑的望着依然处在混沌状态的林俊夫,继而再次高举起了手中的钢管。

    “哼哼,既然你tm这么会躲!那么老子今天倒要看看你究竟能躲到什么时候!”

    “咻~”管身压迫空气,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尖啸。

    毫无疑问,矮个男这一管子正面击打,无论是在力道还是气势方面,都较上一次的突袭要高出不少。

    所以……不出意外,只要林俊夫中招,饶是他能曲臂抵挡,但筋骨受挫那也是难以避免的事情。

    然而异变的反生往往就在那么一瞬,就在所有人都认为林俊夫难逃此劫,矮个男甚至已经露出胜利笑容的时候,一个壮硕的身影一闪而过。

    合十的掌间紧紧攒着矮个男的手腕,胡晓东的一双眼眸闪烁着“杀人”的光芒。

    “你,你你干嘛!快,快给老子放手!”同样的眼神,同样的威慑,矮个男再一次体会到了那如坠冰窖的感觉。

    他原以为那拄着棍子,窝坐在角落的男人只是个瘸了腿的废物,谁曾想……

    长达三周的忍辱负重,胡晓东早就鳖了一肚子的火气,但碍于之前腿部的伤势,同时也为了不给同伴造成负担,他一直扮演着“少言寡语”老实人的角色,以至于叫旁人产生了一种“他很弱”的错觉。

    可是随着相当一段时间的康复恢复,他的伤腿已经完全复合,虽然尚不能达到过往全胜的状态,但总体来说还是恢复的相当不错。

    原本他也不想把事情搞大,毕竟己方的实力摆在那儿,但当适才瞧见矮个男那致死的杀招后,胡晓东沉寂许久的血性终于是被再次点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