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力战“劈脸怪”(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百五十八章 力战“劈脸怪”(二)

    ps:看《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钢刀携卷着劲势,发生尖锐的啸声。

    而双眸瞟向侧边的“劈脸怪”似乎也是意识到了危险的来临,他本能回过脑袋,想要弄清身后的声响究竟为何物。

    可怒劈而下的“钢刀”已然是贴向了他的侧脸,匆忙之中,它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抬起了右臂。

    “咔!”脆响旋即发生,刀刃不偏不倚稳稳的砍在了“劈脸怪”的小臂上。

    按理说,如此狠厉的一刀,就算不斩断它的臂膀,至少也应该折了它的筋骨。

    可事实上呢,这刀仅是削去了“劈脸怪”小臂上的一块皮肉,然后便是生生的卡在了骨头之间。

    如此匪夷所思的状况不禁也是叫余下的“旁观”者愕然。

    不过也难怪他们会有如此瞠目结舌的反应,毕竟这里应给“敌人”造成不小伤害的劈砍最后竟落得这般不痛不痒的境地,至少在王忠瑜的眼里,他真不知道是该说“劈脸怪”运气太好,还是其重生后的能耐真的见涨了。

    然而就在众人为“劈脸怪”“大难不死”惊诧不已之际,后者突然甩出一记右拳,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了正全力拔刀的李小信身上。

    加之“劈脸怪”这拳甩的相当的突然,以至于李小信根本没有时间做出任何的抵挡。

    于是乎。他便是在这毫无防备的情形下,好似脱线的风筝飞离地面,即刻又重重栽落在地。

    “噗!”一口鲜血不受控制的喷射而出。漫天的血花好似盛放的花朵在阳光的透射下散发出妖艳的光芒。

    “阿信!”见着李小信中招,位列“劈脸怪”后侧的沈炼登时一股热血直冲脑顶,他咆哮着冲了上去。

    可还未待拔刀近身,他便是被陡然转身的“劈脸怪”以着同样的手法给再次扇飞了出去。

    “哐当,咔嚓”

    身形重重砸在了2米开外的钢化玻展柜台面上,透亮的玻璃登时如细密的蜘蛛网四散裂开,旋即便听“哗啦”一声散落在地。沈炼也因此坠到了展柜的里端。

    短短10秒,两名战士先后“落败”,如此突兀的反转也是着实震惊了场上的每一位行动小队成员。

    王忠瑜一脸的难以置信。虽然适才的一切发生的太快,但作为职业赛车手的他,其目力相较与普通人那是高上不少,加上他又常年在风驰电掣中“起舞”。所以他对快节奏事物的领悟及感知。绝非常人可以比拟。

    透过他的观察,他直觉的感到,“劈脸怪”适才的两个动作,似乎是本能的反应。

    简单来说,就是后者并非真的判断出了两名战士的位置,而是依靠着肌体自发反应做出的攻击动作。

    虽然王忠瑜也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感觉,但他相信自己的直觉,因为正是这些看似不着调的直觉。让他避过了很多赛事中的险情。

    “小李,小沈。你们怎么样?”徐仁杰忧心忡忡的大声疾呼。

    可是不待李沈二人做出回复,刚刚将之撂倒的“劈脸怪”却是抢先一步的“嘶吼”了一声。

    “糟糕!”敏感的直觉再次向王忠瑜的大脑中枢发出了警示,而几乎是在他接到警示的同时,“劈脸怪”毫无预兆的朝他所在的位置狂奔袭来。

    徐仁杰当下顾不得两名战士的安危,赶紧是一把推开了身侧的王忠瑜,继而抬起了手里的“丈八蛇矛”,稳稳的指向了“劈脸怪”的脸盘中央位置。

    他的目的很明确,既然劈脑袋没把对方劈死,那多半是其大脑中枢没有彻底损毁,所以他有意识的向下移了几分,就为给那最后残存的脑神经以致命的打击。

    “哐哐哐”

    “劈脸怪”奔跑的速度很快,比之之前户外的移动速度还要迅捷上许多,几乎是在转瞬便是欺近到了人方所在的阵地。

    不过令徐仁杰感到奇怪的事,这个“畜生”似乎并没有任何的攻击意图,因为从他不顾一切的蛮冲势头来看,它似乎仅仅只是想完成冲向己方的动作。

    “咔嚓!”矛尖不出意外的戳进了“劈脸怪”的脸庞,斗大的眼珠瞬时滚落而出,连带出的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血水腐肉,场面之惨叫人骇然。

    按理说脑袋被损毁成这个样子,你“劈脸怪”总该“嗝屁”了吧。

    但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是,“劈脸怪”非但没有“倒下”,还有若神住般的一掌劈断了5公分粗的矛棍,直把正愈前往玻璃柜台搀扶沈炼的王忠瑜给看的呆傻在了原地。

    这什么情况!这还是丧尸吗!

    不止是他,余下的几名战士也是看的目瞪口呆啊!

    这脑袋得给打成这样了,怎么还能活动,难不成这货是小强吗?

    徐仁杰倒吸冷气的同时,也是意识到了情况的不太对劲,他没有犹豫,赶紧冲着前排的战士喊道:“朝他脑袋攻击!继续攻击!继续攻击!”

    话音落下,雷瞳直接是将手里所提的维修工具包给抡了出去。

    好家伙,要知道那两维修包加起来可是足有50多斤啊。

    雷瞳就跟扔小鸡样呼在了“劈脸怪”的脸上,旋即便闻“哐哐”两声。

    待得工具包落下,在看“劈脸怪”的脑袋,俨然是被抡成了一摊肉泥。

    这还不算,就在雷瞳撤步的同时,紧随其后的华表又是提刀迎了上来。

    手起刀落间,好似削瓜般凌空削劈了“劈脸怪”几下,登时缕缕碎肉飞溅于空,捧捧鲜血溅洒满地。

    事情进展到这个地步,“劈脸怪”的脑袋,只剩可怜巴巴的一些筋骨袢肉,饶是他母亲过来也绝对认不出此货原来的面目。

    常理而言,这个状态的“劈脸怪”应该没有可以支撑他行动的可能了。

    这也是徐仁杰以及战士们心下的一致判断,毕竟从末世爆发至今,解决丧尸的唯一途径一直都限定在“丧尸”的大脑中枢上,以至于人们习惯性的养成了只要毁了“丧尸”大脑,就等同于解决了这一畜生的固有思维。

    然而现实的情况真是如此吗?物种的发展过程就没有特殊的存在吗?

    答案即将揭晓……(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