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钥匙哪儿来的 (上)-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十一章 钥匙哪儿来的 (上)

    人们总是习惯于把一些重要的事情放到饭桌上去谈,因为这不仅可以彰显主人的好客,更为重要的是温馨的环境外加美食的**,可以很好的拉近就餐者的心,从而使攀谈变得容易。

    不过眼下聚在客厅的5位幸存者可就没那么好的氛围了,他们没有大餐,也没有酒水,有的只是屋外不停吼喝的丧尸,以及那犹若一摊死水的就餐气氛。

    唐小权不动声色地扫了众人一眼,大汉喷香的吃着碗里的米饭,丝毫没有因为单调而兴趣缺缺。

    其侄儿也同样是埋头做着努力,时不时发出两声“哼唧”的**。

    总而言之一句话:吃相相当的难看。

    反倒是夹在他们二人之间的黄雅茹显得优雅了许多,但见她一口一口地将米饭送入口中,然后又是一口接着一口缓慢的咀嚼,最后兀自轻咽入肚。

    当然这些都不是唐小权关注的重点,他所在意的是,黄雅茹此刻所处的位置,特别是其屁股下的那张椅凳,那张大汉适才独占的椅凳。

    看来自己这招收买人心的伎俩多少还是起了点效果,唐小权唇角浮起了丝笑意。

    在他看来,大汉的主动让座便是释放了一个良好的信好。

    所以他要成热打铁,借着这个机会,进一步拉近双方的关系。

    于是……

    “咳咳,”轻咳了两声,唐小权出声道:“那个,大哥啊,实在不好意思,我们从家带出的粮食不多,所以只能分你们那些,还请见谅。”

    唐小权说的很真诚,字里行间都透着股浓浓的暖意,饶是在一旁蒙头吃食的王强,也是在不自觉中望了他一眼。

    而人大都是讲感情的,尤其似汉子这般平日里虽然性子急躁,但总而言之,还是属于耳根偏软,吃软不吃硬的人。

    所以,唐小权适才的一席话让他很是受用。

    缓缓停下手中的竹筷,大汉略显尴尬的挤出一丝笑容,回道:“呵呵,没事儿,有的吃就不错了,谢谢你们!”

    “谢谢”闻及这儿两个字眼,唐小权脸上的笑意愈发浓厚了起来,他当即补充道:“其实,关于今天的事儿,我们真的很抱歉,大哥你说的没错,要不是因为我们,你或许不会沦落到这个地步,从某方面说,的确是我们害了你。”

    话题稍显承重,但唐小权却是恰到好处的将自己的歉意表达了出来。

    “唉~”大汉长叹了一口气,旋即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也罢,这事儿说到底,我也有责任,当时若是我不怕死,第一时间给你们开门,也许事情就是另外一个结果了。”

    话到此处,或许是觉着懊恼,大汉猛的扒了两口碗里的米饭,然后用力的咀嚼了起来,似乎是在发泄着什么。

    微点了点头,听完汉子的这段自白,唐小权对其做出了八字评判:性子鲁莽,本性不坏。

    既然对方本性不坏而且又有放下承建的态度,那么唐小权自然不会放过这个介绍己方众人的机会。

    他冲着大汉含笑道:“大叔,借着这个机会,咱们互相认识一下吧。呐,我呢,叫做唐小权;旁边这位是王强,我的好兄弟;还有……”

    “黄雅茹,谢谢大哥你上次替我修的水管!”未待唐小权说完,黄雅茹便是自顾自的接过了话茬。

    微微一愣,显然对方几人的突然热情,令得大汉稍感局促,他佯装吃了两口碗中的米饭,继而出声回复道:“呵呵,不用客气,举手之劳嘛。啊,对了,我姓杜,单名一个健字,那位是我的侄子,他叫杜进城。”

    “呃,大家好!”见着汉子喊到自己的名字,阿城赶紧是抬头向众人示好。

    双方介绍完毕,称呼方面自然也就不似先前那般干涩,客厅内的气氛也逐渐变的热火了起来。

    大家有一说没一说的谈论着对这场突兀灾变的看法,一切都是那般的平和及顺畅,直到大汉重提那个问题……

    “你们到底是从哪里弄到我家钥匙的?”

    兀自相望了一眼,唐小权沉默了,坦白讲,他不知道该如何去回答汉子的这个问题。

    毕竟,钥匙是从死尸身上摸来的,而死尸又是强子杀死的,所以一旦他如实相告,势必会再次引起一场风波。

    可是,不说实情,他又如何能够解释这把钥匙的由来呢?

    说和不说,皆是两难,唐小权只觉自己的脑袋都快炸开了。

    似乎是看出了几人的难处,大汉轻叹了口气道:“唉,其实你们不说,我也能猜出个大概,这钥匙,你们应该是从一个变异的丧尸身上获取的?我说的没错吧?”

    再次相互看了一眼,王唐二人漠然地点了点头。

    “呵呵,果然!”痴痴然一笑,见着对面二人的动作,大汉神情略显落寞:“不瞒你们说,那个变异的丧尸就是我的弟弟,是我亲手把他赶出家的。”

    “什么?你……弟弟!”几乎是异口同声,王唐二人皆是一惊。

    “可是你的弟弟怎么会?”唐小权快速的追问了一句。

    大汉放下手中的碗筷,解释道:

    “那天他从工地回来,完了在家门口被个疯子给咬了,当时咱也没太在意,心想这伤口过两天就好了。谁知到了后半夜情况开始变得糟糕,他突然高烧不止,还伴有抽搐。我呢,第一时间拨打了120,但tm总是占线!”

    话到此处,大汉的面上露出了一丝狰狞。

    “后来,大约又过了2-3个小时,我第的高烧总算停了,但他全身上下却又变得冰冷无比,再然后……”

    大汉没有再说下去,哽咽的喉头已是说明了一切。

    见着不住摇头的大汉,唐小权不忍继续再瞒下去了,他坦诚相告道:“大哥,那把钥匙我们的确是从你弟弟身上摸来的,而且他攻击了我们!所以……非常抱歉,为了自保,我们不得不杀了他!”

    “吧啦!”随着唐小权的话音落下,一声清脆的竹筷落地声也是随之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