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力战“劈脸怪”(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百六十三章 力战“劈脸怪”(七)

    “现在怎么办?”

    “要不,咱干脆趁乱杀过去?”

    “有道理,反正那畜生也分不清敌我,咱们只要解决掉步行者,应该就可以冲出去了!”

    战士们小声的议论着,但最终他们还是将目光移向了身后的徐仁杰。

    毕竟不管他们怎么想,如何做,都得得到眼前这个最高指挥官的应允才成。

    而徐仁杰呢?面色肃然,一言未发,他也很想按照战士们的意思,冲过去拼杀出一条血路来。

    可在看过底下这帮兄弟的状态后,徐仁杰还是打消了冒险冲锋的念头。

    要知道,“狂暴者”之前的几次“野蛮”打击已是给战士的身体造成了不同程度的损害,虽然他们表面并未显露什么,但有过相同经历的徐仁杰却是非常的清楚,此刻战士们的身体无论是在反应力还是抗击打力皆已不再适合参与这种高强度,硬碰硬的战斗了。

    饶是军人应该持有不畏生死,不畏困难的觉悟,徐仁杰也不想因为自己的错误决定而葬送这帮兄弟的性命。

    毕竟时代已经不同了,斗争的对象也从人类换成了可怕的变异“物种”。

    而在对付这样叫人畏惧的敌人时,盲目的“无畏”只会将自己沦为对方的口食,甚至是同化成敌人的一员。

    所以……

    “不行!你们都给我听好到了。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许乱来!”

    “可是连长,咱老这么待着也不是个办法啊!”

    “是啊!这个麻烦咱迟早得解决啊!”

    对于战士口中的这些道理。徐仁杰怎会不知。

    更何况,他们此行的目的可不单单是为了搜集物资,他们身上还肩负着更为重要的职责,体育馆的3个兄弟还指着他去营救。

    所以无论如何,自己都得“活着”出去,并顺利把东西带回。

    思及于此,徐仁杰沉下了心神。而就在他准备思量“突围大计”的时候,王忠瑜突然没由来的暗道了声:“有了”。

    然后便是大手一摆,招呼道:“徐连长。你们随我来,我有办法了!”

    年轻人的动作非常快,几乎是在话音落下的同时,一双小腿便是如利箭般登踏了出去。

    “喂~”抬起手臂。徐仁杰下意识想要抓住前者。然后问清具体的行动措施,可谁曾想年轻人的脚力竟是如此迅捷,眨眼的功夫便是奔到了3米开外。

    人显然是抓不住了,碍于不远处“狂暴者”的敏感反应,徐仁杰也不敢出声叫喊,最后只能是硬着头皮领着一众战士追了上去。

    追逐的途中,雷瞳和华表依然未忘本职的工作,他们尽职的捡起了适才因打斗跌落在地的“监视仪”及“工具箱”。毕竟这两样东西是他们此行的重要物资,若是弄丢。那此次任务便也失去了意义。

    “狂暴者”正与“步行者”殴斗的正酣,它丝毫未有察觉到行动小队的异动。

    可“步行者”就不同了,眼瞅着“食物”渐行渐远,它们本就饥渴难耐的**更加是“焦躁”了起来,连带着它们的动作频率也开始加快。

    而由此带来最为直观的改变,就是场上的战斗瞬间就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

    行动小队在王忠瑜引领下快速的前行着,很快他们便是进入了u型转角地带。

    待绕过转角之后,王忠瑜没有二话,直奔转角中央处的假山跑了过去。

    “他要干啥?”

    “该不会是打算……”

    “开车!?”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道了出来这两个字,战士们面露欣喜之色。。

    徐仁杰没有说话,但此刻他的心下却是和战士们一样波澜不以。

    毫无疑问,此时若是能将面前的这辆四轮越野车驱动,那即便是悍如“小强”的“狂暴者”也绝无对抗的可能。

    只是,这作为装饰用的车子真有驱动的可能吗?

    对于这个问题,无论是徐仁杰还是其手下的战士都没有把握,他们只能是将最后的希望寄托于那个刚刚跃到车子的年轻人身上。

    王忠瑜倒是极为的冷静,不知为何,或许是因为和车打交到久了,所以只要给他摸到车子,他的心总会在极短的时间平静下来,就好似车子能安抚他的心灵一般。

    麻溜的打开储物柜,做为此间俱乐部的常客,王忠瑜对这里的各项设施都是非常的熟悉,加之俱乐部老板又特别喜好“飚车”,所以对王忠瑜这个职业赛车手那更是青睐有佳。

    饶是一些相对机密的事情,他也毫无保留的告诉后者,当真称的上是尽职的好基友。

    而也恰是老板的“坦诚”,王忠瑜知道这里所展示的全部车辆全都配有钥匙,除此之外车子的保养每年也都如期进行。

    所以,他根本无需担心车辆的状况,他唯一气恼的是,自己没能早点想起这个法子,要不也不至让战士们遭受那么严重的打击。

    迅速将钥匙插入,王忠瑜熟练的发动起车子,旋即悦耳的轰鸣便是应时响起。

    在没什么能比这个更能叫战士们兴奋的了,饶是一脸肃然的徐仁杰也难以抑制的浮起了抹笑容。

    王忠瑜顺利将车使下假山,然后俏皮的临空打了记响指:“兄弟们,上车吧,待会抓紧扶牢,咱这趟旅程一定相当的刺激,嘿嘿嘿!”

    面色轻松,毫无惧意,王忠瑜一改先前的木然,此刻的他好似相当期待接下去的旅程。

    不过也难怪他会有此般兴奋的表现,要知道,他这一路多受战士的保护,无论是先前的“奔跑者”团战亦或是后来的“狂暴者”单挑,他都被战士如小鸡般呵护在中间。

    这让喜好刺激的他有些不习惯,同时也为自己的“无能”感到懊恼。

    然而,现在不同了,有了车子的王忠瑜就跟变了个人似得,你可以把车子视作他的武器,因为凭他的个人能力,确实有这个资格将车当作武器来使用。

    自信重新回归到了体内,王忠瑜深吸了口气,继而重重将之吐出。

    终于,他的“个人时刻”到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