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 监控(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百六十九章 监控(三)

    “哟喝,那帮傻叉的货又到了唉!”

    “那咱得看看有啥好货没,别tm跟上回样,尽整那些没用的衣服。”

    “这回还真不是,我了擦,酒!烟!兄弟们发财了啊!”

    听到这老赵的唇角不动身色的浮起了抹略带嘲讽的笑容,同时眼眸也是在不禁意间朝向对侧把玩着刘海的年轻人望了一眼。

    小唐预估的没错,上等的烟酒果然吸引了这帮“混球”的注意。

    只是赵云海的这抹嘲讽还未持续上几秒,令他既熟悉又厌恶的声音的旋即从显示仪中传了出来。

    “赵辉龙~你搁这儿盯着,俺去那边抽根烟,回头好了叫我声!”

    “得嘞,魏大哥,你就安心的去那抽吧,咱没必要这么着急搬,上次凉了他们半个小时,这次怎么着也得40分钟啊!”

    “mlgbd,我说怎么回回你们办事儿慢,感情就这畜生在里面捣的鬼!干他娘的,以后要是有机会,老子非得亲手揍这y的生活不能自理!”

    “放心!强子,咱们绝对会有这个机会的!”

    见着王强发飙,有着同样念头的吴超附和式的扬了扬拳头,由此也不难看出“赵辉龙”的种种举动,在整个幸存者团队的眼里,已然是到了人神共愤的境地了。

    与普通民众不同,战士们关注的焦点全部集中在基地内部的防卫布局上。

    李小信眼疾手快,指了指显示屏上的四个角。继而语速极快的提醒道:“连长你看,这4个门,除了我们每次交接任务的南门有6个人把手外。余下的西北东三面驻防都相对薄弱。”

    “是啊!那三面,每面只有4个,而且都没有配发武器!看来这戴煞对自己手底下的人还不太放心啊!”摸了摸板寸的脑袋,雷瞳大胆的推测。

    对此,徐仁杰也是肯定的点了点头。

    他也观察到了城管车所摄录到的体育馆内部的布防,刀疤脸的确是把重兵放在了南面交货的门上,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他对己方的运粮行动还是存有相当戒备的。

    除此之外,透过屏幕里枪支的分配,也基本可以说明刀疤脸对底下部下的态度。

    至少。就目前所见,他还不敢将枪械配发给每一位匪众。

    或许他也是在担心,没准哪天自己就给底下的兄弟已着同样的方法夺了权吧。

    “嘿!连长,你看这儿。操场里。拿家伙的这几个!”就在徐仁杰兀自分析的同时,离屏较近的华表突然站了起来,然后好似是发现了新大陆般,冲着屏幕的侧边虚空连点。

    而顺着他指点的方向,幸存者们果然在操场帐篷区发现了几个手提砍刀的毛头小伙。

    “哼哼!这确实是戴煞那混球的风格,我敢打赌,只要咱冲进基地,他十之**会拿里面的百姓相要挟!”

    言罢的王忠瑜也是感到了一丝无力。他下意识扫了几名战士一眼,颈部的脖子也是不自主的晃动了两下。

    作为和这些军人有过几次行动经历的王忠瑜而言。他的心下非常清楚,如果上述情况发生,那他身旁这几名战士,一定会为了基地的民众而放弃抵抗。

    对此,王忠瑜不知该如何评论,毕竟,身为普通人,他可没战士那般“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高尚节操。

    反正,倘若是他遇到上述情况,没有二话,先干死那帮狗日的再说。

    不然和这帮没心没肺的畜生讲条件,那简直就是和魔鬼做买卖无二。

    观察仍在继续,讨论仍在继续,耳闻着几名战士口中的话语,素来不喜欢动脑子的王强开门见上道:“我说老几位,既然西北东三个方向的城防那么薄弱,咱不如从那三个方向搞他一搞?”

    “呵呵,小王啊!你的想法是好,但问题是咱怎么搞啊!你瞅瞅这墙,少说也有30来米,就算咱有专业设备,想爬到顶端摸进去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啊!”

    “是啊,小王,华子他说的没错,你仔细想想,就算咱真有能力爬高摸进去了,但要在无声无息的条件下,同一时间解决掉4个守卫,那也不是说说那么简单的呀!”

    虽然不是十分明白,可一想到那雄壮的高墙,王强刚刚涌起的一股热血立刻便是浇灭了下去。

    “呵呵,这档子事急不得,咱不管是硬来,还是偷袭,在没有详实具体的计划前,贸然出手肯定是不行的!现在的刀疤手里毕竟握有武器,那些东西可不是摆在厨房里的烧火棍!”

    并不太了解王强的性格沈炼,有些不太能理解年轻人缘何会提出这般幼稚的想法,当下也是委婉的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神经大条的王强哪里能领会的到对方话中的深意,他依然沉浸在“无计可施”的苦恼之中,嘴中也是不停的喃喃自语:“md,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老子要是会遁地,那该有多好啊!”

    无疑,王强这席话完全是嬉闹之言,饶是他自己,也根本没想过此事的可行性。

    毕竟,他已经过了胡思乱想的年纪,而对于飞天遁地这种不靠谱的念头,只应存在孩子们的天真幻想里。

    然而说者无心,听着有意,两眼紧盯显示仪的赵云海在闻听了王强的嘟囔后,突然回眸过脑袋,继而移目直勾勾的望了王强一眼,后者也是被他这没由来的举动给吓了一跳,当即丈二摸不着头脑的低声问道:

    “我说,老赵啊!你这一惊一乍的做什么?想吓死老子啊!”

    “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啊?”

    “我在问你,刚才嘟囔啥来着!”

    “我?”迟疑了数秒,王强不确定的回复道:“我说你一惊一乍的做什么呢?想吓死……”

    “不是这句,上一句!!”

    “上一句?”转念一想,王强的眉毛不由蹙了起来:“你啥意思啊!老王,我之前那是说着玩的,你咋还……”

    “到底说了啥!!”

    见着赵云海肃然的表情,王强几乎是下意识的脱口而出:“我说我也是能有遁地的本事就好了,咋了?这有问题吗?我不也是想……”

    王强嗡嗡的呵斥声渐渐减小,赵云海的耳膜似乎是有意屏蔽掉了那些毫无意义的话语,而在赵云海的意识身处,一个声音始终萦绕不去:“我要是会遁地就好了。”

    “遁地?遁地!对啊!咱可以“遁地”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