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 晓梅之死 (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百七十六章 晓梅之死 (六)

    “砰!”第一次撞击来的比赵辉龙预想的还要迅速,他的身形猛然前倾,继而又是重重砸在了背椅之上。

    昏沉的脑袋还未来得及沉淀,后续的撞击又是接踵而至。

    “哐,砰砰!”

    “魏,魏……当……当心,我操……啊哟……”

    艰难的从紧咬的齿缝迸出几个字眼,赵辉龙最终还是放弃了自己这徒劳无功的劝说。

    因为他清楚的瞧见魏大壮此时此刻的行为,根本就是有意为之。

    沿路很多的“危情”他完全可以规避,可他却偏偏横冲猛撞,就好似是在泄愤一般。

    没错!赵辉龙的判断非常的准确,眼下的魏大壮的确是在泄愤。

    缘由无它,只因晓梅的惨死。

    在魏大壮看来,晓梅之所以会死,除了和刀疤手下的畜生行径有关外,他的袖手旁观也是最为直接的导火索。

    所以此刻他的心情极为烦躁,各种“有的没的”的负面情绪不停萦绕在他的心头。

    车速仍然未见停止的超前狂奔,魏大壮的眼眸早已血红一片。

    四散飞溅的脑汁喷洒在前挡玻璃之上,令得本就模糊的视野越发变得不清了起来。

    魏大壮“兴奋”,可赵辉龙现在却是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原本就在担心这一路会遭遇丧尸的袭击,但谁曾想,其身旁之人造成的“威胁”比之畜生更为可怕。

    不过好在畜生聚集的密度还不太广,面包车在保持了将近5分钟的快速疾驰后。终于是突破重围,冲了出去。

    随着撞击的结束,魏大壮的脑袋也逐渐恢复了清醒。他下意识拨动了雨刷的档杆,旋即便闻“唰唰”的刮擦声响起。

    一路无话,两个大男人就那么沉默不语的各自坐着,赵辉龙好几次想问他们去到哪里,但在瞧见魏大壮那双仍旧血红无比的双眼后,他立刻是打消了开口的念头。

    毕竟,在这关乎生命的节骨眼。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鲁莽再去触碰后者敏感的神经,否若是再令后者发起彪来,那自己这条小命未必还能如刚才那般幸运的存活下来咯……

    一路朝南。也不知行了多少公里,赵辉龙只觉周遭的楼房不断的减少,现代化的感觉也渐渐淡弱。

    终于,在行到了一块相对开阔的林间地头时。那已连续轰鸣了数十分钟的汽车引擎总算是消停了下来。

    赵辉龙长舒了一口气。他此刻唯一的念头就是赶紧离开这个几乎要把他代入地狱的“铁皮疙瘩”。

    双双步下车子,魏大壮随手解决掉几个不长眼靠拢过来的丧尸,然后也不理会大喘粗气的赵辉龙,兀自走到路边最高处,继而扬着双眸仔细的打量起面前的林地来。

    林地花卉丛生,树木繁杂,虽然时至10月,大多花叶已经凋零。但总体看来,还算赏心悦目的。至少于久居体育馆,习惯了高墙生活的魏大壮来说,这里无异于是“人间仙境”。

    “就这儿了!”选址完毕的魏大壮抽身折回停车处,而一直提心吊胆守在车旁,四下里不停张望的赵辉龙,在见着这位“煞神”回归,立刻是跟找到了主心骨般,屁颠颠的迎了过去,同时焦急的催促道:“那~那啥,魏大哥,咱抓紧把那婊子扔了吧!这鬼地方我待着都觉心理凉飕飕的,咱赶紧玩事儿回去交差。”

    面无表情,魏大壮并未对赵辉龙的催促做出任何的反应,只是自顾自的倒了句:“去把车里的工兵铲拿出来!”

    “啊!”赵辉龙哑然一惊,他不是傻子,他从基地挑武器开始,就纳闷魏大壮带铲子的缘由。

    虽然他也想过后者可能是为刨坑做坟作用,但本能的理智还是让他否定掉了这个推测。

    毕竟,以他的人生观,价值观,根本无法理解魏大壮会为一个不相干的女人做这种蠢事,所以他更多的是把对方携带的铲子当作应急,毙敌的武器。

    可是时至此刻,在眼观耳闻了汉子这一路的一系列举动之,赵辉龙不得不接受工兵铲是用作刨坑做坟这一事实。

    “我说~魏大哥,咱直接抛了得了,没必要……啊哟!”

    压根不给赵辉龙把话说完的机会,魏大壮掀开车门,取过一柄工兵铲不由分说的丢到了赵辉龙的身上。

    然后他兀自钻进了树林,径直走到适才物色好的日照相对丰富的一块开阔地,在仔细的清赶紧周遭的枯叶后,便是着力一铲刨在了脚下的泥土之中。

    望着汉子眼下的动作,郁闷至极的赵辉龙真想冲上去踹后者一脚,但考虑到双方实力上的差距,他还是无奈的按捺下了内心的冲动。

    也罢,为了能早点离开这该死的地方,挖吧!

    “吭哧,吭哧!”

    两个男人一铲接一铲的刨挖着身下泥土,原本还平整的土面在二人的共同努力下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向下延伸,很快一个长1米7,宽60,高5米的长条形坑洞便是应允而生。

    抹了把汗,魏大壮又是纵身跳入坑中,他准备用铲背将坑底的凹凸的表面给归持平整。

    而这一切落在赵辉龙的眼里,无异于是浪费时间的白痴行径。

    “那个~魏大哥啊,搞成这样已经对得起那女人了,没必要在继续了,那啥我这就去把那婊子弄过来。”

    “站住!”

    正欲提步的赵辉龙被魏大壮这突兀的一喝给吓了一跳,当即似个棍子般杵在了原地一动不敢动,他不太确定的吞吐道:“呃……这个……魏大哥,你有事儿?”

    “你给俺老实待着!晓梅的尸体不用你来弄!”

    操!你tm以为老子愿意碰那婊子啊!要不是钥匙在你身上,老子就tm把你丢这儿陪那婊子慢慢玩!

    心下恶毒的一阵咒骂,可赵辉龙的面上却依然保持着讨好的笑容,他讪讪的挠了挠脑袋,识趣的退到了一边:“呵呵,魏大哥,你别误会,我这不是看你忙吗?想帮你分担点。既然你开口了,那我就搁着待着!呵呵,你说咋办咱就咋办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