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晓梅之死 (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百七十七章 晓梅之死 (七)

    将坑归持平整,魏大壮立刻是把晓梅从冰冷的车厢中抱了出来。

    他照例昂首挺胸,每踏一步都是那么的坚定有力,为的就是能给女孩一个相对体面的送别。

    轻轻将女孩已经僵硬的尸体放入坑中,魏大壮仔细的捋平包裹白布上因搬运挤压而褶皱的纹路。

    他抹的相当的细心,就好似是在安抚受伤的儿女一般。

    待得准备工作做完,魏大壮又给女孩诵念了几句悼词,这些都是他们老家的习俗,虽然他也不清楚这样做能有多大的意义,但有终究是聊胜于无的。

    悼念完毕,魏大壮提起工兵铲开始为坟坑填土,他铲的相当的用力,几乎每一下都能听到铲表因为摩擦而产生的“沙沙”声。

    一铲,两铲,三铲,魏大壮默默的清数着落铲的数目,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叫他那悲伤沉重的心稍稍缓和一些。

    是的,此刻的魏大壮无比的沉痛,一想到那个本因享受花季年华的少女,却是转瞬变成了一具尸骨未寒的尸体,魏大壮就绝胸口一团郁火不能自抑。

    铲子依然在“奋进”的挥舞,几乎每铲一下,魏大壮都觉心口一疼。

    终于在“煎熬”了将近13,4分钟之后,长条形的坟坑“填压”完毕。

    长吐了口气,魏大壮的衣襟早已汗湿。不过他并未去在意这些,而是径直走向了身侧的一颗红桐,然后举起手中的镰刀照着红铜粗壮的树表便是怒劈而下。

    “咔!咔!咔!”

    照例是发泄式的挥动手中的镰刀。不算锋利的刀面在魏大壮的蛮力驱使下,竟如切割机般一点点的没入了红铜的数表。

    片刻之后,一块长达30公分厚实的红铜树皮便是应声跌落。

    拾过树皮,魏大壮又着刀对其进行了相应的修正,待将之打磨成一条竖型木板之后,他才满意的折回了原地。

    用力咬去从兜里摸出的唛头笔盖,魏大壮操着他那不甚好看的歪扭字体。仔细的在适才打磨好的长条木板的表面,认认真真的落下了一排大字:

    “晓梅之墓!”

    “孩子啊!这个地方现在看着或许有些荒凉,不过叔叔向你保证。待得来年春暖花开,这里一定会绿树成荫,鸟语花香!以后有机会叔叔一定会来看你的!你就安心的去吧!受过的苦,遭过的罪!别去想它。就让它随风去吧!你放心。只要叔叔还活着,那些糟蹋了你的人,叔叔一定叫他们付出代价!”

    言罢,魏大壮满含热泪的俯身鞠下了三个躬。

    “ok!搞定了!魏大哥,咱现在可以走了吧!”

    “你!过来……”

    “啊?”

    “过来!!”

    “不是,我也要……行行行!”扭捏着身子,赵辉龙老大不情愿的走到了晓梅的坟前:“是要我鞠躬祷告是吧!没问题,我照做就是了!”

    “那个~谁来着……啊。晓梅,对晓梅!这个~你就安心的走吧。啊,走吧。我这个~”油腔滑调的,赵辉龙的言语充满了不屑和轻薄,而就在他准备躬身糊弄两下的时候,一直位其身后的魏大壮突然抡起手中的工兵铲,照着他的双腿便是一铲抡去。

    “啊!”如傻猪般的惨嚎自赵辉龙的喉头迸射而出,电击般的痛感几乎瞬间就是叫他跪倒在地。

    “我操!魏大壮你疯了啊!你tm这什么意思啊!”剧烈的疼痛也是令赵辉龙气恼异常,原本软糯的性子一时间变得强硬了起来。

    可发狠也是得看实力的,没有实力的叫喝只能是给自己徒增耻辱与伤痛。

    更何况,赵辉龙此刻面对的还是压抑了许久的魏大壮,后者肚中的火气可是比他强上百倍,千倍,甚至是亿倍!

    没有任何的废话,魏大壮抬脚便是踹在赵辉龙的背脊,后者因为吃疼立刻是趴伏在地。

    狗吃屎般的脸部着地,令得赵辉龙受力的同时,也是胡了满口闭嘴的泥巴。

    不过饶是如此,他还是清醒的恢复了理智,当下讨饶道:“大,大哥,你冷静点,咱有话好好说成不?兄弟也没啥对不起你的地方,你为什么……”

    “啪!”又是一脚踏下,赵辉龙再次发出痛苦的哀嚎。

    “啊哟~大,大哥!你到底是……”

    “啪!”

    “你先停……”

    “啪!”

    如此往复,约莫持续踩踏了数十下,赵辉龙终于是萎蔫的道出了一句令魏大壮稍显满意的话来:“我错了!”

    揪过赵辉龙的头发,魏大壮将之拉到自己的近前,然后以着异常狠力的口吻问道:“说说看,你都错在哪了?”

    “我,我不该帮戴煞当卧底,我,我该死!我,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这样了!你,你老人家高抬贵手就放了我吧!”

    微微一愣,显然赵辉龙的坦白有些出乎魏大壮的意料。

    不过后者很快便是恢复了过来,毕竟,与他而言,眼下要的并不是这样的答复。

    “还有呢?”

    “还有?”

    作势又要下压,赵辉龙见着对方鼓胀而起的肌肉,骇然之余赶忙脱口补充道:“还,还有我不该卖友求荣!不该跟戴煞为舞!不该为了一己私利忘了兄弟情谊,不该……”

    “够了!”着声打断赵辉龙的自白,魏大壮一把提过前者的脑袋,将之凑到晓梅的墓碑之前,一字一顿的咆哮道:“知道你最大的罪过是什么吗?就是对这个女孩的不敬!”

    “你一口一个婊子的骂人家!你考虑过人家的感受吗?你想过人家的尊严吗?你现在被俺打,被俺骂,被俺骑在头上,是啥感觉?如果你的姐姐妹妹被人强暴了你tm现在还能笑的出口吗?俺tm真想问问你,你tm不是女人生的吗?”

    赵辉龙被骂的大气不敢出,颤抖的胸膛犹若打糠机般颤抖个不停,他颤巍巍的瞟了怒火中烧的魏大壮一眼,然后大着胆子讨饶道:“魏,魏大哥,是,是,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之前也是混了脑子!你放心,我,我以后一定改过自新!保证重新做人!绝对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是吗?”缓缓松开了攒紧的手臂,而就在赵辉龙以为魏大壮此次会“网开一面”的时候,后者紧随而至的一句话,恍若晴天的霹雳猛击在了他的脑顶之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