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晓梅之死 (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百七十八章 晓梅之死 (八)

    ps:感谢逝去-独舞的打赏!

    “哼哼!现在知道错了?迟了!当然,如果,晓梅他原谅你,俺倒是可以不追究你的责任!”

    赵辉龙傻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对方竟会给他这般答案,当即哭丧着个脸蛋继续央求道:‘魏大哥,不看僧面看佛面,我这段时间跟着你,也没少伺候你!再者说,你这该打的也打了,该骂的也骂了!我真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你好歹给我一个改过的机会吧!‘

    深情并茂,言辞动人,这若搁在旁人恐怕早就被赵辉龙的一番真情实感的告悔打动了心思。

    可魏大壮终究不是旁人,他目睹了赵辉龙“蜕变成匪”的整个过程。

    或许他可以容忍对方的背信弃义;或许他也可以不计较后者的“耀武扬威”;但他唯独不能接受这个畜生对受辱惨死少女的不敬。

    “俺刚说了,俺不是不给你机会,呐~晓梅就在这里,只要你能让她说声原谅你!俺立刻就放了你!”

    “不是~魏大哥,你……你这是为难我呀,晓,晓梅她都……我怎么可能?”

    人死不能复生,呃!不,准确来说,应该是人死不能重回为人。

    毕竟于这个世界而言,复生已经不是啥新鲜事儿了。但复生以后说人话却依然是个无法实现的事情。

    所以赵辉龙如此心忧自己的命运也实属情理之中。

    “哼!”冷冷一笑,魏大壮拍了拍年轻人的背脊。然后以着极度冰冷的声音淡淡道:“还没问呢,你咋就知道不可能呢?不如……”

    “哐当!”一下子摊在了地上,不过旋即赵辉龙又是挺身而起。朝侧边一翻,待得闪出魏大壮的挟持范围,一双小腿立刻如土拨鼠般扑腾起地表的泥土,丝毫不顾适才的伤痛,然后慌乱的朝后退去,一边退还不忘一边告饶:“别别别,别杀我!”

    闻听着年轻人的讨饶。魏大壮不屑的撇了后者一眼,继而漠视的回了句:“杀你只会弄脏了我的刀”,便是站起了身子。

    “你就给俺呆在这自生自灭吧。要是有幸活下来,那就是你命好,晓梅原谅了你!否则,哼哼……那也是你罪有应得!”

    言罢。魏大壮扭转过身。然后径直朝外走了出去。

    “魏大哥!魏大哥!啊哟!”顾不得疼痛,见着魏大壮真的转身离开,一种比之适才被打被骂还要恐惧的胁迫自心底油然而生。

    不过也难怪赵辉龙会有此感,毕竟他独自静闭在幽暗的城管局长达2月之久。

    先不说他有没有能力独自过活下去,单是这种身处荒野的孤寂感,就已是叫他毛骨耸然,骇然不已。

    “魏大哥!你别丢下我一个人啊!魏大哥!我知错了!魏大哥……”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这就是你该付的代价!”冰冷的一句话语说完,魏大壮着力一脚踹开了紧拉门把手的赵辉龙。

    后者前面已经腿部受伤。眼下哪里还经得起这般瞪踹?当即一个趔趄栽倒在地,直直的坠入路压底下,继而翻滚进了树丛之中。

    “轰轰轰!”扎耳的汽车轰鸣。

    待得赵辉龙费力的从地上爬起,重新冲出林间,魏大壮所驾乘的面包车已然是屁股抹油,只留下一股浓郁的黑烟漂浮在静匿的空中!

    “nmd!王八蛋!你不得好死!你以为这样回去就能没事吗?把老子丢下你必死无疑!你……”犹若泼妇一般,赵辉龙一手扶着树干,以维持其有些吃力的站立姿势;一手指尖向前,冲着魏大壮离去的方向指指点点。

    嘴中就好似连珠炮般不断喷吐着污秽之言,上道80岁的老母,下到6,7岁的孩童,几乎他赵辉龙能够想的到的,也不管魏大壮家里有没有这些人,总之,他是全部给骂咧了个遍,一个都没放过。

    可随着咒骂的持续,那种静怡所带来的诡异愈发袭上了赵辉龙的心头。

    过往城管局的种种不堪感受也是如洪水猛兽般席卷了赵辉龙的全身。

    恐惧!害怕!以及对未来生活的不安!令得赵辉龙紧张的目视着四周。

    好似这里随时都会有吃人的猛兽冲出,然后将他一口吞掉。

    想到了丢在林子里的工兵铲,赵辉龙赶紧是一瘸一拐的折了回去。

    他极需这些东西给壮胆,好叫他尽快离开这该死的地方。

    行到晓梅的坟头,工兵铲正安静的躺在的那儿,一想到适才被魏大壮偷袭的那下,一股无名的怒火便是涌上了赵辉龙的心头。

    “nmd,臭婊子!都她妈是你害的!你死就死了!还tm害老子陪你一起倒霉!我~我!”越想越来气,越想越火大,气至的赵辉龙抬脚就朝晓梅的墓牌横扫了过去。

    可是谁曾想,由于用力太猛,加之适才刨挖之后散落的碎石并未完全清理干净,使得“金鸡独立”的赵辉龙直接是脚底生袢,再次悲剧的栽倒在了地上。

    啥叫偷鸡不成蚀把米?啥叫多行不义必自毙?

    眼下赵辉龙所受的一切就已是很好的解释了一切!

    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赵辉龙感受着背脊的生疼,他觉着自己的胫骨都快断了,心下更是气恼异常。

    心道是:今天无论如何,也得把这婊子的尸首给抛挖出来!然后叫她爆尸荒野,永无宁日!

    歹毒的想法!恶毒的念头!赵辉龙有些阴冷的浮起了抹贼笑。

    他靠着工兵铲的支撑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亦步亦趋的朝晓梅的坟墓走了过去。

    突然,就在赵辉龙高举铁铲,准备实施自己的罪恶计划的时候,一阵萧瑟的北方拂过林间,无数枯叶纷纷飘落。

    旋即原本还放亮的天色也随之一变,黑沉的云层几乎瞬间遮住了天空,林子也因此陷入无边的昏暗之中。

    赵辉龙僵定在了原地,突兀而起的变化也是令他骇然无比,他下意识朝后退了两步,忽然发现不远处的树林隐隐传来了些许沙沙拖地的摩挲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