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奇妙的气氛 (上)-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十四章 奇妙的气氛 (上)

    翌日,唐小权早早的便是起了床,为了不打扰王强的美梦,他蹑手蹑脚的走出卧室,继而虚掩上房门,径直朝着客厅行了过去。

    谁曾想,刚一到客厅门口,一声沉闷的响声便是吓了他一条,待得循声忘去,唐小权不禁虎躯一震啊!

    眼眸之中,大汉仰面朝天,双臂自然下垂,两条粗壮的大腿呈大字展开,也不知他平日里是不是有练过,总而言之仅有半边屁股着凳的他竟是能够岿然不动地维持着这个奇葩睡姿而不落地,当真是叫人叹为观止。

    口水挂在唇角泛着晶莹的光芒,不断张合的鼻孔有节奏地传出抑扬顿挫,如若不是屋外的雨滴声颇大,想来光是这“变奏曲”怕是就能招来不少的仰慕者吧。

    唐小权无奈的叹了口气,果然靠人不如靠己,陌生人终究是陌生人。

    幸好昨夜没有发生什么,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再次抬眉看了眼大汉微张的嘴唇,唐小权权衡之下,还是决定将汉子唤醒。

    毕竟,谁也无法保证任由汉子在这毫无隔音设置的客厅呼噜,会不会引起屋外丧尸的注意,所以安全起见,还是中止汉子的“音乐会”为妙。

    “喂,杜大哥!”掌心微抬,唐小权轻唤出口,可还未等他有所动作,却见大汉猛然一惊,蹭的端坐了起来,几乎瞬间便是将挂在掌中的铁斧劈砍了出去。

    “啊!谁谁谁!”

    寒光擦着胸膛堪堪划过,唐小权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

    就在刚才,就在汉子惊坐的霎那,他的身子本能的朝后退了一步,而恰是不到半米的一小步却是叫他避过了被利斧开膛的惨剧。

    大汉“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唐小权同样是粗喘不止,二人就好似刚刚进行完一场5公里拉练一般,气虚到快要脱力。

    “我了个叉的,你们这都什么情况啊!”不知何时,王强出现在了客厅之中。

    适才他闻听到屋外的动静,第一时间便是赶了过来。

    此刻见着杜王两人狼狈的模样,自然是丈二摸不着头脑,一头的雾水。

    唐小权干咳了两声,他知道眼下这情形必须有个人站出来解释一下,而玩忽职守的汉子显然不太合适,所以……

    “啊~那啥,刚跟杜大哥锻炼了一会儿,为以后逃命做些准备嘛!”

    言罢,唐小权似笑非笑的讪笑了两声。

    不过他这席搪塞之言倒还真是贴切,至少王强并未心生出半点疑虑。

    他漠然地点点头,然后煞有介事的应承道:“你小子是该练练了,你瞅瞅你那小身子板,唉~”

    面露出一副不忍相视的表情,王强转身朝着浴室行了过去。

    待得王强离开,汉子立刻冲着唐小权道了声“谢谢”。

    虽然对方没有明说各中由,但汉子不傻,他好歹也是过活了40岁的人了,他如何会不知后者的用意。

    所以感谢之余,他的心下更多了几分愧疚。

    唐小权一无所谓地摆了摆手,满脸皆是透着股“没什么大不了”的表情。

    但是在其心下,他对汉子昨晚不负责任的做法,那是抱有相当大的意见。

    毕竟,他是在拿整个团队的生命开玩笑。

    “呵呵,杜大哥,你这哪里的话,说到底昨晚还是我考虑的不太周全,没有意识到你的精神压力也很大,我本应分班职守的,唉~对不起啊!”

    唐小权出人意料的将所有责任揽到自己的身上,不过也恰是他的这般做法,令得大汉更加是无地自容。

    回想着昨夜的**一刻,大汉不好意思的移开了自己的目光。

    时间在百无聊赖中缓缓的流逝着,由于被困,加之租住屋内又落魄无物,所以一甘幸存者们除了大眼瞪小眼,似乎也找不着其他可做的事情。

    燥热的天气总是难耐,王强寻思着晚上众人还得换洗衣物,所以便是兀自跑去浴室清洗昨夜众人褪下的脏衣。

    而汉子则应无聊,没过多大会的功夫又是仰面朝天的睡着了。

    倒是唐小权窝在角落,一直紧锁着眉头不知再想些什么。

    很快正午来临了,雨过天晴的午后,闲适且怡人,一道道温淳的阳光塞进小屋,落下斑斑印痕。

    黄雅茹微微睁开双眼,待得略微的沉淀,她猛地惊坐了起来。

    缘何?因为随着暴雨的散去,被雨声所掩盖的尸动声再次席卷而来。

    而这无疑是叫她这个有着心理阴影的女性为之骇然。

    匆忙间穿好衣服,黄雅茹冲出了卧室。

    “hi,雅茹,你起来啦,昨晚睡的好吗?”刚刚晾晒玩衣物的王强,见着自己爱慕的女人,立刻一扫阴霾的心情,乐呵呵的上前招呼道。

    可是,黄雅茹却是一改往日的热情,待得冷冰冰的应了声“恩”后,便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嘶~”轻吸了口凉气,王强略显落寞的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她这是怎么了?难道我做了什么让她不高兴的事儿?”

    就在王强这厢百思不得其解之际,黄雅茹已然是来到了客厅。

    “杜哥,还在睡呢?”

    轻柔的嗓音落入耳中,大汉眉间不由一挑,双眸下意识的眯出条小缝,继而迅速扩大,最后竟是有些惊恐的坐正了身子。

    “啊~呃~雅~哦不,黄小姐,你,你早啊,哈哈哈!”

    望着大汉局促不知所错的表情,唐小权愣住了。

    这什么情况?汉子为什么这么激动?

    他哪里能够想到,就是眼前这两个看似毫无瓜葛之人,已是趁昨夜他们熟睡之机,完成了苟合之事。

    “咳咳咳!”黄雅茹突然剧烈的咳嗽了几声,不断起伏的胸脯立刻是策动了汉子的关切之情。

    大汉当即皱眉道:“黄小姐啊,你还是加件衣服吧,千万别受凉了啊!”

    “呵呵!”黄雅茹黛眉一扬,继而意有所指的回道:“嗯,是要注意点了,没准就是因为昨晚穿的少,才着凉了呢!”

    此音落下,唐小权心下的狐疑那是愈发的浓烈了,难不成这二人真的……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