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三章 最后的考验(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百九十三章 最后的考验(三)

    经过漫长一日的休整,幸存者们终于迎来了送资的日子。

    徐仁杰照例领着一干人等登上了城管车,今日他们的任务着实不轻。

    驱车途中,王忠瑜将usb电源接口插在了点烟器上,几日的闲置,让他有些担心监视的中控电量可能已经耗尽,所以他打算利用这路途的空档抓紧为其充点电,以保持之后的任务需要。

    雷瞳坐在车上,随着车身的震动,他的身形左右摇摆,他看了看对坐的唐小权,思量许久还是决定将心下的疑问抛了出来:“那个~小唐啊,关于你说的今天探探魏大壮的低,我总觉着万一他不是卧底,把咱的情况给汇报上去,那咱的计划岂不是全都暴露了?”

    此话一处,立刻是引起了战士的附和,李小信也不无担心道:“是啊!如果因此连累到罗毅他们,那可就……”

    话未说完,但李小信想要表达的意思已经相当的明显。

    对于两名战士的忧虑,唐小权也非常能够理解,只是鉴于眼下的局势,这体育馆的问题拖得时间越久,里面人员的安全就越遭。

    毕竟,人的**是会随时间增长的,尤其是在没有法律道德的约束下,人很容易将心底的魔性释放出来,所以……

    “我之所以决定这么做,是因为凭我对魏大壮的了解,我相信他不会做出背信弃义的事情!当然,如果我的判断失误。我也也有办法应对这个问题!”

    并未就具体的应对方法做出解释,但唐小权的心下却是在默默的念叨:“放心吧,尉泱。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叫你受到伤害的!”

    “吱呀!”车子稳稳停在了体育馆的门口,熟悉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幸存者的面前。

    唐小权面带微笑的上前一步,摆手打了个招呼,继而明知故问道:“嘿!大壮哥,几日不见精神了不少啊,咦。赵兄第呢,他怎么没跟你出来?”

    面色微微一紧,虽然魏大壮这个动作一闪而过。但依然未有逃过唐小权警惕的双眸。

    看来,赵辉龙前日所说的话里也并非全然是假话,至少从目前魏大壮的反应来看,后者是知道他行踪的。唐小权心下暗忖。

    “别tm跟老子废话!下车!验货!”大手一摆。魏大壮没有理会唐小权的问话。而是兀自朝城管车行了过去。

    见着他这般动作,唐小权立马是不动神色的迎了上去。

    而于此同时,王忠瑜也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朝着倚在门口,随魏大壮一同出来的两名年轻人走去。

    “站住!”如临大敌的举起了砍刀,王忠瑜不声不响的动作无疑是引得基地一众人神经紧张。

    “呃~”显然也是没料到自己的举动会造成对方这么大的反应,王忠瑜登时便是脚步一滞,继而讪笑着从兜里掏出样东西。然后冲天扬了扬:“各位老哥,冷静点啊!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想给包烟孝敬下你们。”

    “操!”其中一名年轻人贪婪的舔了舔嘴唇:旋即放下戒备,对一脸无害的王忠瑜勾了钩指头:“过来吧!”

    得令的王忠瑜没有二话,立刻是屁颠颠的跑了过去,面容之上挂着讨好的神色。

    “来,哥几个,辛苦了哈!”为每人分发了一只,王忠瑜显得相当的上道。

    果然,在被他伺候舒坦之后,心情大好的看守对其态度也是发生了180度的大转。

    毕竟,这些好货,他们在基地那是很少有机会享受的,除非上头开恩,否则……

    陶醉的喷吐着口中的烟圈,两名守卫非常的开心,他们有一句,没一句的点评着手里的香烟,全然忘记了戴煞交给他们盯梢的任务。

    而趁着对方享受宁古丁陶冶的空档,唐小权不动声色的靠到了魏大壮的身旁:

    “魏大哥,你卧底的事我看到了,车仪表盘我放了包香烟,里面有我们需要的东西,拜托你了!”

    话闭,唐小权也不管魏大壮作何反应,立刻是佯作配合的高声问道:“怎么样?大壮哥,这次的物资还可以吧!都是按照你要求办的!货好量足!呵呵呵呵!”

    “哼!算你小子上道!”魏大壮斜撇了唐小权一眼,但嘴中的话语却是没有表露出半点的讶异,这多少让悬着心的唐小权稍稍放心了些。

    “行了!下次还要按这标准送,明白吗?”

    “明白,明白!”一唱一和,魏唐二人配合的相当默契,丝毫未叫旁人察觉他们适才私底下的交流。

    打开车门,魏大壮冲着还在肆意喷吐眼圈的年轻看守骂咧了一句:“还tm在那抽,赶紧给老子开门了!”

    完了,便是翻身钻入车内,趁着对方开门的空档,顺势将唐小权适才口中那搁放于仪表盘上的香烟给揣进了兜里。

    他的动做进行的相当的迅速,当真称得上是动若脱兔。

    东西到手,魏大壮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般捋了捋脑顶的头发,然后深吸一口气,驱车驶进了体育馆内。

    随着城管车的离开,唐小权终于得意长舒一口气,不管怎么样,第一阶段的计划算是顺利告一段落了。

    而至于说最终的结果如何,那就得看魏大壮接下去的反应了。

    时间缓慢的流逝,运粮小队又一次进入了漫长的等待,只是这次与以往不同的是,其每个人的面色都相当的凝重。

    虽然唐小权分析了很多,虽然他对魏大壮的人品很是看好,但世事无常,人总是会变的。谁也无法保证此刻的魏大壮还依然和过往一样,保持着初心。

    而一旦他将今日之事和盘托于刀疤脸,那幸存者小队能否活着离开就不得不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了。

    此刻,唐小权无疑是最为紧张的。毫不客气的讲,倘若今天真的出现什么意外,那他就是一切祸端最为直接的凶手。

    所以,你可以想象的出年轻人的压力该有如何的巨大。

    等待的光景,他的脑子几乎一直在盘算可能出现的突发事件,而就在他这蹙眉寻思之际,紧闭良久的大门终于是缓缓的打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