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 最后的考验(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百九十四章 最后的考验(四)

    “呼~”长吐了口气,当瞧见出来的是熟悉的车影后,唐小权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

    看来魏大壮并没有告发己方,至少在目前来说还没有,但与此同时,己方也无法对其“卧底的身份”做出最终的判定,一切的谜底还得等待后者对今日己方所提之“试练”做出回应才可得出。

    拉开车门,魏大壮从车内走了下来,然后摆手招呼行动小队成员上车。

    待双方肩展交错之际,魏大壮的唇角不动声色的努动了两下,继而双方就那么各自行去,丝毫没有表露出任何的异样表情。

    半小时后,顺利返回驻地的运量小队,第一时间将车载摄录仪的sd卡取了下来。

    众人齐聚客厅,焦切的等待视频所反馈出的信息。

    照例是由车手王忠瑜操作,很快黑白的屏幕上便是出现了晃动的人影。

    他将进度条快进拖至魏大壮登上城管车内部的画面,然后便是将之摆到了众人的面前。

    画面之中,魏大壮一只大手迅速在方向盘上掠过,虽然无从看清他当时面上的表情,但单看他那迅捷的动作,唐小权对其卧底身份的确认无疑是多了几分。

    因为,如果魏大壮心理有鬼,他是绝对没可能行动如此快捷的,而他现在之所以这么做。显然是因本能的紧张产生的下意识举动。

    这说明他在担心自己的举动被基地方面发现,他害怕烟盒内里己方所藏匿的计划暴露。

    所以……唐小权的唇角浮起了一抹弧度。

    紧接着车行入内,嘈杂声旋即响起。

    里面大都是写侮辱人格的话语。对此,幸存者们听后皆是切齿的捏紧了拳头。

    开门,魏大壮走下了车子,透过外围的摄头,幸存者们发现前者并未朝球员通道走,而是径直行向了帐篷区。

    这个举动再次叫唐小权唇角的弧度更深了几分。

    因为同样的,如果魏大壮不是卧底。那他这个时候理应立刻去戴煞那里汇报情况,而现实他却返回了住所。

    这说明他十之**是回去探查烟盒内的“指示”。

    至于之后的情况,便是返回的魏大壮将车开了出来。

    “说说吧。大家怎么看?”徐仁杰双手一摊,示意众人说说看法。

    王强率先做出发言:“还有啥好说的,大壮哥就是卧底,他要真想害咱。直接报告刀疤不就得了。你们哪有回来的机会!”

    “是啊!强子说的有道理,我也觉着大壮哥是好人,结合之前赵辉龙的话,他想大壮哥很可能是发现了后者察觉了他的身份,所以才想灭对方的口。”吴超随声附和。

    “嗯!”老赵点了点头,他先肯定了两位年轻人的看法,然后不忘提出自己的疑虑:“这个大壮是不是卧底,我想大家的心下应该都有了判定。但就客观来说。我还是希望大家暂时保留意见。毕竟咱们已经把考验的要求发给了大壮,至少等最终的结果出来。再行判断也不迟。”

    老赵说的很含蓄,因为经过上一次的赵辉龙事件,他实在是不敢轻易的相信别人。

    而对于老赵的提议,徐仁杰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我知道各位和魏大壮比较熟识,也了解他的脾性,不过诚如老赵适才所言,我也认为应该等最终的考验结果出来再说。因为在我看来,魏大壮今天的种种表现并不能说明什么,他或许是在等待机会,等待能将我们一网打尽的机会!”

    毫不客气,作为和魏大壮没什么瓜葛接触的徐仁杰,他分析起整件事情来,较之幸存者团队,明显更能站在较为客观的位置。

    而与徐仁杰来说,既然魏大壮过往能以正派身份赢得幸存者的信任,就已经说明后者具备相应的头脑。

    所以,保不齐他这次“隐瞒行为”就是“欲擒故纵”的前兆。

    因为傻子都能从此次己方给出的“考验”得知,更大行动还在后面。

    听完众人的讲述,唐小权漠然的点了点头,尤其是徐赵二人的观点几乎和他不谋而合。

    最终,幸存者们得出了统一的结论,那就是等待三天后的运量行动,看看魏大壮的具体反应如何。

    另一边,体育馆内,随着一声怒斥的咆哮,阿城被踹飞了帐子。

    “md,魏大壮你别给脸不要脸!老子不愿见到你,赶紧滚蛋。”

    “别给俺bb,俺来找俺女人,关你屁事!”

    吵闹声很大,38号帐子的每日一闹早已成了体育馆的日常,周遭的民众早就对此习以为常。

    不过倘若此刻有人进到帐子内部就会发现,事实的真相却并非表现的那样。

    魏大壮提笔将一张写满小字的纸条递道了林俊夫的面前。

    后者咒骂的同时,一双眼睛快速的在纸面扫过:“小唐他们来消息了,有任务给俺。”

    “什么任务!”同样是提笔写画了两笔。

    魏大壮立时从口袋掏出包已经被拆了封的烟包,手指的同时,小声道:“任务就在这包里,可俺没找到。”

    摸过烟包,林俊夫麻溜的将烟包的内外包装壳翻了个透遍,可诚如魏大壮所言他也一无所获。

    “md,你tm到底有意思没意思!还你的女人!我说你这人脸还真tm是够厚的啊!”为了不引起他人的怀疑,胡晓东依然尽职的进行着自己“掩人耳目”的谩骂。

    “或许是在香烟里面也说不定啊!”尉泱突兀而起的低语无疑是给林俊夫提了个醒。

    遥想年轻人过往的种种智谋,他的确不太可能把如此重要的消息放在显而易见的地方。

    快速将香烟倒出,屋内6个人,没人抓上几只,然后按照尉泱适才所提,开始一根根检查起单只的香烟来。

    很快,颜华便是有了发现,他在弯折烟身的时候,觉得内里有折动的痕迹,待得仔细一瞧,果然烟屁股的尾端,过滤嘴的中央处一条圆型的切孔,如若不是事先知道这包香烟有鬼,恐怕但凡是个正常人,都很难发现这一“诀窍”所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