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 万事俱备只欠开锁(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百九十八章 万事俱备只欠开锁(三)

    目力所及之处,一个黑影晃晃悠悠的行走其间。

    黑影不是旁人,正是今日与林俊夫约定好了的郭晓华。

    见着对方如约的展开了行动,林俊夫悬了一整日的心总算是稍稍落下了点。

    至少从今天白天对前者的监视来看,他除了外出上了几次厕所,就没在和其他的旁人接触,更没有去往刀疤脸所在的球员通道。

    由此至少可以说明,他并未就今日之事,告发己方。

    那么即是如此……

    朝身后的颜华摆了摆手,林俊夫率先行出了帐篷。

    1分钟后,颜华也拖着慵懒的步伐,睡意朦胧的走了出来。

    他们二人,一前一后,没有招呼,没有喝喊,只是兀自朝前走着。

    只是如若贴近观察,你便会发现这二人看似倦怠的脸上,一双眼眸却是如雷达般四下瞧望着。

    他们在干嘛?他们在观察。

    他们在观察夜间守卫的动向,因为这些人将直接关系到他们此次行动的成败。

    而为了能增加行动的成功率,减小被敌方发觉的几率,林俊夫特意选择在午夜两点这个最易叫人困顿的时候进行行动。

    而最终的事实结果也证明了他的安排是极为的正确,因为此时此刻几乎所有的守卫都倚在墙头无知觉的睡了。

    看来“乌合之众”终究是“乌合之众”,不论你给他下达怎样的严令。都是白搭。

    在厕所进行了简单的碰头之后,林俊夫便是再次行了出去。

    只是这一次他的目标地点不是帐篷,而是操场四周的隔离沟。

    秋夜寒凉。阵阵秋风刮过地面,扬的杂草发出阵阵“沙沙”之声。

    林俊夫走的还算自然,只不过在其心下早已因为紧张而翻江倒海了。

    终于,他顺利的靠近了隔离沟,他在简单确认了下四周无异样后,果断跳了下去。

    与此同时,在沟渠的另一边。另一个身影也是毫不犹豫的纵身跃近了沟中。

    “下一步,该怎么办?”与林俊夫碰头后的郭晓华立刻是抛出了心下的疑问,因为到目前为之。他依然不知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跟我来!”林俊夫没有废话,在摆手招呼完毕后,便是径直朝记忆中的地点行了过去。

    “就是这了!”到地的林俊夫朝早已守候在沟渠上面的颜华做了个“ok”的手势。

    后者立刻是佯作鞋带散落蹲了下来,然后举目为底下的2名同伙做起了“岗哨”。

    “时间很紧。你只有1分钟的时间。看看吧,这东西你能打开吗?”指了指面前铁门上的吊锁,林俊夫异常快速的吩咐道。

    “这个~给我10秒!”

    林俊夫只当是自己听错了,他刚愈开口,便闻“啪嗒”一声。

    “开了?”

    “开了!”从锁眼里取出“捣鼓”用的铁条,郭晓华漠然的取下了已被他打开的铁锁,然后将之交到了林俊夫的手里:“现在可以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了吗?”

    微微一愣,林俊夫显然是被对方的高超技艺折服。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样一把吊锁,郭晓华尽然真的只用了十分钟就把它“解决”了。

    这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将锁重新挂在门上,林俊夫依然没有正面回答郭晓华的问题。

    坦白讲,后者的利用价值已经完成,如果不是担心后者可能告发己方的行动,他打开在这里就将对方剔除队伍。

    不过,林俊夫终究不是那种“过河拆桥”的人,饶是他未必能替郭晓华报仇,但带这个还算有血性的男人逃走,他还是有信心的。

    “走!咱们进去!”道完这席话,林俊夫便是头也不回的朝通道里走了进去。

    而见着他们离开,一直在顶上佯作系鞋带的颜华,也同样是站起身子,兀自走了开去。

    一切都在按计划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行动已然是在众人的共同努力下,顺利完成了一半。

    通道里,没有亮光,黑漆漆的一片,几乎什么都看不见。

    林俊夫与郭晓华二人只能是手触着墙壁,亦步亦趋的缓步超前行进。

    大约在走了5,6来米的距离后,他们来到了一处转角,转角的前端一个厚重的圆形排水栏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该死!这里怎么会有这个东西!”回想着唐小权之前提供的排水管地图,林俊夫可不记得这个位置会有排水拦。

    郭晓华也是看出了老林的迟疑,他当即便是开口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没有回答对方的提问,林俊夫着手拉了拉嵌在管道上的排水栏。

    显然,这东西的紧实程度绝非人力可以拉动,除非使用器械。

    权衡之下,林俊夫果断下达了撤退的指令。

    毕竟与其在这干耗浪费时间,不如先行出去,再行商议。

    免得偷鸡不成,蚀一把米,万一叫基地的守卫瞧出异样,那麻烦可就大了去了。

    “咱们下一步干什么?”

    离开的过程中,郭晓华最关心的事情莫过于此。

    不过在最后任务打响之前,林俊夫依然不打算对面前这个刚刚认识没几个小时的年轻人和盘托出实情。

    “放心吧,到进行下一步的时候,我会通知你的,在次之前,好好调整状态,不过记住千万别太反常,免得忍麻烦。”

    言罢,林俊夫便是加快了脚下的步伐,以逃避郭晓华的追问。

    走出通道,皎洁的月光洒落而下,早就守候在顶的胡晓东伸手拉过沟底的同伴。

    这也是今早拟定好的计划,由颜华和胡晓东交替扮演岗哨的职位,目的就是为了减少被看守察觉的可能。

    出了沟渠,三人分道扬镳,回到帐子,老林立刻就通道内的情况与老胡等人做了沟通。

    毫无疑问,新的情况如果得不到解决,那唐小权所给出的探查确认任务就无法完成。

    而这也将直接影响最后的救援。

    思来想去,大家最后一致决定,不管有多困难,都得叫魏大壮想办法弄一根撬棍。

    因为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弄开那锈涩已久的铁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