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章 井道大逃亡(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四百一章 井道大逃亡(三)

    秋风拂过,杂草摇曳。

    矮个男骂骂咧咧的就愈往帐内走,可是还未待他动身,就觉脖颈一凉,他下意识伸手摸了一下,滚热的血流应时染满了掌心。

    他努力的想要叫喊,可已是被瓷碗边捅破喉咙的颈部,除了能发出几许呜呜之外,就再也发不出声响。

    “砰砰!”毫无准度的扣动了两下扳机,**吞吐而出的子弹擦着郭晓华的耳际堪堪划过。

    他冷冷的注视着眼前的畜生,持碗的右手正不断滴躺着鲜血。

    打完两枪,矮个男便是无力的瘫倒在了地上,被捅窟窿的颈子就好似喷泉般向上冒着热流。

    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本该毫无危险的突袭却是成了他生命的终点。

    他就那么颓然的望着面前的男人,他是多么希望后者能搭救一把。

    可是对方根本无动于衷,一双眼眸透着森冷的寒意。

    枪响也是惊动了帐内的一众马仔,他们当即便是冲了出来。

    出帐后第一眼便是瞧见了染血的郭晓华,以及已经进入生命倒计时,躺在地上,手捂脖颈不住抽搐地矮个男。

    无需任何的询问,事情的原委已经非常的清楚。

    二狗子在瞧清了凶手的样貌后,一丝不屑的神情立刻是浮在了脸庞。

    “md,郭晓华!你tm胆子不小!老婆被哥几个玩了,还tm不长记性!今天连……”

    “砰!”一声枪响。二狗子的话将将说的一半,他难以置信的盯着面前的男人,然后缓缓下移目光。望向了自己的胸口。

    血如柱般喷拥而出,二狗子趔趄的向后退了一步,高抬的右手想要说些什么,可最终还是在“你”了一句后重重的栽倒在了地上。

    “啪!”全场愕然,余下的马仔就好似丢了魂般僵在了原地。

    “兄,兄弟!有话好好说!你先把枪放下!”

    “是,是啊!我们今天来不是找你麻烦的!我们是找这个帐子里的人!”

    “对对对!他们两个做的事我们不清楚。和我们没关系啊!冤有头债有主,仇你找他们报!”

    ……

    马仔们你一言,我一语的互相推诿着。全然没了早前嚣张霸气的气势。

    可对于他们的讨饶,郭晓华却是毫不理会,他漠然在眼前众人的脸上扫了一圈,然后缓缓的转动了枪口。

    欺凌郭晓华未婚妻的畜生总共有五人。而眼下郭晓华枪口所对的方向正是他们当中的第三人。

    望着那刚刚喷吐完火药。还弥漫着硝烟味的黑漆枪口,第三个畜生浑身颤抖:“郭……郭郭郭大哥,你你你你听我说,我我我那天是逼无奈才去的,我我没对你未婚妻怎么样啊,那那那完全是他们……”

    “砰!”又是一枪。

    冰冷的子弹再次终止了“第三人”的解释。

    枪口继续移动,或许已是意识到自己的命运,“第四人”骇然的跪倒在了地上。顷刻一摊浑浊的水渍印湿了他的裤裆。

    没什么好说的,对方既然自己站出来了。倒是省去了郭晓华找寻的麻烦。

    “砰!”枪响,人坠!

    短短一分钟,4名同党相继毙命,仅存的最后一个畜生终于是受不了死亡的胁迫,咆哮者举刀便朝郭晓华冲了过去。

    只可惜,他的这般“无畏”举动落在郭晓华的眼里却是和找死无二。

    “砰!”子弹正中最后一人的脑顶,他高举过顶的刀终究还是没能劈进郭晓华的脑袋,堪堪停在了距离郭晓华不到1米的地方。

    伴着最后一人的倒下,郭晓华如释重负的长吐了口气。

    “大,大哥啊!我们可和你没任何瓜葛!你就放了我们吧!”

    “是啊!该杀的你都杀了!我们是无辜的呀!”

    余下的匪众见郭晓华吐气,心道是他的气应该是出完了,所以赶紧是见缝插针地做最后的讨饶。

    可是,郭晓华待得吐完气息之后,却是再次豁然抬起了脑袋,这回他枪也不再瞄准,而是直接对准了身前的第一人。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郭晓华可不觉着自己还有活着的可能。

    所以,既然去死,那就在临死前多拉几个畜生但垫背的,也算是为林俊夫等人的逃亡做贡献了。

    思定于此,郭晓冬面色一拧,可就在他将要扣动扳机,解决眼前这帮畜生之际,其身后一声清脆的枪响却是先他一步响了起来。

    刀疤脸面色阴沉的走到近前,其掌间的**半自动手枪正飘散着点点青烟。

    他是直接顶着郭晓华后脑门开的枪,所以后者根本连一丝反抗都没做出,便是前倾的栽倒在了地上。

    霎那间一阵秋风扫过,冰冷的寒风拂过郭晓华的脸庞。

    这个血性的男人最终还是倒在了匪首的枪下,但是他的唇角却是挂着丝欣慰的笑容。

    “md!这tm到底怎么回事!叫你们来抓姓林的!怎么搞成这个样子!”戴煞是真火了,适才在休息室听到枪响他就意识到不对,没曾想匆忙赶来,还是晚了一步。

    “说话啊!这tm怎么回事!还有姓林那伙人呢!?”

    枪口不住的在存活下来的马仔头上一一点过,吓的马仔那是颤抖不以。

    “回老大,我,我们来的时候,姓林那帮人就,就已经不在了,然后这个郭,郭晓华突然冒出来,偷袭了……”

    “偷nmgb啊!”一脚踹在解释马仔的身上,戴煞怒等着双眼咆哮道:“还tm给老子搁着杵着装b啊!赶紧给老子去把姓林那小子找出来!还有,去把四个门给老子守好了!任何靠近的活物都tm直接枪毙!滚!滚!滚!”

    得令的马仔就跟获了大赦的囚犯,立刻是作鸟兽散的朝四面奔去。

    连串的枪响也是传到了林俊夫的耳中,令他他撬挪隔离栏的右手也是在不自禁中停顿了一下。

    “怎么了?老林?有什么问题吗?”见着林俊夫突然停下的动作,胡晓东不无担心的问道。

    而老林在短暂失神之后,果断摇头挥去脑中可怕的念头,然后在道了句“没事”之后,重新将注意力锁定在了面前的隔离栏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