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奇妙的气氛 (下)-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十五章 奇妙的气氛 (下)

    对于杜黄二人之间的事儿,唐小权并没有追究下去,甚至连问都没问,原因无它,只因:

    他本就不是八卦的人;

    另外如果黄雅茹真如他所料想的那般,和杜健发生了一些事情,其结果倒是他喜闻乐见的。

    毕竟相较于王强,唐小权更加愿意见到狐狸精去**杜健。

    因为一旦那样的话,他便有了摆脱这个令人生厌女人的机会,毕竟他们终究是要与杜健分开的,而黄雅茹跟了杜健,自然就会随他同去。

    所以唐小权非但不会干涉二人的交往,还会极力的撮合。

    只可惜事实总不能遂人愿,或许是杜健的乌鸦嘴起了灵验,黄雅茹在随后的时间里,咳嗽愈发变得厉害,似乎真的是着了风寒。

    所以后者后来干脆便是回屋睡觉去了。

    而随着黄雅茹的离去,整间租住屋仿佛陷入了一种奇怪的氛围。

    王强满脑子都在琢磨着女人今天缘何对他那般冰冷。

    大汉则是默不作声的依在墙边,乐滋滋地回味着昨夜的那抹风情。

    而至于说阿城,由于无聊,他兀自在那傻愣愣的发呆。

    反倒是唐小权一直在筹划着即将到来的生死大逃亡。

    时间就在几人这般各怀心思的静默中快速的流逝,转眼间高悬于顶的太阳便是隐去了色彩。

    黑夜再一次笼罩了大地。

    晚餐依旧是米饭,唯一不同的是今晚王强特地在其间加入了适量的白水。

    由此,米饭便是成了稀饭。

    而稀饭最大的好处莫过于,少少的一点大米,就可以蒸煮出满满一锅饭。

    这对缺粮少资的幸存者来说,无疑是极具性价比的一种烧法。

    黄雅茹没有错过这餐晚宴,虽然她的面色难堪,但或许也是知道过了这村就没了那店的道理,所以饶是感冒严重,她还是坚持着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稀饭照例被分成了三分,唐王,大汉叔侄,以及黄雅茹各领一份。

    大家一边吃,唐小权一边给众人赘述着他考虑了一整天的逃亡计划。

    毕竟三天的大限将至,而他们手头的大米也即将告罄。

    所以也的确是将逃亡计划摆上日程的时候了。

    整个逃亡计划被唐小权分为了三个步骤:

    第一步:制造声响尽可能引开楼道里的丧尸。

    第二步:拦堵隔壁屋中的丧尸。

    最后:利用大汉平日承接水电业务的面包车逃离小区。

    三个步骤,相辅相成,每一步都至关重要,任何差错都会要了在座所有人的性命。

    所以大家不敢怠慢,各自抒发自己的观点,就着可能存在的疑点展开激烈的讨论。

    终于,在五人共同的努力下,一份还算详实靠谱的行动计划总算是拟定了出来。

    而行动的负责任自然是责无旁贷的落到了唐小权的身上。

    对此,唐小权本人也只能是无奈的笑笑。

    人们常说能者多劳,可刚刚走上社会的唐小权可不认为他能有多高的能力。

    论阅历,他自认不及杜健;

    论手段,他又不如黄雅茹;

    而体力方面,他同样无法与王强想提并论。

    所以,从哪一方面来看,他似乎都不应当是承接此重任的合适人选。

    然而他却没有意识道,正是他一次又一次的规划,提议,指挥,令得众人在潜移默化中便是将他视为了这支团队的核心,灵魂,甚至是大脑。

    饭闭之后,喝了个水饱的众人,略作休息,继而又如昨夜一样,早早的回到了各自的屋中。

    由于昨夜大汉玩忽职守的教训,今晚的守夜任务,唐小权自然而然的采用了轮班制。

    他负责第一班上半夜,从8点到午夜零点。

    而王强则负责第二班,一直到天明。

    不过令唐小权大感不惑的是,汉子似乎并没有睡去的意思。

    因为距离众人离开已经过去整整1个小时了,可杜健却依然待在在客厅,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明显是有什么心思。

    可是对方不说,唐小权又不便问明,所以便是陪着他聊着那些不着四六的话题。

    原本他还指着随着话题的进行,对方会慢慢袒露心声。

    可是谁曾想,汉子上了趟厕所,便是不见了踪影。

    那么,汉子去哪儿了呢?

    无疑,自然是黄雅茹的香闺。

    毕竟,一个40岁的男人,如狼似虎的年纪,又是与老婆异地了那么久,昨夜突然久旱逢甘露,眼下当然是**如斯。

    事实上,大汉从一早见着黄雅茹那妩媚的身子,便是一直想要与她再续前缘。

    只可惜碍于周围人的存在,他不便动手。

    而适才他虽竭力举荐自己职守夜班,但还是被唐小权婉言谢绝了。

    所以他扭捏到现在,为的就是寻一个进入黄雅茹房间的合适机会。

    可是僵持了半天,机会没寻着,燥热的**反倒是愈发的强烈。

    终于,**战胜了理智,待得解决完尿液之后,他便毫无顾忌的直接闪进了黄雅茹的房中。

    唐小权紧锁着眉头,一双黑眸紧紧地盯着客厅门外。

    他在纳闷,纳闷于黄雅茹房间时不时传出的床板“吱呀”声。

    当然,他并是不知道此时的大汉正在对方的房中与之翻云覆雨,他只当是黄雅茹因为感冒难受辗转反侧所致。

    吱呀声持续了将近半个小时,直到汉子离开才彻底恢复平静。

    末世的夜晚永远都是那般的难熬,屋外漆黑一片,原本喧嚣热闹的大街此时却如一摊死水。

    街道上再也没有归家的路人,有的只是一具具无脑的丧尸。

    回想着这短短数日的变化与经历,唐小权心下不禁是感概万千。

    人类曾经是何等强大的存在,但一个小小的病毒便是将之拉到了食物链的最底层。

    这不得不说是一个讽刺,同时也是在给盲目自负的人类上了很好的一课。

    只是这节课的代价实在太大太大,大到叫人难以承受。

    时间就在唐小权这般胡思乱想中缓逝而过,所有的一切都是那般的平静,直到“砰砰”的响声从黄雅茹的房内传来……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aa/a